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九章 一网打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七九章 一网打尽

    然而,无论凤瑭瑶看起来有多么可怜,哭的多么凄惨,在周成帝的心目中,都似在演戏一般,已然没了从前的怜惜之心,他拳头慢慢握起,挥了挥手,道:

    “犯病了就唤个太医,去牢里看吧,这病治了那么多年都不见好,是不是没得治了?”

    “……”凤瑭瑶听了,眼神一颤,手心倏地发冷。

    姜克己手一挥,两名侍卫将凤瑭瑶从地上拖了起来,往殿外走去。

    “瑭瑶儿,瑭瑶儿……”连昭仪急忙追了上去,然而周成帝却道——

    “今日起,连昭仪禁足仪秀宫,待生出腹中皇儿再行决定。”

    连昭仪慢慢跪在地上,道,“是,臣妾遵旨……”

    “其余人等退下,连似月留下。”正待众人准备,周成帝突然开口,让连似月留下。

    “是,皇上。”

    凤千越走到大殿门口,不禁停下脚步,看了连似月一眼,萧振海唤了一声,他才转身跟着一道离开。

    “殿下心中是不是有什么疑问?”两人一边慢慢走着,一边说着话。

    “本王原以为今日岳父会将那连似月牵扯进来,不料,岳父只是让十三受到惩罚而已,岳父不会真以为大舅子是死于十三之手吧,十三这脑子,只怕做不到这些。”

    凤千越之所以跟着一起来了荣元殿,就是想看看连似月会如何和自己这个老狐狸岳父斗一斗的,却没想到,如此草草收场,若只是教训十三,他倒也不跑这一趟了。

    “呵……”萧振海脸色倏地变冷,铁拳紧握,道,“老臣自然知道,凭十三公主的手段,也就玩玩后宫心计这一类,要把一件事做的这么滴水不漏,背后定有人在操纵她,这个人必定是连似月无疑。

    那十三公主在放火烧牢房之前,来和我说过,连似月准备营救十一公主,我当时就告诫十三公主莫要上当,这是连似月故意引她去的,谁料这十三公主竟如此沉不住气,上了连似月的当!现在想来,连似月早就预料到十三公主会如此鲁莽了,她是借十三公主的手,杀了萧山!”

    萧振海说着,紧握的拳头咯咯作响。

    “既然如此,岳父为何不今日拆穿连似月,为大舅子报仇呢呢?”凤千越问道。

    “连似月为人,诡计多端,心思极其可怕,数次交手,你我均占下风,这次想必早有防范,不然安国公主为何突然出现了?

    这种情况下,我胜算并不高,若被她反将一军,反而彻底失去反弹的机会。所以,我决定暂时作罢,待到她没有防备之时,再扼住她的命门,一击致死,为萧山报仇,出我这一口恶气。”

    凤千越点头,道,“岳父考虑的十分周详,连似月确实不好对付,况且她背后还有安国公主,皇上对公主又素来尊敬。不对!”凤千越眸间一闪,紧接着问道,“岳父是不是还掌握了连似月什么弱点?”

    “京西成衣铺。”萧振海一字一句地道,眼睛微眯起。

    凤千越停下脚步,目光慢慢变得深邃,“京西成衣铺?”

    “这地方原先是三殿下的产业,后来被九殿下买了下来,近日老臣暗中查探发现,这铺子和连似月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说其他,连家那些女眷,这一年多来所置办的衣裳,都由京西铺子无限量供应,京西铺子的衣裳,就算宫中的娘娘也要等候购买,而连家得这么大便利,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不得了的猫腻,若查出什么,那倒霉的就不只是连似月这黄毛丫头了,还有四殿下最大的对手——九殿下。

    昨日,夫人几句话骂醒了我,我萧振海是什么人,怎么能整日与一般后宫后宅女子缠在一起。

    你我的战场,在那金銮殿上。

    殿下,如今,皇后殡天,自太子被废,储君之位已经空缺一年半载,皇上的龙体一直未见好转,一切都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了,你我二人,势必加快步伐,该除的,要除了!”

    “若真能如此,便是再好不过了。”凤千越眸间溢出微微冷意——

    “如今,九殿下在三藩推行推恩令,在安庆王这个怂包那里推行的很成功,我们不能让他这么如意啊。”萧振海笑道。

    “那安平王吕尚这边,倒要靠岳父了。”凤千越唇角慢慢露出笑意来。

    “哼,九殿下这一年多以来,确实太顺利了!”萧振海冷哼一声。

    两人继续往前走,萧振海突然说道,“对了,殿下,您和柔儿已经成婚三月有余了,这柔儿腹中为何还不见动静,早些生下皇孙,也是一个筹码啊。”

    凤千越眉头跳动了两下,微微颔首,道,“岳父说的是。”眼中却不由流露出一丝厌恶和冷漠,这毒蝎子分明是在警告他!

    “老臣等着你们的好消息!”萧振海拍了拍凤千越的肩膀,道。

    凤千越袖中的拳头缓缓握起,脸上却绽放出笑意,道,“岳父的心意,本王都知道了。”

    “哦,对了,还有一事!”萧振海走了几步,又折回身,压低了声音,在凤千越的耳边道,“其实,十一公主并非皇上亲生,就算十三公主不下此独手,十一公主也活不成的。”

    什么?

    凤千越一愣——

    竟有此事?

    那……他的脑海中想这些事情,突然发现,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事?

    荣元殿内。

    连似月颔首立于殿前,周成帝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皇后殡天那日,十一将你喊去长春宫,都与你说了些什么?”他开口问道,声音显得冷硬。

    连似月跪了下去,低头。

    “抬起头来说话。”周成帝再命令道。

    “是。”连似月便缓缓提起头,一双目光似乎带着些畏惧之意,但却又不见得很慌张地看着周成帝。

    “你说吧。”周成帝道。

    “是。”连似月道,“那日,公主将臣女唤去,只因皇后殡天,公主伤心过度,无法排遣,所以找臣女诉说心中悲切。”

    “哦?她为何独独找你诉说?”周成帝微眯着双眸,道。

    “这还要从皇上不知道的某件事说起,本来这事该瞒着皇上的,可如今十一公主不在了,说了也无妨了。有一回公主背着皇上和皇后偷偷溜出宫玩耍,结果遭到歹人劫持,臣女恰好救了她,她自从那时候便将臣女当做朋友,平时与臣女走的近一些,臣女也常与公主一起玩乐,那日看到臣女来了,便伏在臣女怀中哭了一场。”连似月不慌不忙地道。

    “她都和你说了些什么?”周成帝再问道,“看着朕的眼回答。”

    “是。”连似月看着周成帝的眼睛,她这种重生之人,本就无所畏惧,就算是看着阎王爷的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看着皇帝又如何?“公主说她很懊恼,皇后娘娘在世的时候,她没有好好听话,总是闯祸,惹皇后娘娘生了许多气,若皇后娘娘能醒过来,她愿意用自己的寿命去换,她哭了许久,臣女看她,实在是好可怜……没想到,没想到又死的这么惨。”她说着,拭了眼角泪。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连似月眼神中露出一阵迷茫,道,“皇上,臣女不懂皇上的意思,十一公主就和臣女说了这些,其他的,就是断断续续的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