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九章 深入敌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八九章 深入敌营

    “原来脸上这么深一个刀伤,泥土盖住了倒不怎么看的出来。”这士兵嘀咕了一句。

    “给他脸上涂上这些药,免得伤口感染溃烂。”那大夫吩咐道,那骂人的士兵便扶着连决坐了起来,替他涂上一层黑乎乎的药,这药几乎覆盖住了小半张脸,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狰狞,恰好将原本容貌中透出的英气全部掩盖住了。

    待那大夫和士兵走开,连决从贴身的衣物撕下了一条,包裹住了自己的脸,只留出小半边脸,以免被认识这弘古的人认出来,他现在要做的事,深入了解这契丹的内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四叔说得对,耶律重元之所以在两方作战中掌握了主动权,一则因为耶律重元准备已久,二则耶律重元十分了解汉人的习性,而他们对契丹却了解不深。

    所以,他才冒着生命危险潜入契丹内部,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计划——

    擒贼先擒王,若有机会暗杀了耶律重元,烧了契丹人的粮草。

    连决和众多的伤员被安置在后方养伤,他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个弘古是先锋队的,这次战役中,先锋队几乎全军覆灭,只剩下他和另外两个伤员了,他要尽快展开行动,以免被看出破绽。

    到了晚上——

    “大王来了!大王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便见周围的将士纷纷单膝跪下,高呼——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连决也跟着一块跪下了,远远地,他看到一抹冷毅的身影在数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胡服,外面罩着一件白色的狐狸毛大氅,头上戴着黑色的毛皮官帽,浑身散发着不可一世的霸道气息,走近了发现,这耶律重元年纪并不大,约莫三十上下,比他的四叔还要年轻,他身形高大颀长,大约有汉人血统的关系,他的长相并不似一般契丹人那么粗犷,反而显得既有汉人的含蓄,又有契丹的异域敢,眼睛深邃,脸仿佛如刀刻过那般深刻,薄情的嘴唇紧抿着,他所到之处,众将士脸上均露出崇敬神一般的神情。

    只见,他一直走到那高台上,那令人感到一阵压力的目光逡巡了底下众人一周,随即哈哈大笑道:

    “我契丹勇士好样的,今日打的那些汉人差一点就屁滚尿流了,哈哈哈哈……”

    他声音洪亮,充满了嚣张的气焰。

    “大王千岁千岁千千岁!”底下将士们全都欢呼着,挥舞着手中的兵器。

    耶律重元脸上闪过一抹志在必得的神情,抬起手,众人便屏住了呼吸,他继续说道:

    “我耶律重元在此对着长生天发誓,在我有生之年,势必踏平山海关,直捣中原,让汉人由我们契丹人来统治!”

    “好!好!”

    “统治汉人!大王千岁!”

    底下的将士们个个激动不已,连决也跟着一起喊着,但目光微微眯起,落在了耶律重元的脸上,袖中的拳头慢慢地握了起来。

    *

    越王府。

    连诗雅房中,她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些日子,她一直在涂抹连似月给的香痕胶,虽然疤痕还有,但真的淡化了一些,盖上厚厚的水粉和胭脂,疤痕也只是若隐若现了。

    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看来,这疤痕要彻底淡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一会门开了,她的丫鬟橙绣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炖盅走了进来,道:“夫人,您的补品炖好了。”

    连诗雅一听,忙道,“快端过来。”

    她小心翼翼地揭开这炖盅。顿时,一股带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的气味扑面而来,橙绣闻到这味道差点就要吐了,但是,连诗雅将鼻子凑了上去,脸上还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这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刚刚从胎儿身上剥落下来的紫河车,血淋淋的,热乎乎的。

    这是当初连诗雅听了萧姨娘的话,四处搜集紫河车食用,来淡化脸上的疤痕,开始的时候,她也是命橙绣悄悄将这血淋淋的东西煮熟了炖汤吃,后来,她又听人说,直接生吃的养颜功效最为显著,索性便不下锅了,直接往这生的紫河车里放上一些红糖,搅拌一顿,生吃。

    此刻,她若获至宝,那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渗人的笑意,拿起筷子,将这红通通的东西,一块一块地塞进嘴里咽了下去,再将那混着红糖的血水一块喝进了肚子里。

    “呕……”橙绣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身,捂着心口,呕吐起来。

    连诗雅却见怪不怪了似的,拿过手绢,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再断过一旁的茶,喝了几口,将口中的血腥味清楚了,道,“我吃完了,拿去洗了吧,千万别让任何人发现我在生出紫河车,传了出去,会坏了我的名声的。”

    “是,是,”橙绣的后脑勺涌起一阵寒意,忍着再度恶心的感觉,拿过盖子盖上炖盅,急忙端着出去了。

    “夫人,王妃让你过去陪她池边赏荷花。”这时候,门外传来萧柔丫鬟的声音。

    连诗雅嘴里应声,脸上却流露出一抹嫌恶的表情,上一回,萧柔犯了错误,被罚足不出户,她便天天把她叫过去做这做那,要哄她这个王妃开心。

    虽百般不愿,但连诗雅无权无势,连容貌也没有,便也只能表面迎合了。

    她看了看镜子里,往脸上又抹了一层粉,将疤痕掩盖的更加彻底一下,才一路到了荷花池。

    那越王妃萧柔坐在亭子里,看到浓妆遮盖的连诗雅,不禁皱了皱眉头,讽刺地道,“你这是把整盒水粉都抹在脸上了吧,这香气熏的我都快昏倒了,你出门不照照镜子吗?涂的这么白,这么厚,走路再剧烈点,那粉都要掉在地上了。”

    萧柔说的这么难听,其实是看不惯她为了她这张脸费劲心机的样子,好像非要变成原来的样子去勾引谁似的。

    连诗雅听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低声道,“王妃不是不知,我脸上的疤痕太吓人,这么遮着是想挡住疤痕,免得让人看了心里不舒服,浓妆艳抹总比疤痕狰狞好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