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八章 重中之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九八章 重中之重

    “四殿下这是用自己的血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话说起来,他还真是所有皇子中最能隐忍的一个,这一年都来,皇上如此冷落他,数次打压奚落,他落到如此境地,也不见悲观丧气,仍旧慢慢地来,趁人不备,便又赢得了主动权,重要的是赢得了皇上的心,这皇上的心可是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连延郎感叹地道。

    连似月笑了笑,道,“四殿下一片孝心,天地可鉴,病中的皇上心思柔软,大为感动,父子间冰释前嫌,传出去,也是美事一桩。”

    连似月听到连延庆和连延郎说起四殿下复宠的事,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这才是真正的凤千越,用自己的血供养金蟾又算的了什么,他还有更多令人刮目相看的手段。

    有一年,太后病重,需要服用一种异域的药粉,但这药粉乃契丹人所敬献,太后怕契丹人下毒,所以不敢服用,当时在场的凤千越不由分说地以身试药,太后十分感动,认为这是个能对她掏心掏肺的孙儿,日后事事都主动为这个孙儿说话。

    还有一次,更加令人不耻的,皇帝生病,他竟然能忍着百般的恶心,去亲自观察皇帝的大便,详细地记录颜色等等,然后自己去研究,为皇帝找方子施药。

    她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凤千越从皇宫里回来,趴在那呕吐恶性了好几个时辰,当时吐的心肝脾都要出来了。

    吐完后,又足足沐浴了四五回,还让她亲手将身上脱下来的袍子全部都烧了,到了晚上用餐的时候,才拿起筷子便恶心地吃不下东西。

    当时,她觉得他实在不容易,心痛地抱着他,在他怀中结结实实地哭了一回,她看到他这么费尽心机,深深地心疼他,心疼他明明满腹才华,却得不到皇帝的认可,靠着这些委屈自己的方式,只为在周成帝的面前博一个关注。

    当时,凤千越紧紧地抱着她,抚摸着她的脸,为她拭去脸上的眼泪,道,“萧傻瓜,你不要哭,我不觉得委屈,这是我踏上高位必经的路,我要赢得父皇和太后的心,便要先把自己的心掏出来。”

    “殿下,不如,不如不要这皇位了,你做四殿下,我做四王妃,我们平平淡淡就好,不去争那位子了!”连似月将凤千越抱的更紧了,说出自己的愿望。

    凤千越的目光微微一颤,而后苦笑了一声,道,“月儿,你太傻了,就算我们不去争,可人家也不会放过我们的,我如果没有那权势,又怎么保你和乐颜平安富贵,月儿,你不要退缩,不要害怕,你要继续帮我。”

    “好好好,我帮你,我帮你。”连似月那时候,一门心思地为他着想,自然没有读懂他那闪烁的目光有什么真正的意思。

    现在再想起过往种种,连似月真真觉得前一世的自己落得这么惨的境地也是活该,连对人的一个最基本的认识都没有!

    而这一世,她再看,却发现,他的行为看起来如此龌龊,上不得台面,事事都靠阴谋诡计,算计亲人,算计爱人,算计一切,连她的一颗心也时时刻刻在被他算计着!

    这样不光明不磊落的男人,真是渣中之极品!

    “如今,萧柔孩子都有了,萧家与四殿下已经是连体枝了。”这时候,连延郎道。

    连延庆思索片刻后,看向连似月,道,“月儿,如今,你心中,可有看好的皇子?”

    “父亲也要学萧国公吗?”连似月自然知道连延庆的意思,如今朝中局势更加的扑朔迷离,周成帝又是一个心意并重,游移不定的人,身为丞相,连延庆也感到很不安的。

    “为父还记得九殿下对你一直……”

    “父亲!”连似月打住了连延庆的话,道,“父亲不用着急,其实,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萧振海如今与四殿下连成一体,未必就会赢到最后,反而是父亲,保持中立,不得罪谁,不依附谁,往后无论谁登上那皇位,都不会为难父亲这个一朝宰相的。”

    “大哥,我支持似月的想法,先前我们以为四殿下没戏了,结果,一只金蝉就让他翻了身,谁知道后面的局势会怎么样,再说,那九殿下现在正往平洲安平王吕尚处敦促施恩令还没回京呢,若是出了什么差错,那就是掉脑袋的事,父亲急于把似月给九殿下,也不是明智之举。”

    连似月听了连延郎这话,心头微微一颤。

    连延庆道,“你们有所不知,我今日见了太后,她数次说良贵妃品行良好,温婉端庄,听这意思,是要立良贵妃为后的,这母妃当了皇后,九殿下资质又好,岂有不当储君的道理。”

    连延郎点头,道,“那就要看九殿下能不能好好地完成敦促推恩令的任务了,这既是皇上给他的机会,也是皇上对他的一个考验,若失败了,皇上的想法会变的。”

    “罢了,你们说得对,且再观察一段时间。”连延庆道。

    连延郎看向连似月,道,“月儿,你这马上也到及笄之年了,你是我相府的嫡长女,也该好好考虑终生大事了,到时候有人上门求亲,你也可以好好看看,心里琢磨琢磨。”

    连似月点头,道,“是,二叔说的,月儿都记在心里了,月儿会好好挑选夫婿的。”

    出了连延庆书房门,回到仙荷院,青黛兴冲冲拿了一个信笺过来,道,“大小姐,九殿下的第二封信来了,您快看看。”

    “拿过来。”连似月的眉头却没有舒展开来,方才,二叔说九殿下此次若失败,后果便会很严重,这话仿佛在她心中放了颗石头,令她觉得有些沉重。

    她打开信笺,细细阅读起来,凤云峥在信里说自己现在已经在平洲安平王的藩地内了。

    平洲,这才是九殿下此次出行的重中之重啊,吕尚不是吃素的,吕尚的几个儿子也非一般彪悍,而京都还有萧振海,他也不会放过为难九殿下的机会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