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八章 好的好的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八八章 好的好的

    连延甫松开了黄岩的衣领,脸上闪过一抹沉重,沉声,道,“彭勇,你率领众人撤退,王钦,宁琅,你们两人率领二十人的小分队,前去寻找阿诀,务必要将他找回来,无论是生是……死。”

    “是!”王钦,宁琅二人听令,迅速组织了二十人,前往寻找消失的阿诀。

    连延甫目光沉重,拳头暗暗握起,诀儿是连家的嫡长子,大哥千叮咛万嘱托一定要保护他的周全,如今,若是诀儿出了事,他要如何回去面对大哥,面对家中的老母亲!

    “他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什么没有?”连延甫再问那黄岩。

    黄岩回想了一下,道,“百夫长转身的时候说了四个字——‘诀儿不孝’,卑职想,这话该是说给他父母亲听的。”

    连延甫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突然想起前两天晚上,连诀对他说的话,还有他在他帐中细细的研究了一夜的布阵图。

    难道,诀儿今日消失,并不是遇难,而是刻意为之?

    风吹过,连延甫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闪过一抹思绪。

    *

    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旌旗倒地,尸体横陈,白烟飘起。

    这时候,一个土堆突然动了动,像是观望似的,动一动之后又停了,接着又动了一动,然后便见一个浑身是土的人从里面爬了出来,虽然浑身灰黑,但是,仍旧难掩脸上的英俊。

    只见,他爬出土堆后,迅速将走到一具一具趴在地上 的契丹士兵身边,将他们翻过来,扒开他们的衣裳,仔细地看了过去。

    当看到其中一具尸体的衣服上歪歪扭扭地绣了自己的名字时,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无论是哪个国家,很多士兵都会将自己的名字缝在贴身的衣服上,这样就算死后面目全非,看了这衣裳上的名字,便能知道死者的名字了。

    他又迅速地将这死尸和自己的衣裳全都脱了,互相对换穿了,再将这穿着自己衣裳的士兵扛起丢到远远的地方去,然后自己再躺到这尸体刚刚躺着的地方。

    才刚刚躺下去一会,他又爬了起来,抽出藏在靴子旁边的匕首,借着这匕首的光,他最后看了眼自己的脸——

    然后,将那匕首尖锐的抵住脸,手下一个用力,在脸上化了一刀,一直从眼角的位置,斜着划到了嘴角,顿时鲜血猛地流了出来,从脸上一直流进嘴里,落到了胸前的位置。

    他忍着剧烈的疼痛,颤抖着手,再将匕首在肩膀的位置上捅了一刀,然后再咬紧了牙关,将匕首用力地扔到了远处,再捧起一把带着血的泥土,涂抹在脸上,将一张脸涂抹地乌七八黑,和血水融合在一起,使得整张脸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长相了。

    做完这一切,他趴在了地上,像一具死尸那样。

    过了好一会,他隐隐约约听到耳边传来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他立即闭上了眼睛。

    只见,身着异服的数名契丹士兵正在进行战役后的善后,他们将一具一具穿着契丹衣裳的尸体翻过来,若是死尸,便抬着堆积在一起,若还有气息的,便抬着回去医治。

    这么检查了一圈,结果连一个活口都没有了,那零头的将领脸上闪过一抹悲痛,道:

    “回去,向大王报告。”

    “是!”众人领命,准备打道回府。

    走了几步路,突然,其中一个契丹士兵兴奋地大声说着,“快来,这儿,这儿还有个活口,他受了伤,昏迷了,还没有死。”

    众契丹士兵听了,忙跑了过去,果然见一个被砍伤了的士兵躺在那,灰头土脸,满脸的血。

    那为首的阿米古弯腰,一把扯过他的衣领,看了眼,只见上面绣着一个名字——

    弘古。

    “来人,把他抬回去,让大夫医治。”

    “是!”

    于是,众人便将受伤的人抬上了架子,抬着回契丹的兵营了。

    前往契丹兵营的路上,连诀小心翼翼地迷迷糊糊般睁开了眼睛,他朦朦胧胧地看到自己离大周的兵营越来越远了,他还看到一面大周的旌旗被那契丹的士兵一刀砍断了!

    他暗暗地握紧了拳头,眼中流露出一抹森森的寒意。

    一路上,他还听到这些契丹的士兵嘴里是不是说起那南院大王耶律重元,说他如何英明神武,说他如何料事如神。

    连诀的眼中闪过一抹讥讽的意味,他倒要亲自会会这南院大王,是不是真如他们说的那般神。

    到了契丹兵营,这里的一切对于这个初长的少年来说都是陌生的,他闻到了血腥味,看到了飘起的烟尘,看到那些来来往往的契丹人,他们也有的受了重伤,有些人则正将血淋淋的牛肉一块一块丢进大盆子里,看来是在准备晚餐了。

    “将他放在这儿,让大夫过来瞧瞧。”连诀感到身体一沉,便随着架子被放了下来,他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一会儿之后,他感到有人将掀开了他的眼皮,撬开了他的嘴巴,捏住了他的脉搏。

    “他肩膀,背上,腿上,还有脸上都受了伤,先将伤口处理了,敷着药,过些天就会痊愈了。”那大夫在他的身边,大约在叮嘱着负责照看伤员的人。

    “他脸上泥土太多了,伤口会感染的,快些清洗干净。”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连诀的心一沉,手再次暗暗握紧了。

    他为了不被人看出大周子民的长相,亲手毁了自己那张眉目如画的脸,在脸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刀疤,现在要将这些泥土清洗干净,他的心,不禁有些忐忑。

    “快起来,打个小战,就这么半死不活的,又不是什么重伤,说出去,要丢了南院大王的脸了!”这时候,他感到有个人将他用力地拉了起来。

    他就势坐了起来,一把扯过那脸盆,将脸埋进水里,一顿清洗,再顺势将头发打湿了遮住了一些脸,然后身体一个挺直,又硬生生地躺了下去。

    那脸盆里的一盆水顿时变成了通红的血水,那叱骂他的士兵顿时怔了一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