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OO章 想嫁便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oo章 想嫁便嫁

    “光明是挡不住的,你以为把自己关在昏暗的角落里,天就不会亮了吗?二哥,大哥死了,现在,你就是萧家的顶梁柱,你这么下去,父亲真的会生气的,到时候,母亲怎么办?哥哥和喜欢的人没有了,你还要让母亲为你伤心而死吗?”萧湖说着,落下了热泪。

    萧河终于慢慢地松开了手,身体顺着墙壁缓缓滑落,悲痛地闭上了眼睛。

    “二少爷……”那小厮木白连忙走上前来,将手中的大氅披在了萧河的身上。

    萧河扶着木白,缓缓地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往酒楼外走去,“是啊,已经死了,我这样骗自己又有什么意义。”

    ……

    ……

    萧振海冷着脸看着面前一身酒气的二子,萧湖忙用手推了推萧河,萧河才抱拳,道,“父亲。”

    “舍得回来了?”

    “……”萧河低头,没有做声。

    “萧河,你是我萧振海的儿子,你是萧家的人,你这么作践自己,你图什么?”萧振海粗声地咒骂道,再看萧河这脏兮兮,胡子拉碴的样子,终究叹了口气,道,“去洗洗干净,换了衣裳,记住,你姓萧!”

    “是,父亲。”萧河颔首,转身离去。

    “等一下,我为你物色了一门亲事,对方是杨国公的孙女杨如是,原本想着,那十三公主对你痴心一片,让你做他的驸马,可这公主太蠢,又失了宠,其他几位公主碍着十一公主的事,也不会想嫁给你了,为父这才为你物色了其他人。

    杨家乃三代忠良,又是太后娘娘的表亲,这个杨如是为父已经见过了,很是活泼开朗,与那十一公主到有几分相像,你不就是喜欢这样没大没小的吗?你也会喜欢杨如是的,明日为父约了杨太夫人上门,你与那杨如是见一见。”

    “是,父亲。”萧河道,显得十分平静。

    萧湖眼中露出讶异,二哥这是已经屈从了父亲吗?

    第二日,那萧振海口中的杨老太果然上了门,丫鬟婆子们跟着,身边还牵了了个水灵水灵的姑娘,这姑娘明眸皓齿,一双眼睛分外明亮,时而闪过狡黠的光芒,水红色的夏裳衬托着她的肌肤格外粉嫩,整个人好似春天的含苞待放的桃花,惹人注目。

    萧夫人与杨老太寒暄着,萧河一丝不苟地站在萧夫人的身边,目不斜视,面无表情。

    那坐在对面的杨如是悄悄地好奇地盯着他看了好几眼,过了一会,便跳了起来,道,“祖母,萧夫人,你们说的话我不感兴趣,我想出去玩一会,可好?”

    那杨老太十分疼爱这个孙女,便慈爱地道,“小东西怕是嫌我们罗嗦了,罢了,你外头走走吧,可别走太远了。”

    “好咧!”杨如是顿时像是一只脱缰的小野马,撒欢似的跑了出去。

    “河儿,杨小姐对萧国府不熟,你跟着上去保护。”萧振海发话了。

    “是,父亲。”萧河没有反驳,跨脚走了出去。

    那杨如是一直跑到后花园,回头看到萧河,便示意身边的奴才离去,她大胆地凝视着萧河,而萧河则看着池面,仿佛若有所思,心思并不在杨如是的身上。

    “祖母说你英俊威武,这话倒没有骗我,你是个好看的,我觉得你不错。”杨如是言行十分大胆,毫不在乎什么男女之别。

    萧河回过神来,微微皱眉,道,“杨小姐客气。”

    杨如是挑了挑眉,道,“我祖父说,要将我许配给你,你今日见了我,你觉得我如何?”

    “我不知道。”萧河看了她一眼,说道。

    杨如是见萧河不是很热情,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她转头,看到池中央那亭亭玉立的荷花,道,“那朵莲花长得好,你去给我摘来吧。”

    萧河目光落在那朵莲花上,风吹来,莲花风中摇曳——

    “萧河,萧河,你看那朵花真漂亮,你等着我,我去摘来。”有一年夏天,有个小姑娘十分喜欢那树上的茶花,便欢快地对他说道。

    “别,你是公主,怎么能爬树,你在这别动,我去给你摘。”他三两下上树,将她喜欢的花摘了来,送到她的手中,她拿了花,十分高兴,眼睛笑成了两弯月牙儿,说道——

    “你帮我摘了花,改日我做件事还你。”

    “你笑什么?”杨如是发现他脸上有笑容,问道。

    萧河一听,敛起了笑意,冷漠地道,“我不给女人摘花,但你若想嫁给我,我明日就可以娶你,不过,我要事先告诉你,我不会和你圆房,一辈子不会和你又肌肤之情,你就算进了萧国府,成了我的夫人,也只能有名无分。”

    杨如是一听,笑容凝固在了嘴角,也冷冷地道,“我原先听说,你对那十一公主十分痴情,我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是真的,不过真可惜,她已经死了。”杨如是是一眼就看上了萧河,却被萧河冷言冷语所伤,便也反唇相讥。

    萧河立即发了怒,道,“你没有资格提她,我念你初次与我见面,我的剑没有出鞘!令月儿虽死了,但我与她有婚约,在我心目中,她才是我萧河的妻子,其他人,不过是摆设罢了,如果你愿意当这摆设,随时嫁进来吧。

    我对其他女人,没有一点耐心,所以不想与你周旋,将我的真实想法告诉你,对你才算公平,至于你打算怎么选,我都会配合的,毕竟是你我父亲满意的儿媳妇。”

    他十分冷漠,甚至很残忍,根本不给其他女子一点余地。

    杨如是脸色煞白,手中手帕跌落在地上,萧河转身离去,萧湖恰好走了过来,见到杨如是这副样子,一愣,问道:

    “怎么了,我二哥呢?”

    杨如是气急了,弯腰抓起一块石子往萧湖的身上砸过去,骂道,“骗子!大骗子!”

    “啊!”那石子生生砸在萧湖的额头上,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忍痛道,“这又是怎么了,关我什么事?”

    萧河走出花园,顿时觉得有些呼吸不过来,要接受令月儿已经死了的事实,真真需要废好大的一番力气。

    “二少爷,您要去哪里?”

    那小厮木白见他站在那儿,忙跑了过来,问道,生怕他会再去喝酒。

    “你别紧张,我四处走走而已。”他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