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二章 惊为天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八二章 惊为天人

    “呵,凤令月不是真公主的事,不仅是我,我父皇,你父亲他们都知道,就算她没有死,你们也不会有结果,你父亲本来就不喜欢令月儿,更不可能让你和一个假冒的金枝玉叶结婚,我父皇也不会把一个假公主嫁给一个前途无量的小侯爷,所以,就算她不死,你们之间也没有未来,你再怎么痴情,你也得不到她,永远都得不到。”凤瑭瑶歇斯底里地大声说道。

    萧河慢慢地从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缓缓地道:

    “……假的又如何,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她的身份和地位,我要的是她这个人。”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令月儿她……

    已经不在了。

    “你,呵呵,呵呵呵……她死了,她已经死了,你就算死掉,她也不会活过来了,萧河,你放手吧,她本就是个该死的人,只不过,我让她死的早了点而已……”

    “哐啷!”

    突然,萧河的手一伸,牢门的门猛地冲开,那门口的狱卒突然受到一股冲击力,整个人朝萧河的身上扑了过来,萧河手一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狱卒腰间的佩剑,一把朝凤瑭瑶刺了过去——

    “唔……”凤瑭瑶不敢置信地看着萧河,再缓缓,缓缓地低头,看着刺入肩窝中的这一剑,“你,你竟然……”

    “……”再一个用力回抽,凤瑭瑶的身体跟着往前一晃,萧河的手一松,只听哐啷一声,剑掉在了地上,凤瑭瑶一晃,跌坐在地上,脸上苍白,手捂着的地方流出了血迹。

    “这一剑,是替令月儿报仇的,但是,你不会死。”

    说着,他果决地转过身,快步走了出去——

    “唔……”刚走出牢门,便觉得心疼的快要裂开了一般,他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撑在心口的位置。

    天空,恰在这时候,下起了雨,雨水冲刷着,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留下的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

    他对着天空,大声地喊着这个名字,“令月儿,是你在哭吗?你不要哭,你不要哭啊,你听到了吗?我是萧河,你听着,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了,永远都不会。”

    “砰!”一声惊雷响起,凤令月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上汗水直流。

    “知礼,知礼给我倒杯水来。”她唤了两声,回答她的,却是满室的寂静。

    她眼神出现了片刻的茫然,望着眼前截然不同的摆设,她才突然想起,她现在已经离开皇宫了,也不再是十一公主了,她是阿月——

    一个不知道自己真正名字,不知道父母是谁,没有身份,没有未来的人。

    她将头埋进被子里,眼泪悄悄地滑落。

    “阿月,您还好吗?”当听到门口传来莫丽娘的声音时,她急忙抹干净了眼泪,佯装平静道——

    “我没事,雷声太大,被惊醒了而已,莫老板,你快去睡吧。”

    “好,你若有什么事,叫我就行了,我就睡在你的隔壁。”为了保护十一,莫丽娘将房间搬到了她的隔壁。

    *

    庆南,安庆王府,

    推恩令逐一推行了下去,原本一些不满的声音也被凤云峥盖了下去,潘西林下令,在全庆南境内捉拿刺杀凤云峥的刺客,不料,那些刺客全部都是死士,在逮捕之际,全部咬舌自尽,一个活口都没有抓到,搜身的时候,那些刺客的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线索。

    在凤云峥即将离开庆南的时候,他在安庆王府举办了一个宴会,而还没有在公开场合路面的凤云峥也会出席。

    消息一传出去,庆南大大小小的王侯,官员,想方设法想要参加这一场筵席,一睹这京都来的九殿下的风采。于是,连着数日,安庆王府来往的人,可谓络绎不绝。

    锦里客栈,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丝毫不受外界干扰,清清静静。

    凤云峥凝神看着面前的一块黑色的布料,这是他让夜风从死去的刺客身上取下来的——

    “殿下……”正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兴奋的声音,就见夜风兴匆匆走了进来,道,“大小姐来信了。”

    “快拿来!”凤云峥猛地站了起来,桌子上的砚台都掉到了地上。

    “是。”夜风双手将信奉上,也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

    凤云峥迫不及待地打了开来,看到上面的熟悉的字迹,他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意——

    所谓心花怒放,便是他现在的感觉吧。

    连似月在信中说,现在正是盛夏,京都的桃林里,那些粉粉嫩嫩的桃子挂在树梢,煞是有人可爱,她与丫鬟们去摘了一筐回来吃了,味道甘甜鲜美,没吃完的,则叫嬷嬷做了桃干,嬷嬷说这样新鲜的桃子做出来的桃干味道酸甜可口,十分开胃,等他回去的时候,也叫嬷嬷拿去给他尝一尝。

    看到这,凤云峥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她这是把好吃的给他留着。

    这瞬间,凤云峥竟有种小妻子做好了饭菜等着夫君回家的错觉了。

    连似月还在信上说了,她去了梦华宫,和贵妃娘娘聊了天,梦华宫的桂花糕很好吃,整封信上只说了这些日常的事,并没有提到其他任何事,末了,以淡淡的口吻提了下——萧姨娘不慎跌落池塘冻死了。

    虽然她没提其他的事,但凤云峥知道,他离开之后,肯定发生了不少事,而提了下萧姨娘死了,则是在告诉他,她应付的了那些人,不用他担心。

    凤云峥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手握紧了信纸,他知道,一群虎狼一直围绕在她的身边,想要吃掉她,他不放心所以离京之前,做了些部署。

    但这始终还不够——

    他更加觉得,要加快解决推恩令的事了,不能让她一个人去面对那些事,想着想着,他脸上的深情慢慢舒展了开来——

    一旁,夜风探着头,问道,“殿下,那……大小姐可说到她身边的人了?”

    “你想问冷眉吧。”凤云峥抬头,问道。

    “嘿嘿……”夜风有些笨拙地挠了挠头,道,“被殿下说中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凤云峥道,“她信上只说了一句,冷眉去桃林摘了桃子,那桃子冷眉也吃了两个,其余的边没有了。”

    “够了够了,有这一句就够了,她这人除了饭菜和水,其他的东西从不吃,竟然吃了两个桃子。”夜风笑眯眯地道。

    凤云峥将信放进抽屉中,淡淡说道,“人是会变的,而女子的变化,通常与男子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变?与男子”夜风心头顿时一阵紧张,问道,“殿下的意思是……”

    “本王什么都没说,出发去安庆王府吧。”凤云峥起身,拍了拍夜风的肩膀。

    “是,是……”夜风愣了一下跟了上去,心里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

    *

    安庆王府。

    若初郡主房间。

    潘若初坐在铜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一旁的丫鬟银子拿了一支钗替她插在头上,嘴里发出惊叹的声音,道:

    “郡主,您穿这样的衣裳,真真好美呀,美的奴才都移不开眼睛了,那九殿下见了您的女装打扮的模样,不动心才怪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