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二章 连决立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六二章 连决立功

    皇后殡天第二日,长春宫已经里里外外的布置成了白色,洋溢着一片悲伤压抑的氛围,周成帝已经下达了旨意,十日后,为端文皇后举行隆重的葬礼——

    一袭玄紫色锦袍的萧河缓缓地从长春宫的台阶上慢慢地走下来,他看着这台阶,将放在手中的肉饼子拿了出来,看着这肉饼子,他的整颗心空落落的,人人都在说,皇后殡天,十一公主伤心过度,一病不起,皇上让她好好养病,不见任何人。

    可萧河的一颗心却始终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宁。

    “令月儿,你到底在哪里,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他猛地一把折断了身边的一根树枝,在心里呐喊道。

    他真想快一些将凤令月娶回萧家去,这样,起码能时时看着她,保护着她,与她共同进退。

    “那么傻的人,没有人护着,你该怎么办?”萧河的心,经受着滚烫的煎熬。

    “小侯爷,您来了,给您请安。”他正失神之时,便见到太监总管冯德贵领着一群人从长春宫里面出来,要去向周成帝汇报一些事。

    “冯公公,借一步说话……”萧河拉住了冯德贵,小声道。。

    冯德贵却不等萧河问话,便叹了口气,道,“小侯爷要问的是十一公主的事吧。”

    萧河抱拳,道,“冯公公不愧是皇上跟前的人,没错,本将军就想知道令月儿现在到底在哪里?是不是真的病的很重。”

    冯公公眼见着眼前英俊潇洒,年少成年的小侯爷,心想着,那萧家的人,尤其是那萧国公,毒蝎子一枚,这小侯爷却如此深情,可惜十一公主是个假的,那他们两人之间的婚约便也算不得数了,真是造化弄人啊。

    他摇了摇头,道,“小侯爷,莫要再问了,十一公主伤心过度,需要静养,皇上不允许任何人叨扰他,您也一样。”

    萧河见冯德贵这态度,便知道套不出话来,便换了个问法,道,“那公公就只回答一样,她好吗?”

    冯德贵顿了顿,才点了点头,道,“好。”

    萧河听了,那沉重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欣喜万分,道,“那就好!那就好!”

    他再将那专门买来的肉饼子塞到冯德贵的手中,道,“冯公公,这是令月儿爱吃的饼子,替我给她,你告诉他,好好养病,不要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我萧河这辈子定对她不离不弃。”

    冯德贵接过这饼子,听着萧河这坚贞的誓言,道,“这饼子,奴才替小侯爷拿着了,话,奴才就不替小侯爷传了,若有机会,小侯爷不妨亲口对公主说吧。”

    “那……多谢冯公公了。”萧河迟疑了一下,拱了拱手。

    冯公公将这饼子塞入袖中,往荣元殿去了。

    萧河站在原地,拳头微微握着——

    令月儿,你要安好。

    *

    荣元殿内,周成帝坐于宽椅之上,翻阅着面前的奏折,不时咳嗽两声。

    不一会,冯德贵双手拿着一本折子,双手呈上道,“皇上,这是庆南快马加鞭送回京的折子。”

    “庆南?定是云峥的折子,快给朕看看。”

    “是。”

    周成帝翻开这折子一看,脸上便露出了笑容,连连赞道,“好!好!好!云峥果真没有辜负朕的期待,庆南的推恩令已经施行下去了。”

    “九殿下英明神武,恩威并重,是皇上的福气。”冯德贵及时说道。

    周成帝点头,道,“朕最近一直在考虑诸位皇子中,谁能继任储君的位置,这一年多来,云峥次次都令朕十分满意,朕是不是该将这储君的位置给云峥了,可烨儿也是不错的,且他军功卓著,在三军中享有威望,若朕立了烨儿,三军将士会不会不服?”

    “皇上,贤妃娘娘求见。”

    正在说着,门外贤妃来了。

    周成帝将那折子收了起来,道,“让她进来。”

    不一会,徐贤妃便款款进了殿内,她从身后的宫女手中端过一碗汤,道,“皇上,臣妾炖了一盅鹿血汤,臣妾给太医看过了,说是皇上喝了对龙体好。”

    皇帝道,“朕依稀记得,四妃之中,你的厨艺尤其擅长。”

    “皇上不嫌弃就是臣妾的福气。”徐贤妃温柔地道,”您趁热喝吧,臣妾用小火熬了三个时辰呢。”

    周成帝喝完了这一碗汤,问道,“贤妃,你此来,不光是为了给朕送这一碗鹿血汤吧。”

    徐贤妃脸上出现一阵赧意,道,“果真,什么都瞒不住皇上,臣妾念着十一刚刚失去母后,又重病在身,这孩子心里一定很难过,便想请皇上开恩,让臣妾去看看她,臣妾也是有孩子的人,很想安慰安慰她。”

    周成帝一听这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道,“不必多此一举,朕另有打算,此事,贤妃莫要多问!”

    若不是为了皇家颜面,他要公开杀了令月儿!

    “皇上!”徐贤妃却突然双膝一曲,跪在地上,道,“皇上不要怪臣妾多嘴,皇后殡天,十一公主紧跟着病重,皇上又不让任何人去探望,抵不住底下有人议论,这不免会伤害了皇后娘娘的名声,也会让人疑心皇上的做法,有人还以为皇后的死……以为皇后的死有什么蹊跷,以为皇后是被人害死的,以为皇……”

    “闭嘴!”皇帝听了这话,勃然大怒,道,“皇后死的蹊跷?谁胆敢这么说,朕要砍了他的脑袋!”

    “皇上,就算没人敢公开说出口,心中定也会这么猜测,此事对太后娘娘和皇上影响实在是不好!所以,为了堵住未来悠悠众口,皇上请允许臣妾去看看十一公主,臣妾什么都不会说,只去看一看就好,这样,众人看到有人去看十一公主,也不会猜测十一是被皇上软禁了,不会胡乱猜测了。”徐贤妃连忙说道。

    周成帝听了徐贤妃一眼,紧抿着唇,眉头皱着。

    “皇上,后宫向来是是非之地啊皇上,您就容许臣妾为皇上分这个忧吧,只有有人去看了十一公主的消息被人知道了,众人才不会胡乱猜测。”徐贤妃深明大义般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