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O章 断绝红尘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一o章 断绝红尘

    她眼睛一闭,倒在了地上,手里依旧紧紧握着金钗,满手是鲜血,甚是恐怖。

    “快,按照王爷的吩咐,把她送到西院去,当她住最里边那间,把门关紧了,别让她出来,这真真是疯了似的。”管家连忙吩咐众人道。

    众人便七手八脚将惨死的山嬷嬷抬了出去,再将连诗雅抬着进了西院最偏僻的地方,一把锁把门锁死了。

    连诗雅醒过来后,手紧紧抓着窗户尖声的嘶叫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我不要在这种地方,快放我出去,橙绣!橙绣!你聋了吗?还不快点来给我开门。”

    她哪知,她一被抓来这里关着,橙绣也被分配到洗衣房里去了。

    然而,无论她怎么喊叫,始终没有人理她。

    “连似月,你这个贱人,烂人,你害我,你不得好死,死后全身流脓,被野狗吃光!”她开始骂连似月,骂的不堪入耳。

    骂着骂着,终于没了力气,身子软软地倒在地上,喃喃地道,“是你害我的,是你害我的……”

    那外头的丫鬟战战兢兢,问管家道,“要去禀报殿下吗?”

    管家想了想,道,“这等事禀报过去也是让殿下徒增烦恼,不用说了。”

    “是。”

    众人急匆匆地离开了,谁也不愿意在这疯狂地女人面前多呆一刻。

    一辆华丽的马车行驶在街道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马车内的人闭目假寐,仿佛外界所有的俗世都干扰不到她。

    “大小姐,萧国公昨夜去了四殿下府上,不久后边离开了。

    三小姐刺死了一个嬷嬷,被关到了西院,越王府的人都说她发了疯,在屋子里大喊大叫,非要来见大小姐您,奴才们都没有办法,怕惊扰到正在养胎的越王妃,奴才们便将她绑了起来,嘴里塞了东西才消停了。

    这么看来,大小姐猜测的没错,公主确实不在四殿下手中,我会加紧寻找公主下落的。”冷眉靠近马车的帘子的位置,一五一十地道。

    连似月缓缓睁开眼睛来,只淡淡地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马车继续前往,前方不远就是安国公主府了。

    刚走两步,便听到外面的人在说:

    “拜见四殿下。”

    她掀开马车帘子,看到凤千越一袭玄紫色锦袍站在街边,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微冷,那阳光落在他那张俊美无铸的脸上,却显得整个人更加的阴森了。

    她淡淡一笑,放下帘子来。

    凤千越放在身后的手紧紧握着拳头,牙关咬紧了——

    “连似月,你又骗了本王!”

    “殿下,国公爷已经在等着了。”赢空在一旁小声道。

    “继续追查十一的下落,就算是一堆白骨,也要给本王找回来!”凤千越沉声下令道,这丫头,比他想象地要激灵很多,居然连人影子都找不到。

    难道……

    他看向连似月走远的马车——被她藏起来了?

    “是,末将遵命。”

    到了萧国府,凤千越进了萧国公的书房,萧国公起身,拱手道,“殿下来了。”

    凤千越自那紫檀木宽椅上坐下,道,“岳丈,人准备好了吗?”

    “出来吧。”随着萧振海的命令,便见一个女子身披着一袭鹅黄撒花披风,绣着海棠的立领几乎将整张脸包住了。

    “已经调查过来,没有问题,殿下可以放心。”

    此女走到凤千越的面前,跪于地上,道,“民女拜见四殿下。”

    “抬起头来。”凤千越命令道。

    “是。”只见这女子解下身上的披风,露出一整张脸来,温婉秀气,眉心一粒罕见的朱砂痣,眉似远黛,巴掌小脸楚楚可怜。

    凤千越看着,道,“颇有几分相似,尤其是眉心这一点红。”

    “殿下打算如何安排?”萧振海道。

    “过几日,父皇会启程去宁德山庄颐养,这是个不错的时机,这些日子,岳丈就好好训练她吧,万万莫要露出蛛丝马迹来。”凤千越唇角露出一抹浅笑,眼中一片冰寒,道。

    他再看向这女子,细细地品鉴她的样貌,吟道,“浅浅一笑竞折腰,含笑,苏含笑,这便是你以后的名字了。”

    “是,含笑记住了。”这女子低头,若扶风弱柳,翩然生姿,惹人怜爱。一会后,萧夫人将人领了下去。

    “依岳丈之见,吕尚会不会反?在父皇颁布推恩令之初,吕尚是第一个上奏折赞成的,他是三个藩王中兵力最强盛的,会甘愿看着吕家的势力被一代一代地削弱吗?”凤千越说到了推恩令上。

    萧振海缓缓地道,“我当初在平洲的时候,我岳丈便勤于练兵,一天也不荒废,常常与底层将士通吃,甚至夜宿年轻将领的营帐中,与将士间亲密无间,给儿女教书的先生,既有前朝的遗老,还有我朝的儒学大士,每每上课完后,便会亲自拉着这些儒学大士与他同桌而食,虚心讨教,相当地礼贤下士,每逢收成困难,还让几个儿女亲自施米,对于平洲的百姓来说,他们心中向着的并非圣上,而是安平王。殿下觉得,这样的人,有没有野心?”

    “这么说来,安平王这些年虽然归顺我朝,但反臣之心未死。”凤千越说着,看向萧振海,问道,“若安平王起兵造反,岳丈当如何?”

    萧振海一听,忙跪下,高抱双拳,道,“殿下明鉴,圣上明鉴,我萧振海生是大周的人,死是大周的鬼,对朝廷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呐,若安平王反了,那微臣……”萧振海目光凝着,道,“定会与安平王断绝翁婿之情,终于皇上。”

    虽然,他与这四殿下凤千越是利益的联盟,但是,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的犹豫,毕竟凤千越是大周的皇子。

    凤千越目光微闪,弯身将萧振海扶了起来,道,“岳丈不必惊慌,本王自是相信你对大周的一片忠心,只不过,萧夫人毕竟是安平王的亲生女儿,萧河萧湖乃安平王亲外孙,如此一来,这其中关系,也就复杂了,本王担心,一旦安平王有什么动作,父皇会对岳丈所有怀疑,猜忌。”

    萧振海那双老谋深算的眼神慢慢凝起,道,“届时,微臣自会做出让皇上信任的举动。”

    凤千越微微点头,道,“如此,本王便也不用担心岳丈了,十一这边,不管是不是连似月的手段,本王还会继续追查的,岳丈也请放心。”

    “若她还活着,一定要将她找出来,为我的山儿偿命,而连似月……我会当场杀无赦,拎着她的人头去与皇上禀报。”萧振海一拳击在桌子上。

    白发人送黑人,连长子都没保住,这些日子一来,萧振海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如今听说,十一公主可能没死,更是在全力追查之中。

    只是,因为凤千越为了继续得到萧振海的信任,隐去了他在河边见过十一公主,亲眼见到她跳下河这一段,一时之间,也没有更多的发现。

    *

    青灯古刹,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木当中,一条小溪从山下缓缓流淌而过,木鱼的声音一声一声地敲击在人的心上。

    庵内,香火缭绕。

    一个明眸皓齿的姑娘跪在地垫上,一头乌黑如瀑布般的垂在脑后,她素面朝天,脸色略显苍白,她目光静静地望着面前的菩萨。

    一个老尼双手合十,站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位小尼手中端着盘子,那盘子中放着一把黑色的剪刀。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你已在此跪了三天了,你可真的想清楚了?落发是为修行,而不是为了逃避凡尘俗世。”

    她缓缓点头,悠远的目光收了回来,双手合十,颔首,道,“师父,弟子在此参透了三天,已经想清楚了,弟子独身一人,无父无母,无牵无挂,弟子愿伴着青灯木鱼,了此残生,绝不后悔。”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又孤苦无依,那贫尼就便了却了你的心愿。”老尼说着,从那盘中拿过剪刀,拿起她背后那一缕秀发,一剪刀下去,青丝缓缓落地,两行清泪从她的眼眶慢慢地滑落。

    头发剃光后,她睁开眼睛来,老尼说道,“为师赠你法号灵玉,往后便在这水月庵随贫尼一道修行吧。”

    “是,师父,灵玉拜谢师父。”灵玉朝着静安师太磕头,那一滴眼泪落在了面前的木鱼上。

    再见了,凤令月。

    再见了,阿月。

    所有的一切,再见了。

    *

    “殿下,安平王率人在前面迎接。”离平洲还有数里地,前去打探的夜风骑着马折了回来,道。

    马车内,凤云峥放下手中笔墨,温润缱绻的目光落在刚刚好完成的一副丹青上,这丹青上画的是个海棠美人,他顺手落下潇洒大气的四个字:海棠依旧,明月我还(huan,第二声,我自己写的。)

    他将这画压在砚台下,等着墨迹干去,道,“倒是热情。”

    “殿下,我们这一路上走来,发现这平洲的百姓,民风甚是开放热情,而且这个安平王在他们心目中享有无上的地位,看来,安平王为治理平洲花费了一番心思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