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八章 罪有应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七八章 罪有应得

    这个时候,连似月已经换好衣裳,随着纪嬷嬷重新回到了大殿内。

    而萧振海听了凤瑭瑶的指控,却不慌不忙,眼中迸发出一丝冷意,这个蠢公主,狗急了就咬人,咬人的时候半点脑子都没有,好在没有让她与萧河婚配成功。

    这十一公主不是真公主的事,还是他去向皇上告密的——

    他既然知道了十一公主的身份,就知道皇上会除了十一公主,就算不除,也会找个借口,解除了萧河与十一公主的婚约,因为皇上自然不会不将一个假公主许配到他堂堂萧国府来,他又何须冒着危险再去动一次手,这一点皇上自然也是心里有数的。

    再退一步说,他揭发十一公主的假身份,也算是对皇室有功。

    所以,十三公主将矛头指向他,等于是自掘坟墓罢了。

    原本要合谋的二人,现在却要互咬对方了,连似月站在一旁静静地看戏。

    “皇上,纵使瑭瑶儿说了一些谎话,她也是为了自保啊,皇上难道宁愿相信一个卖主的奴才所说的话,而不相信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儿吗?这半点真凭实据都没有,凭什么就认定了瑭瑶儿是纵火的凶手。”连昭仪因为萧振海这镇定的模样而感到不安,她为凤瑭瑶辩解。

    萧振海则上前两步,跪于地上,道,“皇上,微臣冤枉啊!

    十三公主确实私底下来找过微臣,说她倾慕萧河,是否可以助她除掉十一公主,再取而代之,微臣实在不敢做此欺君之事,便驳了十三公主的提议,并且劝她切勿鲁莽行事,没想到她还是这么做了,连同害的微臣的长子萧山也失去了性命。

    微臣原本也不肯相信,这火真是十三公主放的,但是,微臣因不忍长子枉死,所以也暗中找仪秀宫调查了一番,有人亲眼看到十三公主将火油拌进饭菜里……”

    “不,你撒谎!”凤瑭瑶立即否认,“我没有把火油拌进饭菜里,我没有动过火油。”

    萧振海只待凤瑭瑶这句话,抿嘴,道,“公主说没有动过火油?可是公主,您的裙边上,怎么会有一块火油留下的印记呢?”

    萧振海说完,众人的目光便往凤瑭瑶的裙边看了过去,因为这火油掉在身上印记并不明显,不仔细看发现不了,现在这么仔细一看,果然发现裙边有一块半个巴掌大的印记。

    凤瑭瑶猛地低头,脸上一阵惊慌,手抓紧了这一块。

    连似月唇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她素来观察力惊人,一点一滴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刚刚在仪秀宫她就发现凤瑭瑶的裙边有火油的印记,不过刻意没有提醒罢了。

    刚才,她是故意让知礼的血沾在自己身上,然后大费周章的去换衣裳,便引得萧振海往凤瑭瑶的衣裳上面想的——

    果然,萧振海当时就在想着要怎么一举除掉这个碍眼的蠢公主,给自己的夫人一个交代的时候,恰好连似月去换衣裳,便想到凤瑭瑶将火油装在饭菜里,那么也可能沾到衣裳上。

    他一看,果然找到蛛丝马迹。

    “你,你,萧国公,你竟然如此,如此,父皇,这火油,这火油是……”凤瑭瑶没想到萧振海轻轻松松就将关系撇的一清二楚,气的指尖发抖,但是眼前证据确凿,她一下子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了。

    凤瑭瑶想和萧振海斗,还太嫩了一些!

    “火油是有些味道的,纪嬷嬷,你上前闻一闻,是不是这气味。”安国公主吩咐道。

    “是。”纪嬷嬷走到凤瑭瑶的面前,道,“公主,得罪了。”说着便跪在凤瑭瑶的面前,从凤瑭瑶紧紧拽着的手中抽出那一角,闻了闻,起身,道,“皇上,公主,确实是火油。”

    连昭仪坐在地上,心中暗道——完了。

    这边,萧夫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道,“皇上,您是明君,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十三公主连伤两条性命,若不严加处置,实在不公,请皇上给枉死的十一公主和萧山一个公道。”

    她吕喜是个直场子,谁在幕前,谁是幕后,又是谁的阴谋,她一概不管,只要放火烧死了萧山的那个受到付出沉重的代价!

    “臭婆娘!”萧振海即刻上前,扬手甩了萧夫人一个耳光,道,“你竟敢威胁皇上,还不快向皇上请罪!”

    萧振海所用力气之大,一巴掌就打的吕喜的脸都肿了,嘴角还流出血来。

    谁料这吕喜也是个烈性的女子,不管自己疼不疼,就跪在地上不肯起来,道,“皇上,我要求严惩罪犯,无罪可请!”

    连似月冷眼看着,这对夫妻的双环倒唱的不错,萧夫人形象素来有种女中豪杰退居幕后的意味,说的话,有她的气势,绝不是一般妇人那般一哭二闹而已。

    “萧夫人!你,你何苦咄咄逼人。”凤瑭瑶心都冷了,她素来众星捧月,得皇祖母和父皇宠爱,哪想到会沦到今日这般田地。

    连昭仪跪着爬到周成帝的面前,挺着大肚子,艰难地跪在地上,哭诉着道,“皇上,皇上,您不能不要瑭瑶儿啊。”

    “够了!”终于,一直冷着脸旁观的周成帝斥道,“事到如今,你们母女二人不但不反省,还在百般推诿,百般维护,瑭瑶儿变成今天这样,连昭仪难辞其咎!”

    “皇上……”连昭仪心一冷。

    “十三为一己之私,铸成大错,今日起,褫夺孝仁公主的封号,迁出仪秀宫。

    姜克己,派人将她先关押起来,待皇后葬礼之后,再行发落!”

    “不,不要啊,父皇……”凤瑭瑶脸色苍白,颤抖着声音,手捂着胸口,似乎很难受的样子,连昭仪连忙挺着便便大腹跪着移到凤瑭瑶的面前——

    “瑭瑶儿,瑭瑶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哮喘又犯了……”

    “母妃,我,我好难受……”只见,凤瑭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浑身哆嗦着,一副随时要晕厥过去的模样。

    “皇上,瑭瑶儿的手好凉好冰啊,她哮喘犯了,很,很严重,会死人的,皇上,看在臣妾腹中孩儿的份上,皇上网开一面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