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四章 不见不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八四章 不见不散

    她何曾想要给那些她不喜欢的人弹奏了,她便道,“父亲,我前两日手受了些伤,怕是不能弹奏了,让琴师代替吧。”

    潘西林一愣,即低声斥道,“若初,殿下面前,不得无礼。”

    “父亲,并非女儿无礼,实在因为无法弹奏。”她潘若初也是个有自尊的女子,可不愿意太过主动了,否则,会被看不起的,就像她看起来那些总是痴缠她的男子一般。

    潘西林无奈,只得向凤云峥请罪,凤云峥道,“无碍。”

    众人不免觉得惋惜,他们只听闻若初郡主琴技了得,却没能近身听过呢。

    整个宴会下来,潘若初显得都不是很有兴致了,她目光有些幽怨地落在凤云峥的身上,而他总保持着那高贵而优雅的风华,与前来敬酒的人说话,看不出有任何不妥之处——

    凤云峥,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宴会结束后,潘西林请凤云峥移步,主动道,“九殿下,小女若初尚未婚配,臣想将若初许配给殿下,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凤云峥眼中露出淡淡的讶异。

    “殿下,小女并非普通女子,她自出生,臣便请了庆南最好的老师教她,她琴棋书画,可谓样样精通,除此之外,她还能上场作战,平素也精于训练军中将士,并不是那一般喜欢期期艾艾的女子。”潘西林向凤云峥介绍着自己的女儿。

    “听安庆王所言,郡主确实乃女中豪杰,只不过……”凤云峥脸上露出淡淡疏离的笑意,道,“本王此次前来只为公事,不谈私事,安庆王的美意,本王怕是连心领也不能了。”

    潘西林脸上的表情顿时愣住了。

    “告辞。”凤云峥抬脚走了出去。

    “殿下……”潘西林回过神来,几步赶了上去——

    “王爷……”夜风从一旁站了出来,拦住了安庆王的脚步,唤道。

    “夜大人,这九殿下他……莫非是太嫌弃我若初?”潘西林这是第一次遇到拒绝自己这国色天香的女儿的男子,心里实在纳闷极了。

    夜风躬身,拱手,道,“王爷多虑了,实在是因为我家王爷不好美人计这口,与若初郡主如何并无关系,王爷请回!”

    夜风说完,便也速速转身离去了。

    安庆王一回头,便发现潘若初站在身后,脸色有些难看——

    “若初……”

    “父亲,你不用说了,已经够丢脸了!”潘若初再也绷不住了,转身气呼呼地跑回自己的房间。

    银子还是头一次见到自家郡主因为一个男子而生气,她便小心翼翼地道,“郡主,奴才前些时日听世子说,这九殿下曾在皇上面前立下大功,但是他不求功名不求利禄,只求皇上许他一个婚约自由,奴婢在想,九殿下之所以拒绝了王爷的求亲,是不是,是不是因为早就和什么人私定终生了?”

    潘若初听了,眼前一亮,道,“也就是说,他已经有了心上人,所以才不愿答应我父亲的?”

    “或,或许,九殿下也是觉得公主才色出众,若应了,要公主屈居侧妃,他觉得委屈了公主?”银子猜测道。

    潘若初脸上露出一抹思索的神情,道,“那,我倒要亲口问问她了。”

    “郡主的意思是……”

    “银子,把我那日那套男装找来。”潘若初道,“我要以男儿的身份去问他,若他真有心上人,我倒要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二日,午时过后

    夜风向凤云峥禀报,“殿下,那日插手刺杀刺客的小公子又来了,见是不见?”

    凤云峥眉头轻轻蹙了蹙,道,“他那日因为我受了伤,却并没有回报他,这次想必是来要什么东西的,让他进来。”

    “是。”

    一会后,凤云峥的房门开了,一身男装的潘若初走了进去,看他的样子,她便知道,他没有认出她来。

    凤云峥问道,“你那日的伤势,可还有碍?”

    潘若初摇头,道,“无碍,九殿下,我听说你昨晚拒绝了我三姐,我三姐也算庆南响当当的人物,不知九殿下拒绝,是不是因为心有所属了?”

    凤云峥看了看面前清秀的男子,道,“是,本王已心有所属,而且只属那人,所以,旁的女子于本王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潘若初听他说的如此直白,心里却感到很不舒服,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动心的男子,却是她没机会要的。

    “不知殿下说的那人是什么样的人,莫非比我三姐要好?”

    “不知道,没有比较过。”凤云峥淡淡地道。

    “……你,你这意思是,在你心里,只有她是最好的,旁的人连比较的资格都没有,是吗?”潘若初见他这般,不禁有些恼火了,连敌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如何退缩?

    “好了好了,小少爷……”这时候,夜风忙走了过来,拍了拍潘若初的肩,道,“我家王爷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他呢,已经有主了,恰好,又是个绝不背主的性子,说了要人家那就是要一辈子。

    小少爷若是再追问,我倒要怀疑,您看上咱家王爷了,可咱家王爷不是断袖啊。”

    潘若初回头,狠狠瞪了夜风一眼。

    她心中想道,一辈子?这世间的男儿,莫不是口是心非之徒,在他们心中,哪有什么天长地久?这凤云峥虽说不同一些,但也是个男人,既然是男儿,那就有男人的弱点,她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坚如磐石。

    想到这,她突然笑了,撇去烦恼,好爽地道,“罢了,罢了,我也不好奇了,九殿下,咱不说这些女子恼人的事了,咱们说说酒吧。”

    “酒?”

    “对,九殿下你整日在这客栈中,还不知道咱们庆南有种最有名的酒吧。”潘若初摆出男儿爱酒的姿态,道,“上次,我因为你被刺了一剑,你这手下还嫌我多管闲事,但你说让他找大夫为我医治,不欠我的人情,我当时一气之下跑了,这人情便不算还了。如今,我只让你陪我喝一回救,算是抵消了那一剑,如何?”

    凤云峥点头,道,“好。”算是答应了他这要求,抵消这人情。

    “好,今日亥时,我们不见不散,届时,我会派轿子来接殿下。”潘若初双手抱拳,说声告辞后,转身离开了锦里客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