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六章 以死明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七六章 以死明志

    知礼匍匐在地,痛哭流涕,将十三公主凤瑭瑶如何逼迫十一公主去太后和皇帝面前承认了干雪蛤和干贝的事,将十三公主如何让十一公主约小侯爷见面,最终恼羞成怒杀死了十一公主小鹿的事,一五一十地当众说了出来。

    只是,她没有提及十三公主用的是十一公主的身世来做要挟,因为知礼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真相,只说十三公主是因为萧河才逼得无权无势的十一公主做了这些事。

    这些话一说完,众人神色大惊,个个看着凤瑭瑶,万不敢相信,这善良温婉的公主,会是这奴婢说的这般恶毒,狠心,不要脸面!

    “瑭瑶儿……”周成帝唤了一声,声音听起来,很紧。

    凤瑭瑶便颤抖着手,道,“你,你,你血口喷人,我对十一姐姐如何,众人都知道,那日杀了小鹿取血,也是为了给父皇补身子,谁知道,十一姐姐那么看中这条小鹿,还因此鞭打了我的奴才。”

    “皇上!皇上!”连昭仪撑着大腹便便的身子,往前爬了两步,跪在地上道,“瑭瑶儿确实是因为关心您的身子,想着让您喝上最新鲜的鹿血,才会这么做啊……”事到如今,连昭仪也只能这样维护凤瑭瑶了。

    周成帝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看向凤瑭瑶,道,“那干雪蛤和干贝之事呢?”

    “父皇,此事,此事十一姐姐已经向您忏悔过了,就是她说的那样……”凤瑭瑶忙向皇帝说道。

    她心想着,反正该死的人都已经死了,所谓死无对证,她只要咬死了干雪蛤和干贝是凤令月所为就可。

    “皇上,虽说十一已经死了,不应当再议论,但是那孩子确实是有些刁蛮,皇上可还记得她总喜欢让奴才扮成动物,供她射猎,尝尝吓的奴才们敢怒不敢言。”连昭仪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不是的,皇上,我家公主心地善良,从无害人之心呐,都说她刁蛮,她不过是偶尔有些任性,觉得孤单,没有人理她,才会玩那些让奴才们扮成动物的射猎游戏,可公主其实从未真正伤害过谁,相反,每次射猎游戏结束后,都会赏银子给下人的。”知礼不忍心十一公主死后再遭玷污,急忙说道。

    可是,皇上对这些说辞,似乎有些不为所动。

    知礼突然咬牙,心一横,大声地哭诉着道,“公主,公主,你死的好冤啊,你人都去了,可她们,她们还要侮辱你的名声!你太冤枉了!”才说完,她便猛地撞向一旁的柱子,生生将自己撞了个头破血流。

    “知礼!”

    连似月心头一颤,忙快步走了过去,将这衷心护主的奴婢扶着坐起来。

    知礼用着最后一丝力气,看着皇帝,为凤令月抗争,道,“皇上,奴婢,奴婢死不足惜,但奴婢,奴婢要为十一公主以死明志啊,皇上……”

    何其悲怆!

    殿内散发着血腥味,凤瑭瑶没想到这知礼竟然死也要维护凤令月的名声,背脊不禁升起了一股凉意。

    周成帝面目表情,但目光却令人不可察觉地闪烁了一下。

    这时候,安国公主缓缓地道,“这奴婢倒也是个衷心的,皇上,那令月儿生前与我倒有几分亲,我尤记得有一次,因为自己的奴婢死了双亲,也跟着一起伤心,还来求我想办法,让那奴婢提前出宫,还给了她百两银子,让她回去好生安葬双亲,我看,这孩子是个心地纯良的,至于把她说成这般不堪的,恐怕也是有人蓄意为之吧。”

    安国公主的声音缓慢而有力,令凤瑭瑶和连昭仪都感受到一阵扑面而来的威严。

    其实,安国公主说的没错,这凤令月的名声确实是有人在背地里暗暗地给她说坏了,这人自然是凤瑭瑶了。

    知礼听了安国公主的话,终于暗暗地虚了口气,但是整个人却越发的虚弱。

    “知礼,你怎如此傻?”连似月任这奴婢靠在她身上,低声道。

    她只让她闯进来为凤令月喊冤,将凤瑭瑶逼迫过凤令月的事一一说出来,却没来不及阻止这衷心的奴婢为凤令月以死明志。

    知礼虚弱地睁开眼睛,手颤抖着,握着连似月的衣襟,摇着头,道,“大小姐,奴婢的命本来不值钱,若,若能为公主挣点什么,便也值钱了。

    奴婢,奴婢要去侍奉,侍奉我家公主了,不然,我家公主就太可怜,太孤单了,奴婢实在不忍心啊。

    谢,谢谢大小姐……给,给过公主……温,温暖。”

    “知礼……”连似月心头一动,借着靠近知礼的机会,在她的耳畔说了句话,这话只有三个字,也只有知礼听到了,旁人只看到连似月的嘴动了。

    “……”知礼听了这话,微微一愣,脸上浮现了一丝飘渺的笑容,悄悄说道,“这样,奴婢就死的更加值得了,大小姐,一切,一切都拜托了……”

    说着,知礼的头一歪,手缓缓地垂了下去,嘴角流出更多的鲜血——

    她死了,为了自己的主子,撞死了自己,但最终也为凤令月赢得了一些什么,众人看凤瑭瑶的目光,已经开始变了。

    连昭仪的手紧紧攥着,指甲几乎要掐入手心,早知道一来就承认了,再顺势将罪过推到萧振海的身上,皇上自然更气萧振海,如今瑭瑶儿一上来就激烈的否认,还意图抹黑凤令月,可偏偏这凤令月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个这么衷心舍命的奴才!

    现在,显然安国公主就已经信了这宫女的话,安国公主信了,皇上就会跟着动摇!

    连昭仪看向连似月——

    连似月缓缓抬手,将知礼的眼皮合上了。

    “把她拖下去,草席裹了,敛了吧。”周成帝抬了抬手,道。

    “是。”一会,两个太监弯腰走了进来,将知礼拖了出去。

    连似月起身,低头发现,她的身上沾了一些知礼身上的血迹,安国公主见了,对身旁的纪嬷嬷道,“你领着容和县主去贵妃娘娘的宫里,将衣裳换了吧,这死人的血粘在身上,不太吉利。”

    “谢公主殿下。”连似月屈身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