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五章 其人之道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六五章 其人之道

    良贵妃注意到那站在连似月身后的兰静,便道,“这是……”

    “我姑母昭仪娘娘,担心宫里来往人多,我不小心冲撞了人,坏了规矩,便派了人陪着。”连似月说道。

    “哦,原来如此,昭仪娘娘倒是心细的。”良贵妃道,“李嬷嬷,你去拿了本宫的玉如意来,赏给这个奴才吧。”

    “谢,谢贵妃娘娘,如此贵重之物,奴婢,奴婢实在不敢要啊。”兰静没想到,这贵妃娘娘竟如此大手笔,看着李嬷嬷手中的玉如意,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李嬷嬷睥睨了她一眼,道,“贵妃娘娘最是体恤奴才了,这点儿物件算不得什么,让你拿着你变拿着吧。”

    李嬷嬷将这玉如意往兰静的手中塞,兰静不知所措,便不由自主地推了一下,李嬷嬷突然手一松,啪的一声,这玉如意竟掉在地上碎了。

    “啊……”兰静吓了一跳,顿时愣住了。

    “大胆贱婢!”李嬷嬷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拍在她的手臂上,道,“你竟敢打碎娘娘的东西,你可知道这玉如意是皇上曾经赏赐给娘娘的吗?你这是对皇上不敬!你犯的事死罪!”

    什么?

    皇上赏赐给贵妃娘娘的东西,这,这确乎是死罪她!

    兰静一听,吓得身子都软了,忙匍匐在地上,连连磕头,道,“贵妃娘娘饶命,贵妃娘娘饶命啊,是奴婢的错,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就碎了……奴婢……”

    良贵妃微微叹了口气,道,“这玉如意,是本宫去年生辰之时,皇上特意赏赐的,本宫见你为人不错,便拿出来赏赐给你,倒没想到,你对本宫不满,将这玉如意给打碎了,本宫就算是想不追究也不行了,否则,便是对皇上不敬的,来人呐,把她带出去,处置了,再交给皇上处理。”

    “不,不,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娘娘,娘娘饶命啊… …”兰静眼见两个嬷嬷走过来,吓得浑身都软了。

    “今儿,你向十三公主告密,说完昨天晚上逼迫你的是,十三公主跟你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原原本本说给我听,或许,我会向贵妃娘娘恳求将此事拦下来,不与追究了。”这时候,一旁的连似月淡淡地道。

    兰静一听,猛地抬起头来,看着连似月那格外镇静的表情,突然间就明白了这玉如意为何会碎在她的手中了。

    她颤抖着声音,道,“县,县主,奴婢,奴婢什么,什么都没有和公主说过,县主明察。”

    “哎。”连似月悠悠地叹了口气,“那便罢了,娘娘,我不为这奴婢求情了,娘娘惩处这不长眼的东西吧!”

    “来人!她故意打碎了玉如意,对贵妃娘娘不敬,对皇上大不敬,先处置了吧。”话音刚落,两个嬷嬷便走了过来,将她从地上拎起来,不知在她的腰上不知道扎了什么,疼的她几乎昏死过去。

    接着,另外一个嬷嬷又踩住她的腿,专门往不见肉,不见皮的地方折磨。

    “李嬷嬷,先停吧,不必费力气了。”连似月抬手,道。

    “县主……”兰静两眼惊恐地看着连似月。

    “兰静,本县主直接和你说了吧。昨儿,贵妃娘娘赏赐本县主一颗糕点,是别有目的的,为的便是今天带个监视我的奴才来这里审问,至于是谁会是这个人,我也不知道,没想到就是你。

    我给你镯子,再逼你昨儿陪我出去跟踪十三公主,都是故意为之,我自然不会傻到,以为你一个仪秀宫的奴婢,会为了我这么个县主出卖十三公主,谁是你真正的主子你便会忠于谁。

    等着你去向十三公主和昭仪娘娘告密,然后,十三公主便会让你不动声色地继续跟着我,让我以为你被我的金镯子收买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当我以向贵妃娘娘谢恩的名义来过来梦华宫的时候,她们便派了你过来。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既然布了这么大一个局,就摆明了一定要知道我想知道的东西,你若不说,我自由一百种方法来对付你,这些办法中,刚刚嬷嬷们打你,只是第一种,你还要尝试第二种吗?”

    连似月站了起来,慢慢向兰静凑近,语气悠悠地道。

    “奴婢说,奴婢马上说。”兰静又疼又怕,还被连似月这一席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县主步步为营,每一步都谋划的这样紧密,令人防不胜防!

    “你说。”连似月坐会椅子上,冰冷蚀骨的目光落在兰静的身上。

    兰静便再也不敢说一句虚的,她一五一十地将凤瑭瑶说过的每一句话都重复了一遍,一个字也不敢遗落。

    良贵妃听了,微微蹙起眉头,对连似月道,“十三说你的死期不远了,她与萧国公作对,断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这听着,意思是萧国公准备再对付你。”

    “娘娘,果然不出我所料,以萧振海老谋深算的秉性来看,他怎么会轻易放过任何除掉我,救出萧山的机会?萧山是萧家长子,是他的命根子,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儿子垮掉的,他定是说服了十三公主,利用皇上对她的宠爱和信任,来指证我杀死金嬷嬷,转嫁萧山的罪吧。”连似月眼中露出讽刺的笑意,道。

    “若果真如此的话……该如何是好?”良贵妃握紧了手中帕子,道,“你我速速想出办法应对才是。”

    连似月不语,目光缓缓汇集起一丝森冷,有个计谋便悄然在心中形成,她抬眸,目光看向那战战兢兢的兰静,道,“你过来,去给十三公主传个话,就说,我打算今晚营救十一公主,还要说我有办法让十一公主恢复公主的名分。记住,你的一举一动,全在本县主的掌握之中,若你嫌命太长了,大可以来挑战我试试。”

    “是,是……奴婢,奴婢遵旨。”兰静早已被连似月的深沉的心思吓破了胆,又哪里敢反抗,再说,只是传句话给十三公主而已。

    “月儿,你计划如何?”良贵妃问道。

    连似月缓缓起唇,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