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六章 活得辛苦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六六章 活得辛苦

    “公主怕是上了那连似月的当了。”萧振海听完凤瑭瑶说的,摇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老谋深算的冷酷笑意。

    “我上当了?萧国公此话怎讲?”凤瑭瑶不解地问道。

    “连似月自以为能骗过公主,却不能骗过老夫。”萧振海说着,脸色一冷,忽的伸手,一把掐住那跪在地上的宫女的脖子,只听到一声闷哼,兰静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咳,咳咳……公主,救命……”

    “说,是不是连似月故意让你来找公主说她会营救十一公主的?”萧振海双眼如同火炬,紧盯着眼前的宫女。

    “萧国公,你是不是弄错了,兰静是本公主的人,她如何会听那连似月的话?”凤瑭瑶在一旁说道。

    萧振海眼睛微微眯起,道,“这么机密的话,这奴婢怎么会听得到?要么,是连似月故意泄露给她的,要么是这奴婢在为连似月说谎。”

    “咳,咳咳……”兰静使劲地咳嗽了几声,眼泪汪汪地道,“奴婢也是不小心听到的,县主把奴婢打晕在地上,奴婢还有一些意识,所以隐隐约约听到县主请求良贵妃出手救十一公主,良贵妃也答应了……”

    “萧国公,看她说的不像是假的,她是我的奴婢,是个胆小老实的人,应当不敢做这等陷害主子的蠢事,除非她当真是不想活了……”

    “公主有所不知,老夫与这黄毛丫头数次交手,早知道她心思狠毒,诡计多端,她这么说,说不定有其他目的,所以,不得不防。”萧国公松开了手,用力将兰静一推,兰静整个人重重地装在身后的柱子上,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撞碎了一般。

    “你下去。”凤瑭瑶想了想,示意道。

    兰静忍着痛爬起来,走了出去。

    “萧国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样等着,本公主着实心慌,若是父皇心慈手软,只当做混淆血脉一事没有发生过,那你我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凤瑭瑶不放心地道。

    “公主难道不觉得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蹊跷了吗?以老夫的分析,原本皇上将十一公主关起来,只怕是打算悄悄赐死,再昭告天下十一公主伤心过度,不幸逝世,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就解决了,也不会失了皇上和太后娘娘的颜面。

    可偏偏贤妃娘娘出现了,而偏偏十一公主在贤妃娘娘的时候,又是打伤宫女又是打伤太监,连贤妃娘娘都伤了,这一切实在像是有人刻意为之,就等着公主往已经挖好的陷阱里面跳进去,所以,公主,切莫心急,若是上了连似月的当,才是得不偿失。”

    萧振海这样向凤瑭瑶分析道。

    “国公爷,国公爷,不好了,小侯爷被皇上下令抓起来了!”正在这时候,那宫中的侍卫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道,“小侯爷罔顾圣意,非要替十一公主求情,结果,皇上一怒之下命人将小侯爷绑了,就绑在荣元殿前的树上!”

    “什么!”萧振海脸色大变。

    “皇上还说了,要让人看看,萧国公养出了什么样的儿子,一个心狠手辣杀人,一个自高自大不把朕放在眼里。”那侍卫一边随萧国公匆匆走着,一边说道。

    “这个逆子!畜生!我这次不打断他的腿,我萧国公三个字倒过来写!”萧振海气地红了眼睛。

    “公主,现在怎么办?小侯爷好像……实在是放不下十一公主,十一公主都这般落魄了,还不惜得罪皇上,奴婢真怕这一来二去的,小侯爷被皇上削去爵位了。”那兰静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道。

    “你当真听到那连似月说要救凤令月?”凤瑭瑶问道。

    “确实听到了,公主,奴婢不敢撒谎。”兰静道。

    “为什么!明明凤令月什么都不是!却一个一个的人都为她卖命,为她不顾生死,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她到底哪里比我好了!”凤瑭瑶这张美丽的脸庞因为嫉妒而变得扭曲,“我绝不会让凤令月有出头之日的!我不要再等了,我要赶快杀了他,让萧河彻底死了心!”

    “可是,可是萧国公说过了,让公主不要轻易行动,要安心等着啊。”文秀说道。

    “在这个老狐狸的眼睛里,最重要的人,是他的长子萧山,断然不会把我的事放在首位,他迟迟疑疑的怕累及了他的长子,那本公主便自己亲自动手!”凤瑭瑶的目光中闪过一抹令人颤抖的寒意。

    “公主打算怎么做?”兰静问道。

    凤瑭瑶微微眯起眼睛来,道,“你们两个分头行动,去找一些火油来,再抓几只老鼠,等候本公主的命令。”

    “是。”两个人连忙去分头行事了。

    待她要的东西找来后,凤瑭瑶便命人做了饭菜,将那满满的火油拌在饭菜里面,拎着到了凤令月的天牢里,便命那狱卒出去,只剩下她和凤令月两个人,凤令月一看到便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抓着牢门的栏杆,道:

    “凤瑭瑶,你为什么要骗我?你说过会为我保守秘密的,你什么都听你的,你却把我害的这么惨!”凤令月看起来十分激动!

    “十一姐姐,我答应你不告诉父皇,可没说过不告诉别人,我遵守了我的承诺,不是吗?”凤瑭瑶笑了笑。

    “呵呵……”凤令月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凤瑭瑶变了脸色,不悦地问道。

    “我笑你活得好辛苦,这么多年来,用另一幅面孔活着,一定很累吧。”凤令月淡淡地看着她,脸上露出讽刺地笑意。

    “……”凤瑭瑶脸上的表情动了动,也不甘示弱地露出冷笑,道,“总比你这么多年以为自己是个真公主,到头来却是个贱种的好,说到底我都是父皇最疼爱的女儿,而你,却什么都不是。”

    “是啊,我什么都不是,那我还有什么值得你跑这一趟的。”凤令月看了看她放在地上的饭菜,道,“都到了如今了,还如此做戏,我真真服了你了。”

    “你觉得我做戏无所谓,只要父皇不觉得我在做戏就可以了。”凤瑭瑶用脚将这装着饭菜的篮子踢远了一些,到凤令月够不到的地方,再抬头,道,“就算是做戏,也不想让你吃到这么好的饭菜,因为你的身份,实在是不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