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三章 不好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六三章 不好了

    周成帝看着面前的贤妃,目光微微眯起,脑海中在想着——

    令月儿是要除了的,他绝不会让一个混淆了皇室血脉的人活下去,或许,眼前这个人,会是个好帮手。

    想到这里,他凝了凝神,道,“冯德贵,将朕特意吩咐给十一养病的汤药端过来,让贤妃送过去吧。”

    “是,皇上。”徐贤妃心中一跳,慢慢地握紧了拳头。

    当她随同冯德贵一起看到十一公主凤令月的背影时,终于松了口气,原来,皇帝将凤令月软禁在荣元殿后面的坤申殿了,这自然任谁也找不到的。

    听到动静,凤令月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到徐贤妃,她苍白的脸上扯出一点虚弱的表情,道,“贤妃娘娘,你来了?”她的声音听起来飘渺——

    她倒没有想到,她被软禁在这里,第一个来看她的人,竟是把哥哥的母妃。

    “十一,本宫听说你病了,便求了皇上,让本宫来看看你,你可还好?”徐贤妃走上前去,问道。

    “我还好。”她点了点头。

    “节哀顺变吧,你母后没了,你更要坚强一些,赶快把身子养好了才是……”徐贤妃凝望着她,这女孩儿是她带进宫里来的。

    “多谢贤妃娘娘,我,我会的。”

    “本宫给你带来了一碗汤药,喝了这个……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你的身体就能好了,令月儿。”徐贤妃从身后的嬷嬷手中端过这一碗浓浓黑黑的汤药,道。

    凤令月心头一颤,她仿佛预见到了什么似的,心头一阵发冷,呆呆地望着这一碗药,徐贤妃的手似乎有些发抖,所以这些汤药在碗中有些颤颤巍巍的。

    “公主,您先吃了这个吧,这是小侯爷托奴才转送的。”这时候,那老奴才冯德贵看着凤令月这样子,从袖中掏出了一个肉饼子,“还热乎着,也是小侯爷一片心意,公主快吃吧。”

    冯德贵当年知道这汤药是什么,只是,这小公主也是曾经对他有恩的人呐,虽然那时候,她还太小了,如今定也忘记了。

    凤令月有些发怔,她从冯德贵的手中接过这饼子,声音有些颤抖,道,“冯公公,这个时候,你为什么还要给我这个呀。”说着,两行清泪便从脸颊滑落,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

    “小侯爷说,无论公主变成什么样,他此生对公主定不离不弃,公主吃了这饼子,便是有个人对着您好您再……”

    “那我吃吧,你若再见到他,替我说声谢谢,就说凤令月谢谢他的不离不弃,凤令月记住这话了,但是,请他忘了凤令月。”凤令月凄然一笑,大口大口地吃着这肉饼子,眼泪却将这饼子打湿了。

    吃完了饼子,凤令月再看着徐贤妃手中的碗,她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贤妃娘娘,给我吧。”

    徐贤妃看着面前的人,慢慢地将碗倒了过去,心想,这孩子若死了,也是好的!

    皇后死了,她也死了,她的绊脚石就越来越少了。

    可是!

    连似月!

    这个天杀的,她的秘密掌握在那个恶魔一样的小姑娘手中,所以——

    当凤令月的手触到这个碗的时候,她的手突然一顿,接着衣袖的掩饰,摸了凤令月的手背三次。

    凤令月顿时一怔——

    *

    仪秀宫。

    “公主赎罪,奴婢,奴婢该死。”兰静便跪在凤瑭瑶的面前,瑟瑟缩缩。

    凤瑭瑶看着面前跪下的人,不解地问道,“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回,回公主,是容和县主昨天晚上给奴婢的。”兰静跪在地上,双手高高举起,手中拿着一只赤金镯子。

    凤瑭瑶眼底一凝,眉头微皱,道,“她给你这镯子做什么?”

    “昨天晚上……县主她……”兰静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一详细地说了。

    “公主,其实,其实昨儿去给县主送燕窝羹的时候,县主也给了我一个镯子。”见兰静拿出了连似月给的镯子,文秀也赶紧拿了出来。

    凤瑭瑶拿起这两个镯子,脸上出现一丝怒容,道,“她倒是压根没有将本公主和本公主母妃放在眼里,公然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打伤贿赂威胁本公主的奴婢,她未免太自信了些!不过,不是给了她过量的安神药吗?怎么没睡着呢?”

    凤瑭瑶的目光看向文秀,文秀急忙跪了下来,道,“公主,奴婢一切都是按照吩咐做的,而且县主确确实实将燕窝羹全部都喝了下去,奴婢拿着那空碗走的。”

    “本公主没有不信你,你起来吧,只是觉得有些蹊跷罢了。”凤瑭瑶说道,文秀才松了口气。

    “公主,现在……怎么办?奴才还要去县主身边伺候吗?”兰静不安地问道。

    “去吧,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凤瑭瑶将金镯子还给两个人,冷笑道,“为了凤令月那个假公主,她倒是什么险都敢冒,不过,她算是白费心机了,她自己的死期也不远了,她与萧国公作对,断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

    连似月睡到辰时三刻才起来,由兰静伺候着洗漱——

    “呀!”兰静一个分心,手中的帕子竟掉在了地上,她连忙弯腰去捡,却被连似月自己捡了起来,放回她的手里,道:

    “小心点,别乱了。”

    “是,是……”兰静头也不敢抬,一颗心脏扑通扑通响着。

    “县主,昭仪娘娘请您去用膳。”文秀走了过来,恭敬地道。

    “嗯。”连似月看了文秀的手腕一眼,她送的那赤金镯子她仍旧戴在手上,连似月状似没看到,唇角却微微掠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故意戴着让她看到,凤瑭瑶吩咐的吧,呵呵,表妹啊,对于十一公主来说,你是个劫数,对我这活了两世的人来说,你这小小的伎俩,就是个笑话——

    她起身,在宫女的陪同下,来到前殿,走上前给连昭仪和凤瑭瑶请了安。

    连昭仪忙将她喊道身旁,柔声地道,“方才奴婢们说你还没醒,想着你估计昨晚没睡好,便让你多睡了会,饿了吧,你们且去将早膳端上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