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七章 揭露面目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七七章 揭露面目

    “谢公主殿下。”连似月屈身道。

    抬眸的时候,与安国公主的视线有片刻的交汇,安国公主微微朝她点了点头,她便随着纪嬷嬷出去了。

    萧振海微眯着眸子,目光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眼角流露出一抹深沉的冷意。

    *

    荣元殿内。

    安国公主看向跪在地上的宫女兰静,问道,“本公主再问你一遍,这火究竟是不是你放的?”

    兰静眼见知礼惨死,又听十三公主这样颠倒黑白,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到她的头上妄图自己脱身,再见安国公主有向着那死去的十一公主之意,便咬死了刚才的答案,道:

    “回安国公主话,如,如知礼所说,十一公主从未责罚过奴婢,奴婢也没有对十一公主怀恨在心,断断没有嫉恨十一公主的道理。

    就算,就算十一公主真处罚过奴婢,这主子处罚奴婢,奴婢便受着了,从来也不会有报复的想法。

    若,若说惩罚,十三公主才真真处罚过奴婢数次,奴婢也没有要杀十三公主,而是尽心伺候,甚至,公主要奴婢杀人放火,奴婢也昧着良心去了。”

    兰静说着,捋起袖子来,只见,她的手腕上是一个被烫伤的痕迹,肉红的,起了一圈的泡,远远看着,这烫伤的痕迹是一支蝴蝶的形状。

    “这是因为奴婢原本不愿意放火,十三公主惩罚奴婢的时候,将她头上的蝴蝶簪在油灯上烧红了,生生烫了奴婢后留下的印记。”

    “你,你这贱婢,你血口喷人,本公主要撕烂你这张贱嘴,本公主何时拿簪子烫过你了,定是你与人同流合污,自己烫伤自己来冤枉我,你这个贱人……”凤瑭瑶没能忍住,她猛地站起身,冲到兰静的面前,扬起手就狠狠地扇了几个耳光,她真恨不得杀死她!

    她这凶恶泼辣的样子,那扭曲狠毒的表情,在场的人,几乎都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样子,不由得眼中都流露出惊讶,尤其是周成帝,当他的瑭瑶儿嘴里吐出这些污秽的话时,他疑心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出现了问题,这和他印象中那个温柔可人的样子实在相差太多了。

    “瑭瑶儿!”连昭仪见状,便知道糟了,忙上前要捂住了凤瑭瑶的嘴巴。

    安国公主朝身后的贴身宫女荷香示意,荷香走到兰静的面前,一把用力地将她的手抬了起来,仔细看了这上面的印记,再回到安国公主的身旁,弯腰在她的耳边说了些话。

    安国公主点了点头,道,“皇上,这宫女手腕上的印记很是特别,蝴蝶翅膀中间镂空图案,细看是一个寿字。”

    众人一看,果然,这宫女手腕上的烫伤,隐隐浮现一个寿字。

    凤瑭瑶听了安国公主这句话,浑身顿时一颤,脸色更加苍白。

    “这有寿字的蝴蝶簪本公主倒有几分印象……”安国公主威严的目光缓缓落在凤瑭瑶的身上,道,“太后曾经得过两支寿字蝴蝶簪,当时,她将其中的一个给了我,另一个则是赏给了十三了。”

    “……不……”凤瑭瑶不明白,为什么不仅仅连似月不肯为她证明她是无辜的,就连这个她素来最不敢招惹,小心翼翼对待,权倾朝野的皇姑姑,也还在为一个死都死了的凤令月说话。

    这一刻,她更加的恼恨凤令月了,一个没用的死人,为什么还有人为她送死,有人为她说话,这些人都疯了吗?

    “皇上,奴婢该死,犯下了错事,但是,但是真的是十三公主让奴婢放火的,公主在送给十一公主的饭菜中放了火油,还有汤和篮子底下都放了满满的火油,然后让奴才活捉了老鼠,将老鼠放在袋子里点燃,袋子一开,火老鼠四处逃散,冲到牢房里,就,就把十一公主烧死了,还烧死了萧大少爷……”

    提到萧山的名字,萧振海脸色十分阴沉,但是,他仍旧不动声色,他且看着这愚蠢的十三公主作茧自缚,被皇上赐死也好,给他的长子出一口气,至于后面的大老虎,稍后再抓出来!

    “不,我没有,你……”凤瑭瑶还想争辩。

    “够了!”但是,周成帝开口,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道,“瑭瑶儿,朕对你太失望了,这些年,朕待你最好,却没想到,你背地里存了这样一幅心思,杀鹿,暗暗喜欢萧河,虐待奴才,放火烧人,还满口谎言,是不是对朕你也没有一片真心,而是存了同样可怕的心思!”

    “父皇……”凤瑭瑶心一惊,猛地抬眸看向周成帝,她摇着头,落着泪,“不是的,不是的,父皇,你冤枉瑭瑶儿了,瑭瑶儿好冤枉啊……”

    她哭着,抬头,不经意间看到了一直站在那不动声色的萧振海,她的心头一怔——

    他一句话都不说,明明当初他们是一伙的,他却一句话都不为她说。

    这萧山死了,他也打算眼睁睁看着她倒下了吧。

    “来人呐……”周成帝开口,目光中仅有的一丝怜惜,也慢慢地散了,他冷声吩咐道,“将十三公主凤瑭瑶暂时关押到牢中吧。”

    若死的,只是十一一个人,皇帝虽然会因此看清十三的真面目,对她失望,也不会抓她进监牢,毕竟十一不是真公主,悄悄地办了就是——

    但是如今,死的人里,有一个是萧振海的长子,便也不好悄悄办了,必须要给萧家和众人一个交代。

    不!

    不!

    她突然想起先前连似月说的了,便突然手指向萧振海,道,“父皇,父皇,是萧国公,是萧国公让我这么做的,他嫌弃十一姐姐没有背景,又不得父皇的喜爱,所以,所以骗瑭瑶儿去杀了十一姐姐,然后,然后他就可以求父皇将我赐婚给萧河了,女儿因为心中喜欢萧河,女儿一时糊涂,才会,才会鬼迷心窍上了他的当的,父皇,您最了解瑭瑶儿了,瑭瑶儿绝没有那样缜密的心思,也没有那样的胆子,敢做这样的事啊。”

    凤瑭瑶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萧振海的身上,她眼圈红了,目光不定地闪烁着,胸膛剧烈地起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