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六章 终生不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八六章 终生不嫁

    “我不需要你娶我,我们庆南的女子与你们京都的女子不一样。”她冲动之下,脱口而出。

    “自重。”他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想起,再手一松,潘若初后退两步,靠在身后的桌子上,她猛地清醒过来,一脸羞愧。

    “本王前来,只为还那一剑人情,也只为日后你与安庆王府都不要以此为借口向本王讨要什么,如今,你说的酒本王已经喝了,那一剑的情也已经了了,若再靠近,本王的情面也就到此为止了。”凤云峥口气中分明带着冷酷的警告。

    “九殿下,你的自制力太好。”潘若初拥紧身子,只觉得自己真是自取其辱,本以为这醉酒熏熏的,九殿下的心会萌动,但是没想到,先控制不住的人是她自己。

    “你错了,本来没用什么自制力。”凤云峥说着,转身离去,那白袍带起了一阵风,自带着一股飘逸的仙气。

    门打开,他走出去,身影消失了。

    潘若初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她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他面对着她,犯不上用什么自制力,因为从来就没有动过心!

    那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一个如此出色的男子,为她守身如玉。

    “郡主,郡主……”银子匆匆跑了进来,见潘若初坐在地上,她吓了一跳,连忙过去。

    潘若初抱起一坛酒,仰头,淋在了脸上,道,“本郡主要出一个告示,这辈子都不会嫁人,谁也不要踏入安庆王府求亲了。”

    “郡主……”银子的心猛地一跳,郡主这是要为了那九殿下守一辈子吗?“可是,那九殿下……”

    “无须多说,拿笔墨纸砚来!”潘若初用力地将酒缸砸在了地上,酒液高高溅起。

    “是。”

    数日后。

    凤云峥离开庆南,马车路过市区的时候,便见一堆人围在城门下看热闹,那夜风也跑过去看了,回来便道:

    “那若初郡主贴了告示,说此生不嫁,不许任何人上王府求亲,否则人头相送。”

    凤云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别人的事,少关心,有时间,倒不如多想想自己的。”他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夜风脸色悻悻地,嘀咕了一句,道,“属下纯属看热闹呗。”

    这若初郡主看来,也是个烈性女子了,只可惜,她要打败的人是大小姐,大小姐在九殿下那里根本就是无冕之王,所以——

    有时候,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他要的人,根本不是你。

    除了连似月,任何人喜欢上凤云峥,都是一场劫难,他只当她们是个过客,她们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怀念他,忘记他。

    庆南这边顺利结束,而接下来便是安平王吕尚那边——

    三藩之中,以安庆王潘西林势力最弱,因地理位置的原因,与其他两个藩王离的远,关联较小,而且潘西林的两个儿子也不成气候,这也是推恩令之所以推行地很顺利的原因。

    安平王吕尚那边则不一样了,几个儿子个个不简单,就算是孙子也飞平庸之辈,平洲也是三藩领地最大之地,那安广王李茂又仰仗吕尚鼻息,两者结合,难度便要大的多。

    凤云峥静静地回想着前一世的事,前一世,安平王吕尚是和安广王李茂一起发动反朝廷的战争的,后来,萧振海主动请缨,出征平洲,一举歼灭三藩,立下汗马功劳,从此彻底奠定了在朝廷的地位,也因此开始与凤千越合谋,加害月儿。

    这一世,萧家还能如愿吗?

    *

    山海关。

    半夜时分,那与连诀同住的黄岩迷迷糊糊醒来,看到连诀还坐在那儿,翻看着面前的书,道,“阿诀,天都快亮了吧,你怎么还不睡呀。”

    “黄大哥,你先睡,我看完这几页就睡了。”连诀回过头来,朝黄岩说道。

    黄岩道,“白天已经操练了一天了,晚上还在看兵书,你不累吗?”

    连诀笑了笑,道,“我不累,快睡吧,你明日还要早起呢。”

    黄岩不懂连诀为何如此努力,天天白天领着一百个手下勤加操练,每天晚上又常常挑灯夜读至深夜,兵书看了一本又一本,看看他们这帐中,连诀看过的书都快堆成一座小山了。

    “阿诀,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肯努力的人,你将来必成大器,成为一个大官。”黄岩由衷地说道。

    连诀听了,顿了顿,道,“我只想有朝一日,能保护好自己在乎的人。”

    他临走的时候,向皇上发过誓,定会荣耀而归,而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他想保护的人啊。

    连诀放下手中的书,掀开帐篷走了出去。

    外面灰蒙蒙的一片,东方若隐若现着一片红色的光,他抬眸看去,那眉目如画的脸几乎要消融在这样的天色中了——

    姐姐,你过得好吗?

    我来山海关已经半年多了,从未听过你太多的消息,四叔说,母亲生下了一个小弟弟,我的心里不由地感到一阵轻松,你一定也很高兴吧——

    姐姐,说起来,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你的笑容了。

    我真的……很想你,在你心中,你还记得诀儿这个……弟弟吗?

    令月儿死了,不知为何,我对她感到特别内疚,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在她悲苦的时候,什么忙都没有帮上过……

    如果她没有死,如果一切都是假的,该有多好……

    ……

    ……

    “轰……”连诀正沉浸在自己的遐思里,突然听到远处响起一个巨大的声音,他猛地回头,便见将士们纷纷从帐篷中跑出来,他心头一怔,顿时觉得不妙——

    “阿诀,不好了!契丹突然进犯,全军进入紧急备战!”

    黄岩和数名小兵匆匆跑了过来,大声说道,脸上神情紧张。

    “什么,契丹……”连诀心中一沉,立即道,“快,集合我们的人,大帅元一定有重要任务要下达!”

    “是!”

    众人纷纷集合。

    不一会,那兵马大元帅连延甫已经穿戴好盔甲,立于高高的战马之上,高举手中的利剑,大声道:

    “众位将士,我等在山海关驻守五年了,这五年里,诸位千锤百炼,如今,契丹进犯我中原,终于到了我等一显身手,建功立业的时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