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四章 替我报仇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晚安,总裁大人一品嫡女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九四章 替我报仇

    连似月一上楼,走进中间的房间,冷眉便立即关上门,守在了外面。

    “大小姐,看样子,有人开始怀疑我们这里了。”莫丽娘道。

    连似月的眉头慢慢地蹙起,道,“京西铺子被人怀疑是迟早的事,萧振海和凤千越都不是吃素的,这次连诗雅来这么个突然袭击,就是想找出些蛛丝马迹,刚刚那些王府的侍卫,每一个都不是普通的侍卫,全部都是凤千越训练出来的人,这些人听命于凤千越,四处搜集情报,以供他利用。”

    她之所以一眼就看了出来,是因为其中有一两个人她前世在凤千越的书房里见过。

    “好在殿下和大小姐都有先见之明,早就做好了一批假的账本放在这儿,而真的账本则放在了大小姐的闺房中,现在大大方方让她搜查一番,反而更好。”莫丽娘轻轻松了口气,道。

    连似月再皱了皱眉,“然而,这种方法也不是长久之计,他们肯定还在暗中调查京西铺子,不会就这么死心的,账本倒不怕查,最重要的是,阿月还藏在这里,若被他们发现了,不仅她难逃一死,我和九殿下还会被判欺君之罪,十颗头都不够砍的,整个连家也难逃一劫。”

    连似月说着,按下了书柜上的机关,那书柜移开,凤令月正站在这书柜后面,一见到连似月,她便几步走了出来,握着连似月的手,道:

    “我刚刚听到脚步声,心都差点跳了出来。”

    连似月捏了捏她冰冷的手,正要说话,一抬头,目光落在她的耳朵上,顿时一愣,问道,“阿月,你左耳朵上的耳环呢?”

    凤令月一愣,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耳朵,心里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颤声道,“不,不知道。”

    连似月心头一颤,道,“莫老板,冷眉,快找找看!”

    “是!”

    几个人立即分头去找这丢失的耳环了,凤令月坐立不安,心一直砰砰跳着,脸色发白,问道,“会不会被人捡了去?”

    连似月道,“你别着急,兴许待会就找到了。”

    她这么安慰着凤令月,脑海中却如同煮沸了的开水,迅速地回想着刚刚连诗雅离去时的每一丝表情,说话的每一个语气,耳环会不会被她捡走了?

    过了一会,冷眉和莫丽娘回来了,两人都摇头。

    莫丽娘脸色紧绷,道,“这耳环昨儿还在阿月的耳朵上,阿月就只在这两间房里活动过,两个房间都找不到。”

    “糟了。”凤令月双腿一软,跌坐在椅子上,手紧紧握着椅背,道,“怕是被人捡去了!”

    连似月袖中的拳头慢慢地握紧了,眼神闪烁着。

    *

    连诗雅出了京西铺子,便直接回了王府,进了凤千越的书房,此时,萧振海也正在书房里。

    “殿下,舅舅。”她屈膝,将怀中的账本拿了出来。

    凤千越接过账本,和萧振海一块看了一遍,萧振海皱起眉头,道,“这账本倒看不出什么来,只是平常的交易。”

    “对了,殿下的情报是不是有误?”连诗雅道,“那铺子并不是九殿下和连似月的,而是连决的,连似月说连诀刚刚将铺子送给了她。”

    “呵……”萧振海冷笑一声,道,“声东击西,模糊焦点,是连似月这个小贱人的作风。”

    凤千越再细细地翻看这账本,脸上的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还有,我意外找到了这个。”连诗雅从袖中掏出了一只耳环,放在掌心,道。

    “耳环?”萧振海伸手拿了过去。

    “我仔细看了,连似月,莫老板,和那里的丫鬟们耳朵上的耳环都是完整的,但我总觉得这耳环似在哪里见过似的,只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连诗雅说道。

    凤千越沉声,道,“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这耳环也要好好查一查。”

    萧振海点头,道,“只要是京西成衣铺的东西,每一样都值得细细研究一番。”

    从凤千越的书房出来,连诗雅费力地追上了萧振海的步伐,双膝一曲,跪在了他的面前,唤了一声,“舅舅!”

    萧振海停下脚步来,“雅儿,你这是做什么?”

    连诗雅连连给萧振海磕了三个头,道,“舅舅,请您替我娘报仇,我娘是在连家被连似月这个杀千刀的贱人折磨死的,肯定不是意外落水啊,舅舅,我娘死的太冤了,她一定死不瞑目的!”她说着,便大声地哭了起来,又断断续续地抽泣着道,“还有,还有我,舅舅,你看看我现在的这样!这都是连似月这个贱人造成的!

    是她毁了我的脸,她还绞了我的头发,把我丢进牲口棚里,让我与牲畜同眠与牲畜同食,让我受尽了折磨,日日夜夜感到生不如死!

    也是因为这样,当她骗我只要听她的就可以离开牲口棚的时候,我,我才顾不得那么多,只想着快点离开那个鬼地方,所以,就代替表妹和殿下拜了堂,我实在走投无路才这么做的啊,舅舅。”连诗雅说着,便痛哭流涕起来,哭的十分伤心,“如今,我娘没了,我虽是这越王府的人,有了四殿下做倚仗,可,可我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啊,舅舅!”

    萧振海看着眼前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外甥女,叹了口气,道,“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是连似月这个小贱人从中作梗的结果!你且放心吧,你娘的仇,我一直放在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先前没找连家算账,乃是你母亲残害嫡子证据确凿,若非要给她出头,怕是连家会将这个罪名安到老夫的头上来。

    如今,你既来求我,我便允了你,你娘的仇,你的仇,舅舅都记在心里了,一一来报。届时,杀了连似月,挂她的首级示众!”

    “舅舅,让我来亲手砍掉她的头,方能解我心头之恨!”连诗雅恨连似月恨的牙痒痒。

    “你放心吧,这一次,我定要将九殿下和连似月两个人连根拔起。”萧振海眼睛微眯起,散发着一股子寒意。

    连诗雅笑了,那丑陋的脸,让她这么笑起来的时候,表情变得有些扭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