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二章 对不起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七二章 对不起你

    萧夫人伏在萧山的灵柩上,哭了无数次,晕过去又醒来,继续哭,然后再晕过去,并直言,绝不会放过害了萧山的那个人。

    萧振海听了这句话,懊恼不已,仰天长啸,捶胸顿足,痛哭流涕,拍打着棺木,咬紧了牙关,大声疾呼道,“是那个蠢公主害我山儿啊!我儿,为父对不起你,竟没能保住你这长子的命!”

    萧夫人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泛泪,对于萧山之死,她从萧振海痛哭时候说的这些话,也猜到了几分。

    她便恶狠狠地盯着萧振海,道,“老爷,你又和谁勾结了?生生害死了我的山儿!你还是我敬仰的那个威武的大将军吗?如今的你,妇人之见,竟与后宫女子沆瀣一气,如今又把自己的儿子搭了进去,还口口声声责怪河儿,把他打的鲜血淋漓,河儿有什么错。萧振海,你真是让我吕喜太失望了!当年,我父亲说你是一代枭雄,我看来,你如今与狗熊有什么两样!”

    “夫人……”萧振海自觉没有颜面,愧疚地看着吕喜,当年,这吕喜在平洲也是个人物,很得萧振海的敬仰,后来嫁到京都,才敛起自己,安心做个贤妻良母。

    “哼,若这回,老爷你不把真正害死山儿的人杀了替他报仇,我吕喜便领着河儿,湖儿回我父亲那里去!”萧夫人说着,猛地站了起来,不给萧振海留半点情面,说道。

    *

    山海关。

    夜色之中,风雪飘飘。

    连诀手持长枪,目光如炬,站在兵马大元帅连延甫的帐外,今日是他与他帐中的黄岩负责站岗。

    上一回,他徒手打死老虎,立了大功,后来,有好几回契丹进犯,他也立下了功劳,如今已经被升为一个百夫长了,手下也有百来号人,他精心地训练着这一百个人,想着要让他手里的这一百个人成为三军中最英勇善战的一百个人。

    “啪嗒”,突然,不知道一个什么东西从连诀的身上掉了下来。

    那黄岩弯腰,将东西捡了起来,放到连诀的手中,道,“长命锁?阿诀,这是你出发前,你娘亲给你的吧。”

    连诀目光落在这长命锁上,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日,他进宫向十一公主辞行的时候,皇后娘娘将他喊道身边,给了他这把长命锁的情形来。

    那一日,他见她,就觉得她身子羸弱,该是命不久矣,没想到,前两天便听说了她殡天的消息。

    他将这长命锁重新放入怀中,道,“不是,不是我娘亲给的。”

    “那是……”

    “阿诀,你进来一下。”这时候,连延甫的声音从帐内传来。

    “是,大元帅。”连诀将长枪放在一旁,弯腰走了进去,便见连延甫的手中拿着一封信,那左先锋王钦站在一旁。

    连诀攻受,颔首,道,“大元帅,您找我有何事?”

    连延甫的脸色有些沉重,道,“诀儿,我听说,你在京都的时候与那长春宫的十一公主玩的好,是不是?”

    连诀微怔,怎么突然说起十一来了?

    他点头,道,“侄儿曾送过公主一头小鹿,公主也曾替我和姐姐解围,我们是好朋友。”

    连延甫叹了口气,道,“她过世了。”

    “什么……”连诀只觉得心头一颤,猛地抬头,不敢置信地望着连延甫,颤声道,“四叔,是否,是否属实?”

    “千真万确,说十一公主身子本就不好,皇后过世,她忧思过度,也跟着去了,我听说是你的好友,便与你说一声,虽这里与京都隔着天涯海角的距离,你也朝着京都的方向,与她拜别吧。”连延甫让王钦给了连决三炷香,一壶酒。

    连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连延甫帐篷的,他脚步有些发虚,失落地走到东北角的方向,脚一软,单膝跪在地上。

    面前的三炷香飘着缕缕青烟,他紧紧地抓着手中的一壶酒,身子微微地颤抖着。

    不,这怎么可能?

    十一她虽是金枝玉叶,也分明活得像一棵坚强的野草,任何困苦都打不倒她,怎么会身子不好,怎么就随着皇后去了……

    “那你还会回来么?”长春宫里,十一公主眼底已经忍不住浮现出雾气,哽咽着问道,他从她的眼中看出了期待,但是,他佯装什么都没看到,摇头,说道:

    “我不知道,不过,我会好好的,不会死。”

    “不要说这个字,连诀!”十一公主听到这个“死”字,便踮起脚,用手捂住了他的嘴,“不管你会不会回来,你都会好好的,我相信,因为你是一个好人,上天会善待你的。”

    连诀笑了,“是的,你说的对,公主,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

    ……

    这是他们之间最后的对话,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她的笑容,她的眼泪,都还那么的鲜明,怎么会就这么去了?

    连诀脑海中浮现出那一张明艳若光的脸来,那真的是一个好姑娘。

    他的心,突然觉得一阵刺疼,他立刻捂住了胸口,脸上露出痛哭的表情,道,“你若去了,我却只能在此为你送别,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你让我好好的,自己却没有珍重,你让我情何以堪?”

    连诀将酒壶打开,仰头,自己喝下了一口,然后将剩余的酒洒在了地上,他觉得今日的酒格外的苦涩。

    两行清冷的眼泪,不禁顺着他的眼眶滑落下来,他开始至轻轻地哽咽着,然后张开四肢,躺倒在雪地上,空洞的目光仰望着头顶的璀璨的星河,突然一颗星星从天际划过,不知道落在了何方。

    连诀突然用双手紧紧地捂着眼睛,像个孩子那样放声痛哭了起来,在空旷的雪地里,他的哭声听起来那么悲伤,那么让人动容——

    “对不起,我的妹妹,是哥哥伤害了你,你且好好上路,愿你来生,喜欢上一个该喜欢的人。”

    连诀就这么带着对十一的念想,呆呆地在雪地里睡了整整一个晚上,一动也不动,那香灰燃尽了,落在白雪上,一地的灰——

    这就像凤令月对连诀的感情,燃烧的滚烫滚烫的,可最终,还是化成了灰,什么都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