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O八章 巧言令色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o八章 巧言令色

    萧柔听罢,坐了起来,道,“你忧心的不是没有道理,连似月这小贱人惯会用些阴谋诡计,说不定现在正在图谋些什么。我要马上去告诉我父亲,小贱人施计杀死大哥,父亲定会要她血债血偿。”

    萧柔说着,便起身,对贴身丫鬟素银说道,“你即刻回萧家,与国公爷说我身子不适,请他速速赶来。”

    “王妃……”素银看了看连诗雅,有些迟疑地道,“大夫吩咐过了,您须得静养,不宜操劳,此事又是殿下的决定,您……”

    “呵呵……”连诗雅轻笑道,“素银,你这奴才当的,倒是心大,这眼看着主子都被欺侮到头上来了。”

    “可是……”

    “素银,不用说了,快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又不下地,不会伤身的。”萧柔打断了素银,命令道。

    “……是。”素银没法,看了看连诗雅,只好前往萧国府了,连诗雅再呆了一会也离开了,她可不愿自己被卷入其中,到时候被凤千越厌弃。

    那萧振海一听萧柔身子不适,二话不说便与萧湖一起匆匆赶了过来,萧柔一见父亲,便哭着道,“父亲,你要为女儿做主啊,女儿心中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

    萧振海见了,忙道,“柔儿,何事让你如此伤神,你快说。”

    于是,萧柔便抽抽搭搭着,将事情说了一遍。

    “什么?!竟有这等事!”萧振海听了,怒气横生,脸色冰寒。

    “父亲,女儿怀着身孕,受着这样的委屈,日日寝食难安,忧虑怀中胎儿要保不住了,才找父亲来诉说,父亲,你要替女儿铲除连似月这个贱人啊。”萧柔抱着萧振海的手,伏在他的手臂上落泪。

    萧振一脸阴森,浓眉紧皱,道,“老夫这就去找四殿下问个清楚,得了这样重要的消息,竟瞒着我,若说十一公主没有死,那连似月就是杀人凶手,他还想娶杀人凶手进门,还有没有将我这岳丈放在眼里!”

    “四殿下到……”正在这时候,门外声音响起,凤千越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房中情形,萧振海冷哼了一声,不像往日那般向他行礼。

    凤千越道,“岳丈突然前来,怎么不和本王说一声,本王也好去迎接岳丈。”

    “哼。”萧振海别过脸,一脸僵硬,道,“微臣怎敢劳烦殿下您呐,殿下您如今不但贵为亲王,还是皇上跟前颇信任的人了,微臣惶恐。”

    凤千越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萧振海这明明是在告诉他,别忘了他能修复和父皇的关系,恢复亲王之位,少不了他这个岳丈的帮忙。

    他将心中的不满和不悦敛下,故作不解道,“不知是不是本王有不周道之处,还请岳丈明示。”

    萧振海抬头,紧盯着凤千越的脸,问道,“十一公主在你手上?”他一度认为凤千越城府极深,心机满满,可若他将这城府和心机用在他萧振海的身上,他不惜将柔儿带回家,也要不遗余力地毁了他!

    “原来是为了此事。”凤千越反而舒了口气的模样,道,“本王确实一度怀疑十一没有死,但是因为一直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原想着确定之后再告之岳丈,省的岳丈白高兴一场,不知道岳丈是从何处得知此事的。”

    他说着,脸上带着微笑,默默地看了萧柔一眼。

    萧柔看着他的笑容,突然有些迷糊了,他看着她的时候,笑容这样温柔而和煦,令她心脏禁不住加快跳动,可是,连诗雅又明明说的这样清楚。

    “雅儿在京西铺子找到的耳环,不是经三公主确认了,是十一公主的吗?这便说明十一公主没有死,而且就藏在京西铺子里面,你又得到了一只绣花鞋,那十一公主显然在你手上了。”萧振海紧绷着连说道。

    “岳丈说的不错,耳环是在京西铺子找到的,绣花鞋也是大火之后在那附近找到的。

    可是,本王却始终没有见过十一,若见多了,岂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本王思索再三,为何这一环扣一环的线索都在显示十一没有死,好像有谁故意在引着我们去查似的。思来想去,大约是这回本王恢复了亲王之位,连似月不甘,想再度破坏本王和父皇的关系。

    岳丈应该知道,这连似月向来诡计多端,能想常人之不能想,这些耳环,绣花鞋,都是她故弄玄虚的,十一其实早就死了,她这样引得我们上当,我们冲动之下去找父皇告状,父皇一查,结果查不到十一的下落,她再趁机反过来趁机说我们陷害,这样一来,父皇与本王好不容易恢复的感情,恐怕又要遭变故。”

    萧振海的眉头仍旧紧紧拧着,似在估量着什么。

    凤千越看了看他,道,“很有可能,她连如何离间你我翁婿之间的关系都算进去了,这实在像她害人的手法。”

    “若四殿下没有见过十一这个假公主,你所分析的,倒很有道理。”终于,萧振海开口。

    “但是,本王还会继续追查十一的下落。”凤千越道。

    一旁的萧柔,撅了噘嘴道,“连诗雅还说,殿下瞒着我们十一公主的事,是为了以此威胁连似月,把她娶进门呢。”

    凤千越一听,立即怒道,“大胆连诗雅!竟敢妄言本王的正事!本王一向懂得以大局为重,绝不是色令智昏之人,这一年多一来,我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全都是连似月和凤云峥所赐,本王忍辱负重,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好好教训连似月和凤云峥,又怎么会做出这种决定。”

    萧振海目光有些复杂,似乎在衡量着些什么,最后才终于道,“连似月这个小贱人确实深不可测,我们要多防着她。既然是一次无悔,微臣便先告退了。”

    萧振海起身走出了房间,目光轻闪烁了一下。

    萧柔躺在床上,有些怯怯地看着凤千越,问道,“殿下,你,你生气了吗?我也是被气昏了头,才……”

    “你怀有身孕,本王自是不会怪你。”凤千越脸上含着笑意,但那口气,却显得十分疏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