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一章 你听到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八一章 你听到吗

    红绳在此,邪魔退避,若再靠近,尸骨无存。”

    “噗嗤……”听到最后十六个字,连似月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她脑海中想着凤云峥一袭银袍在身,一本正经说出这句玩笑话的模样,便觉得十分逗趣。

    冷眉红着脸走了出去,向青黛嘀咕道,“下一回,我看让我随殿下出行,让夜风留下来保护大小姐吧。”

    青黛噗嗤一声笑了,道,“冷眉,此事你倒愚了,九殿下怎么会让夜大人一个男子来和大小姐说那些话呢”

    冷眉转念一想,也是,殿下不会允许任何男子与大小姐说这些“可怕至极”的话的。

    “大小姐可在?”这时候,门口一个声音响起。

    冷眉抬头一看,是总护院连天,连天也恰好看到了一脸通红的冷眉,他不禁一愣,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她的脸怎么红的似一般娇羞的女孩子,可从来见过她这种模样。

    冷眉察觉到连天眼中的疑惑,立即冷下脸,声音带着几分冷意,道,“总护院寻大小姐何事?”

    “老爷请大小姐现在过去。”

    “知道了,这就去同大小姐说一声。”青黛转身进了院子去叫人。

    冷眉站在院子外守候着,连天则站在她的面前等待,他那目光不由自主地再落到她的脸上,冷眉眉头一皱,凌厉的目光朝他看了过去,连天立即收回了视线,正襟危站。

    *

    牢房里。

    凤瑭瑶躺在又冷又硬的地上,身上盖着一床破棉被,她咳嗽着,脸色苍白,太医蹲在地上,替他把脉,便开了她一直服用的药丸,让她服下,她哆嗦着手,将药丸塞进嘴里,吃了下去。

    好半天,心口才终于觉得舒畅了一些。

    “公主,这牢房中阴冷,您千万别冷着了,若冷着,哮喘便又要复发了,这哮喘反复发作,会损了身体的根本的。”太医交代了两句,便准备起身离开了。

    “等等……”凤瑭瑶一把拉住了太医的手,道,“你,你快去见我父皇,就说这牢房又阴又冷,我住在这,会诱发哮喘,会有生命危险,父皇那么疼爱我,他一定会心软的!”

    凤瑭瑶说着,将头上一支步摇取了下来,塞进太医的手中,道,“替我转交,若本公主出了牢房,定会重重感恩在心。”

    那太医接过了步摇,道,“公主,卑职只能试试,皇上收不收,卑职也不敢保证。”

    待太医走后,凤瑭瑶慢慢地站了起来,靠在坚硬的墙上,她头发披散,衣裳凌乱,一身的狼狈,哪儿还有昔日那饱受圣恩的十三公主的模样。

    那张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上露出一抹不甘的表情,“凤令月,我到底是哪里不如你了……”

    “吱呀”这时候,牢门响了——

    她脸上闪过一抹惊喜,然后猛地抬头,道,“父……”

    一抬头,却看到一张冷漠如冰山的脸出现在了眼前,她顿了顿,道,“萧,萧河……”

    萧河一步一步向她走进,那目光中迸发着重重的杀气,凤瑭瑶一边后退,一边颤着声音,道:“你,你怎么来了。”

    “为什么?”终于,他停下了脚步,眼睛猩红。

    “什,什么为什么,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凤瑭瑶脸上露出心虚的表情。

    “是你放火烧死了令月儿,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那么心狠手辣的人,她什么都没有了,你为什么还要杀她,为什么?”萧河红着眼睛,仇恨的怒火似要将眼前的人凌迟了!

    “呵呵……”凤瑭瑶突然苦涩地笑了,她大声地说道,“她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她有你啊!”

    萧河心头一颤——

    “萧河,我爱你,我爱你你不知道吗?

    我第一次在学堂里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这些年以来,我一直等着自己长大,因为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去请求父皇,让你当我的驸马!

    可是,你的目光从我看到你的那天起,就只追随凤令月一个人,小时候她不会答题,你就天天站在她的身后,一边当太子的侍卫,一边帮她解围,她什么都不会,她笨死了,太傅问的问题总是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一点上进心都没有,就知道打瞌睡。

    她长大了,你去建功立业,你说你足够强大才有资格娶她,你送她小木偶,送她肉饼子,你尽心尽力地护着她!

    可是我呢,难道,你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答应父皇陪我练功,只是为了多看她一眼!

    萧河,你如此不珍惜我的真心,对我难道就公平吗?”

    凤瑭瑶站在萧河的面前,泪流满面。

    “所以,你就狠心杀了她?”萧河冷冷地看着她,问道。

    “……因为,因为我实在是气不过她能拥有你的真心,所以,所以……但是,但是我现在已经后悔了,我已经后悔了萧河……”

    萧河颓丧地后退了两步,道,“原来,是我,是我为她招来了杀生之祸,是我杀死了她,是我!”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仿佛堕入了深渊。

    凤瑭瑶上前两步,冲动地抱住了萧河的腰,道,“萧河,不要再想十一了,好不好?你看看我,看看我啊,古语不是说了吗?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你把你对令月儿的思念,都放在我的身上,好吗?

    你喜欢十一哪里,你告诉我,我,我变成她那样,好不好?”

    萧河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身上生生掰了开来,将她推开,道,“你没有资格变成她,没有人能变成她!”

    凤瑭瑶的心顿时坠入了谷底,“萧河,你对我,就这么狠心吗?”

    “不。”萧河摇头,“我对你,没有任何心。”

    “你……你竟如此冷漠!”凤瑭瑶心都碎了,她突然讽刺地笑了起来,“呵呵,你这么在乎她,可是,她却骗了你。”

    萧河抬眸,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凤令月根本就不是什么公主,她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你真相,我才是真正公主。”凤瑭瑶大声叫到。

    “你说什么……”萧河震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