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五章 看那耳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九五章 看那耳环

    “这耳环是你们女子的东西,你再去好好查查,看看这是谁的东西。”萧振海将那耳环交回给了连诗雅,吩咐道。

    “是,舅舅。”连诗雅接过耳环,道。

    “柔儿怀有身孕,但太医说了,她身子弱,须得卧床静养六个月,这些日子,不宜操劳,后宅之事也不能过多操心,为恐越王府后宅的大权落入旁人的手中,你切记要牢牢替柔儿把后宅看好了。”萧振海叮嘱道。

    “舅舅放心,雅儿断不会让旁人趁虚而入的,会替表妹守好后宅。”连诗雅一味地低眉顺眼,但眼角隐隐露出了微微的笑意,萧柔怀这一胎,还给了她把控王府后宅的机会,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连诗雅突然觉得她和萧柔之间,有点儿当初连家大夫人和她亲娘的感觉了,只不过,她不会再像她娘一般,优柔寡断的,萧柔这断腿的傻子定斗不过她的——

    她回到房中后,摊开手心,将那捡来的耳环左看右看,思索着——

    这耳环不是连似月喜欢的颜色和款式,再看它所用的材料和工艺,都属上上层,显然不是一般人所有的,莫老板,冷眉,以及京西成衣铺的丫鬟都不会戴这么奢华的饰品。

    而这耳环是她在二楼的账房捡到的,那是个顶重要的地方,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今日若不是她咬定了玉佩丢失,也是进不去的。

    “所以,这耳环的主人十有八九是个对京西铺子来说很重要的人,那里除了连似月这个二老板,还有什么女人也是很重要的呢?这个女人是不是和连似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连诗雅凝视着这耳环,喃喃地道。

    “夫人,奴婢听说,那京西成衣铺的衣裳,只卖给非富即贵之人,宫里的娘娘和公主们都趋之若鹜,这东西会不会是她们掉的?”橙绣在一旁说道。

    “娘娘和公主?”连诗雅目光陷入沉思,道,“若是娘娘和公主,倒是有可能上二楼账房的,殿下和舅舅都说京西铺子有问题,若能找出这耳环的主人,再顺藤摸瓜,兴许真能找出什么对连似月不利的证据来。”

    “可是,这茫茫人海之中,怎么才能揪出这个人呢。”橙绣疑惑地道。

    连诗雅抬头,看着橙绣的耳朵,道,“你过来。”

    “是。”橙绣走了过去。

    连诗雅抬手,将她左边耳朵上的耳环取了下来,再将捡到的这一个戴了上去,橙绣吓了一跳,道:

    “夫人,这是……”

    连诗雅道,“我思来想去,这京西成衣铺子里来来往往的贵人多了去了,掉这一个耳环,实在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我看,是舅舅和殿下想的太多了,这样贸贸然去调查一个耳环,才是打草惊蛇了,这耳环贵重,丢了可惜,给你戴着吧,赶明儿我再给你做另外一只,凑成一对。”

    橙绣往镜子里看了看,这耳环是精致的牡丹花造型,上头镶嵌的红宝石看起来十分别致富贵,便爱不释手的摸了摸,道,“这耳环真漂亮,夫人要凑成一对送给奴婢,奴婢受宠若惊。”

    “明日我要上九华寺为王妃腹中的胎儿祈福,你去好好准备一下,再将那盒香痕胶拿来,我要好好涂抹。”连诗雅吩咐道。

    “是,夫人。”橙绣应道。

    第二日一早,连诗雅早早地起来,化了浓浓的妆容,坐着轿子,从越王府一路出发前往九华寺拜神。

    一路到了九华寺,却见一路都有官兵把守,连诗雅掀开轿帘,心想道,“四殿下没有说过,果真,今天九华寺来了贵人,这耳环便要从贵人中去寻找主人。”

    果然,不一会,橙绣跑了过来,道,“夫人,原来今儿三公主,五公主,七公主也在,听说是一起来为皇上祈福的。”

    连诗雅点了点头,吩咐道,“公主们既然在此,我们便要上去跪拜,让轿夫们小心一些,不要冲撞了公主们。”

    “是。”

    于是,轿夫们便抬着轿子,小心翼翼地让守卫的士兵盘查了一番,才放行了。

    到了寺庙门口,连诗雅便下了轿子,远远地看到几个雍容华贵的公主正和寺里的九方方丈说着话,还看到三公主抹了眼泪。

    连诗雅走向门边,向那守卫的士兵,道,“我乃越王府连诗雅,你且去向公主们汇报,连诗雅求见。”

    那侍卫应声点头,一会便走了出来,道,“公主让夫人进去。”

    连诗雅回头看了橙绣一眼,目光落在她左耳的耳环上,道,“你跟紧一些,见了公主们不要傻傻站着,要站出来请安,明白吗?”

    “是,夫人,奴婢明白了。”

    进了寺庙里,连诗雅便慢慢走了过去,跪在地上,恭顺地道:

    “连诗雅拜见三公主,五公主,七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

    那五公主凤蕾看了地上的人一眼,道,“你是四皇弟府中的妾室,起来吧,今日我等低调前来为父皇祈福,并不想惊动任何人,你请了安便去忙自己的吧。”

    “是,谢谢公主。”连诗雅脚不好,起身的时候身子晃了一下,橙绣忙一步上前,将她扶着了,那耳朵上的耳坠子随着身体晃动了两下。

    “站住!”突然,那三公主凤娇喝住了转身离去的连诗雅和橙绣。

    连诗雅一怔,转过身来,道,“不知三公主有何指示?”

    三公主凤娇目光落在橙绣耳朵上,冷冷地斥责道,“连诗雅,你好大的胆子,十一尸骨未寒,你却让你的丫鬟戴着十一生前的东西招摇,你们的眼里,还有没有皇族?还有没有我父皇?”

    什么……

    这耳环是十一公主的东西?

    这怎么可能!

    连诗雅心头猛地一颤,道,“三公主是不是弄错了,十一公主已经亡故,这耳环怎么会是她的东西?”

    “对呀,三姐,十一已经死了,这不过是个越王府的丫鬟,怎么会有十一的东西,你看错了吧。”五公主凤蕾说道。

    但三公主凤娇却十分笃定,道,“本公主绝不会看走眼的,这就是十一的耳环,这耳环是皇后娘娘当初所赠,当时还是我替十一戴到耳朵上去的,我对这耳环印象深刻,绝不会弄错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