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八章 萧山陪葬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六八章 萧山陪葬

    “皇上……”这时候,姜克己快步走了过来,道,“火势太大,十一公主,已经被烧死了,烧的浑身焦黑,已经……无可挽回了……”他说完,低下了头。

    “什么……”萧河听了,只觉得整个世界瞬间塌了下来,眼前一片黑暗,脑海中久久地回不过神来,身子摇摇欲坠着。

    “……”而凤瑭瑶和萧振海听了这消息,心里同时松了一口气。

    凤瑭瑶脸上闪过舒心的表情,她在牢房里放了火油,凤令月自然必死无疑。

    而萧振海则想,死了也好,一了百了,也不怕萧河执念了,他上前,解开了捆绑萧河的绳索。

    “还有……火势太大,牢房的墙壁倒塌,被关在另外一边的牢房也被殃及了,所以……”姜克己顿下,看了眼萧振海,道,“萧家大少爷萧山,也未能幸免,被……烧死了。”

    什么……

    萧河再度愣了,一怔,猛地抬起头来。

    正在给萧河解开绳索的萧振海听了,猛地转过身来,脸色阴沉,紧紧地盯着姜克己,“姜统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墙壁倒塌,火势蔓延到萧大少的牢房,萧大少爷也被烧死了……”姜克己颔首,说道。

    “不可能!”萧振海连向皇帝告退的话都来不及说,快步往牢房那边的方向跑了去。

    绝对不可能!

    萧山是他萧家的长子,怎么可能给那个假公主陪葬。

    凤令月被烧死的喜悦还来不及消化,凤瑭瑶就被萧山也被烧死了的消息震的久久回不过神来,这把火是她放出去的,若萧山死了,那……那她就是烧死萧山的元凶!

    萧振海根本不会原谅她!

    那她和萧河的婚事……

    她恍惚地摇了摇头,嘴里喃喃地道,“不,不会的,不会这么巧的。”

    这时候,萧河终于全部挣脱开绳索,风一般地从凤瑭瑶面前跑过去,那被萧振海打破的头上滴下血来。

    “萧河……”凤瑭瑶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嘴里颤声喊道。

    “姜克己,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牢房里怎么会起火,还同时烧死了两个人!”周成帝沉声问道,当十一被火烧死的消息从他脑海中闪过的时候,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孩子向他飞奔而来的身影,大声喊着,父皇,父皇,父皇……

    而他想仔细看看时,那身影已经消失了。

    “皇上,末将已经派人看过了,有人在牢房里藏了火油,火势才这样猛,所以,是有人蓄意为之……”姜克己道。

    凤瑭瑶听了,心头一颤,心虚地低下头去。

    “蓄意?”周成帝听了,皱紧了眉头,道,“好好查一查,看看是谁做的!”

    “是。”姜克己即刻转身,往牢房的方向走去。

    萧振海半路上差一点就摔倒了,他速速跑到牢房,只见,牢房的火已经灭了,但是冒出阵阵浓烟,周围的人都在咳嗽。

    而当他看到牢房门口停着的两具尸体的时候,他几乎窒息了,几步跑了过去,那躺在左侧的一具,已经被烧的面无全非,浑身焦黑。

    而那右侧的一具——

    “山儿!山儿!”

    他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他的长子萧山,他烧的没有十一公主那么厉害,脸的一边被火吞噬了,另一边还是完好的,而身上的衣裳已经烧尽了,身体

    萧振海猛地扑了过去,使劲抱起萧山的身子,用手怕打着他的脸,大声地喊着,“山儿,山儿,你快醒醒!”

    接着,又摇晃了几下,萧山还是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太医,太医!”萧振海像一头困兽般,大声地嘶吼着。

    “国,国公爷,已经,已经检查过了,萧少爷他已经……已经断气了。”那太医被萧振海的咆哮的样子吓到了,战战兢兢地道。

    “庸医,胡说!”萧振海猛地站了起来,揪起那太医的衣领,将他高高举起手,用力地推到萧山的尸体旁边,逼迫道,“他没有死,赶快让他醒过来,否则我打死你!”

    太医没有办法,只好装模作样地给萧山把脉,但人明明已经死了,再把脉也没有办法了,太医战战兢兢的样子,激怒了萧振海,萧振海拎起他来,几拳打在肚子上,再扔到一旁。

    抱起萧山,仰头痛哭,道,“我儿,你死的好惨!”

    萧河随后匆匆而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他猛地顿下了脚步,嘴里喃喃地道,“大哥……”

    他颤抖着按住萧山的手腕,已经……已经没有脉搏了——

    死了,真的是死了。

    他的心一凉,手一颤,萧山的手从他的掌中滑落。

    这时候,一旁的太监们用白色的布盖住了凤令月的尸体,准备抬出去。

    “等等!”萧河的嗓子似乎已经哑的说不出话来了。

    他颤颤巍巍走了过去,单膝跪在一旁,将白色的布慢慢地接了开来,除了头发能看出是个女的,已经被烧的根本看不清面目了,但是——

    萧河一眼看到了她手腕上的赤金镯子!这是令月儿的镯子!他见过的,他还和她说过,这镯子上的那颗红色宝石很像一滴眼泪,令月儿当时还笑着说,明明是水珠,你偏说眼泪,难道我是个爱哭的人么。

    “令,令月儿……”他眼泪瞬间从脸庞滑落下来,颤抖着走到这尸体的旁边,令月儿被烧的好惨呐,他想要抱起她来,可是,手才刚刚抱起他,掌心就沾了一片连皮带肉黏糊糊的东西——

    她的身体,都被烧烂了!

    “啊!啊!啊!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为什么!”

    萧河紧紧地将凤令月抱在怀中,仰天痛哭,撕心裂肺地喊着他珍爱的名字——

    “令月儿,令月儿……”他的心,好疼好疼,疼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你这个畜生!都是你!是你害死了你大哥!到了现在你还只顾着这个扫把星!你没看到你大哥已经死了吗?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萧振海抬起脚,一脚踹在萧河的背上,萧河一个不稳,往前一扑,凤令月的尸体被推了出去,掉在地上,那血肉粘在地上,惨的令人不敢直视,周围的奴才都不禁后退了一步,捂住了想要呕吐的冲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