第六一一章 平洲吕家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一一章 平洲吕家

    “这安平王本是辽水人士,武举出身,曾任辽水总兵都指挥,前朝时期,他的父亲吕宁在江城被捕,为了救父亲,游走江城多日,向当时的府衙求情,让他顶替父亲关押,以尽孝道,当时府衙被他孝心感动,不但释放了吕宁,还称赞吕尚的孝道。

    我大周未入中原之前,他曾经在京都住过两年,为的事广识名公巨卿和文人雅士,据说他年轻是长相俊美秀气,还常被误认为粉郎,他还曾因此与人大打出手。

    后来,我大周的铁蹄踏入中原,前朝永贞皇帝被刺,兵力节节败退,但那时候的吕尚已经是平洲总兵官,镇守前门关,他的部队不似其他残余败将,依旧英勇,先祖爷连攻四次都踏不破他的铁骑。

    后来,先祖爷爷派出谋士苏良成前往游说,承诺将平洲给他,让他在平洲为王,朝廷养着平洲,他反复思量之后,方才答应了。”

    凤云峥缓缓说着吕尚的发迹历史。

    “九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这时候,只听到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便听到唰的一声,数百人齐齐跪了下去,高呼道。

    凤云峥探身出去,便见那安平王吕尚率领着四个儿子——世子吕茂,二子吕青,三子吕晶,四子吕盛分别站在他们父亲的两侧,第二排,则都是吕尚孙子辈的吕家人,除了尙在京都当质子的吕敬尧,共有子孙十六个之多。

    比起秦南的安庆王潘家,这吕家真真是枝繁叶茂。

    凤云峥看了一眼,吕尚身上穿着的是大周的官袍,身旁的四个儿子也是,一家人似乎对大周十分之忠诚。

    “安平王请起。”凤云峥敛下心中所思,下了马车,抬手,道。

    “谢殿下!”众人齐声道。

    吕尚上前,拱手,道,“九殿下来平洲,平洲百姓听闻,十分高兴,一直盼望着。”

    吕尚年纪五十有五,两鬓却已出现斑白,但精气神却是十足的,虽然他在凤云峥的面前十分虔诚,但那骨子里的精明和傲气却是掩映不住的。

    “本王一路走来,眼见平洲,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安平王治理平洲有功,本王回了京都,会像父皇一一禀报的。”凤云峥不显山不露水,自有一股岿然不动的气势。

    “多谢殿下,殿下,请。”安平王已经为凤云峥备好了在平洲期间富丽堂皇的宅子,在安平王府的东面。

    于是,一众吕家人将凤云峥迎进宅子里,安平王府的规模和富丽的程度堪比半座皇宫了,穿过数道回廊才到达。

    进了屋子里面,凤云峥才刚刚坐下。

    一个身穿着真紫色绣百蝶纹样锦缎裳,戴了戴了赤金衔红宝石凤钗的雍容富贵的夫人走到凤云峥的面前,突然双膝一曲跪了下去,拿帕子擦着眼泪,落泪道,“殿下,我儿敬尧糊里糊涂地皇上面前犯了错,这一切都是我这个为娘的没有教好,请殿下……”

    这人原来是世子夫人,吕敬尧的亲娘万兰。

    世子吕茂见了,忙过来跪下,呵斥道,“大胆,殿下面前,岂能放肆,还不快些退下去。”

    “可是,我儿敬尧……”

    “闭嘴!”那吕茂反手一个巴掌抽在万氏的脸上,叱骂道,“我吕家个个大仁大义,只你如此蛮横,吕梦吕幽,还不快快扶你们的娘下去。”

    “是,父亲。”那吕茂的两个女人忙过来,搀扶着万氏起来,低声劝说着,离开了屋子。

    吕尚不悦地道,“你这夫人!不知道你是怎么教的。”

    “父亲,孩儿知错。”

    凤云峥静静看着,缓缓开口,道,“世子夫人也是惦念自己的孩子。”

    吕茂忙解释道,“殿下,平洲民风开明,我那夫人就是个粗鄙妇人,日日念着我儿敬尧,一见到殿下,便仿佛见到了希望一般,才这样冒冒失失地,惊扰了殿下,还请殿下念在这妇人爱子心切的份上,莫要责怪。”

    凤云峥道,“世子请起,本王也是有母妃的人,自然理解这娘亲思念孩子的行为,本王不会放在心上的。”

    “多谢殿下宽宏大量。”

    吕尚和众吕家人一齐说道。

    再说了几句话,吕家人便跪拜了。

    一路回到了安平王府的大厅内,吕家四子留下,其余子孙各自散去,众人似十分默契,安安静静走了。

    管家将门关上了,那世子夫人万氏正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帕子,贴着脸,紧绷着一张脸,脸被吕茂打的红肿了半边。

    眼见吕尚进来了,她立即站了起来,颔首道,“父亲。”

    吕茂快步走了过来,关切地问道,“夫人,方才下手重了些,不要紧罢。”

    “世子爷,你放心,我万兰当年也是个练家子,这一巴掌我还扛得住,只是些皮肉伤,不碍事的。只是,希望我这一巴掌,不会白挨了!”

    “父亲,您怎么看?那九殿下,可信了大嫂是这等冲动粗鄙之人?”那二少爷吕青问道。

    吕尚在正中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眉头轻皱着,浑身散发着强势而冷峻的气息,与方才那客客气气的安平王判若两人。

    四个儿子站在他的面前,等待着。

    半晌,吕尚没有回答,反而问道,“大儿媳,你们看那九殿下凤云峥如何?”

    “方才儿媳求他的时候,他一直认真听着,也没有多说,初看,倒是个沉的住气的。”

    吕尚接过话,说道,“周成帝的儿子,我个个都见过,原来属八殿下凤烨风头最盛,很是得意,而四殿下最能韬光养晦,从小不受宠爱,心机必定非比寻常的深沉,而这九殿下从前只是废太子凤明的附庸,倒不是个起眼的,如今再见,却与印象中的不一样了。”

    “父亲,依孩儿之间,他都住到我们府上了,那狗皇帝既然拿了敬尧当质子,我们也把他的儿子扣押下来,拿这九殿下换敬尧,我们不亏!”四少爷吕盛是吕尚四个儿子中,最盛气凌人的那一个。

    “不!敬尧有把柄在皇帝手中,因为他涉嫌盗取军事布阵图,被冠以了谋反的罪名,被扣在京都的说法令天下人臣服,而这九殿下是来这儿敦促推恩令的,我们若扣押了他,无法向天下人交代,到时候,你们的父亲我,就要被扣上贼子的帽子,到时候若是民心不顺,对我们吕家没有好处。”吕尚立即说道。

    “是,父亲所说有理,我们要笼络民心,是孩儿鲁莽了。”吕盛忙道。

    “父亲可想好别的法子了?敬尧一贯是小心的,定是被人陷害了,才会被扣押在京都回不来,父亲请给儿媳出这一口恶气。”世子夫人万氏道。

    吕尚站了起来,走到那神龛下,取下供着的一把剑,道——

    “皇帝老儿实在不厚道,当初我驻守平洲,我那二十万铁骑足以将他们打败,但他们的真祖皇帝派了谋臣来说服我,我不惜背叛先皇,被一众臣民百姓骂奸臣,我吕家人个个被人戳脊梁骨。

    我吕尚花了这么多时间,这么多精力,才终于安抚了民心。

    如今,中原稳定了,他便想要来削弱我的势力,收回我的权力,呵呵,我岂能容他!

    好在,你们几个人并没有想着与你们的大哥争爵位,而分解我们吕家,反而个个齐心协力。”

    “父亲,这是那皇帝老儿的奸计,我们不会上当的。”众子齐声道。

    “好!”吕尚欣慰地道,“我与那皇帝老儿最大的不同便是,他的儿子个个想要争夺他的位子,为此不惜互相陷害,互相残杀,而我的儿子们,却个个以家族为中心!好,好!我和你们的娘没有白养你们。”

    “要是大妹也在此就好了。”这时候,世子吕茂突然说到了嫁在京都的吕喜来。

    说到这个女人,吕尚的眉头深深紧锁了起来,道,“若是早前,让她带着我那好外孙萧河来了平洲倒是好的,便留他们在平洲不要回去了,可如今那皇帝老儿定不会允许。”

    “王爷,安广王的人到了。”这时候,外面的门响了一声,道。

    吕尚立即道,“快让他进来。”

    不一会,门开了,一个小厮打扮的人走了进来,看起来就是安平王府的普通小厮而已,看不出与其他奴才有什么区别,跪在地上,道,“卑职奉我家王爷之命前来。”

    吕尚盯着地上的人,沉声问道:

    “安广王让你带来了什么来。”

    只见,这人从怀中掏出一片黑色的羽毛来,递到吕尚的手中,吕尚看了,脸上露出了一脸笑意,道:

    “太好了!安广王一来,我便如虎添翼。”

    “父亲,安广王有十五万大军,我平洲有二十五万铁骑,这四十万大军,若一齐待发,以狗皇帝现在内忧外患的局面,对我们实在是大大的有力。”三子吕青高兴地道。

    “如此,便是要找个借口,让那九殿下成为我们发兵的借口!将他扣押在平洲,若是不交出敬尧,我们便杀了这九殿下祭旗,敬尧就算为父亲的伟业做出一番牺牲了!他心中不会怨恨祖父的!”万氏眼中流露出一丝狠意,道。

    “我的好儿媳,为父没有看错你,当初你虽未草莽之后,但你行事作风都说明你并非头脑简单的草莽,茂儿娶了你,真真是我吕家的福气!”吕尚大感欣慰,“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要想办法让狗皇帝主动释放敬尧归平洲,你大仁大义,为父也不能让你伤心。”

    “多谢父亲。”吕茂和万氏二人齐声道。

    *

    安平王府,东面的院子里。

    房中雾气缭绕,,一个沐浴桶摆放在屏风后面,凤云峥闭眼坐在浴桶内,赤着上半身,微微闭着眼睛,那水珠顺着健硕的胸膛缓缓落下,缓缓飘起的水汽萦绕在他的周身,仿若天神一般,尊贵而温润,连缓缓睁开眼睛的动作都似一副画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