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一章 死于重病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六一章 死于重病

    “请,请县主吩咐。”兰静颤声道。

    “我佯装成宫女,与你一道出去。”连似月将床帘放了下来,这床上便像睡着她一样。

    她今天之所以赖着住在仪秀宫,便是为了窥视凤瑭瑶的一举一动,她要知道凤瑭瑶和萧振海到底还有什么预谋,以她对萧振海的理解,他不会放过利用凤瑭瑶的机会。

    宫里没有能用的人,她便要亲力亲为。

    上一回已经动用过良贵妃宫里的人了,未免被人怀疑,这次不能再用了,以免将上次的几个暗卫的事牵扯出来,萧山的事连累到良贵妃就不好了。

    她必须要小心谨慎地走好每一步,不能将九殿下挣得的局面搅乱了。

    *

    凤瑭瑶寝殿内。

    她慵懒地靠在软榻上,拿着精致的银勺,紧绷着脸,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燕窝。

    “公主,按照您的吩咐,在燕窝羹里加了过量的安神药,县主喝了之后,便睡了,奴婢眼见她睡的很沉才离开的。”文秀汇报道,“还留了两个宫女守着。”

    “哼……”凤瑭瑶冷哼,道,“今日凤令月特意叫她去长春宫说了话,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她来仪秀宫肯定居心不良,我便是让她睡了,一觉睡到明日午时,看她能做什么。真是个傻的,凤令月不过是个贱种,她倒与她走得近,我是她嫡亲的表妹,她对我倒是不掏心。”

    凤瑭瑶说着,继续吃着燕窝羹。

    “不行!”吃了几口,她突然坐起身,文秀忙接过她手中的碗。

    “我想来想去,实在不安,我原以为,凤令月不是真公主的真相被父皇知道后,他必定震怒,诛了皇后的母家,以欺君之罪砍了凤令月的头,但是,现在皇后母家安然无恙,凤令月也只是以抱恙在身的名义被关押了起来,我担心父皇会心软,等气消了就饶过了凤令月,那我岂不是白白图谋了?”凤瑭瑶越说,心里越凉,她期待看的场景没看到,终是不满意——

    凤令月无家可归,遭所有人抛弃,才是她想看到的。

    “公主,那现在怎么办呢?”文秀问道。

    凤瑭瑶拿起那浅紫色羽纱面薄氅,缓缓地穿在身上,目光中闪过一抹决绝的冷意,道,“为免夜长梦多,凤令月的命不能留,我要先下手为强,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她,然后再说她是自杀的!”

    “公主……”文秀吓了一跳,手中的碗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她连忙蹲下,将碎了的碗收拾了。

    凤瑭瑶目光慢慢汇聚在一处,燃气一簇熊熊的火焰,抬脚往外面走去,道,“跟我来,我要去看看凤令月到底被父皇安排在哪里了。”

    “公主,昭仪娘娘吩咐过了,现正是皇后娘娘丧期,公主不要乱跑,仔细被人拿捏住了把柄。”文秀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我母妃总是过于谨慎,本公主倒喜欢铤而走险。”她微微笑道,那素来温柔似水的眼神阴狠起来更加可怕。

    “是,是,公主。”文秀的背脊升起一股凉意。

    当凤瑭瑶匆匆出了寝殿的时候,那不远处的柱子后面,两个穿着淡粉色宫装的宫女缓缓地走了出来。

    连似月若有所思地看着,低声说了句,“走。”

    “是。”兰静走在她的前面给她打掩护,她则低着头走在兰静的身后,两人一块随着凤瑭瑶的方向跟了过去。

    眼见前方有宫中的御林军走过,连似月的头更低下去一点,兰静的背景绷直了,紧张地额头沁出汗液,当御林军过去了,她才松了口气。

    长春宫灯火通明,一片白色,期期艾艾,奴才们哭哭啼啼——

    凤瑭瑶走了进去,越过这些人,到殿内的每个寝殿都找了一回,却不见凤令月的身影。

    接着,凤瑭瑶又到她认为父皇会安排凤令月去的地方找了,都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最后,她又去了天牢,没在牢里看到凤令月,倒是看到了萧家的大少爷萧山,他身上穿着白色的衣裳,胸前一个囚字,头发散乱,一脸胡茬,满眼通红,眼睑下方的黑影十分沉重,他坐在石板上,浑身不停地哆嗦着。

    当他一抬眼看到凤令月的时候,便像是突然疯了一样,朝她跑了过来,手抓着牢门,喊道,“十三公主,十三公主,你可是来放我出去的?”

    凤瑭瑶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吓得后退了两步,脸色苍白,道,“我,我只是来看看,你可在这里见过十一公主?”

    “我二弟未来的夫人?”萧山苦苦哀求着,“没有,十一公主怎么会来这里,这不是人住的地方,公主,皇上信你,求公主替我求情吧。”

    凤瑭瑶十分愿意听到有人说凤令月是萧河未来的二夫人,便皱紧了眉头,道,“萧山,你莫急,你是冤枉的,必会沉冤得雪。”

    说着,凤瑭瑶便匆匆离开了,并命令狱卒不许说她来过此处。

    十一公主仿佛一夜之间从这皇宫消失了似的,凤瑭瑶找了好多个地方都没能找到人——

    “难道,父皇已经悄悄处死了她?”

    她有些兴奋地想道。

    如果这样,则是最好的。

    可是,没见到凤令月的尸体,总是令她不安的。

    她不喜欢有所保留,她要一切都清清楚楚,干干净净的,这样她将来嫁给萧河,她才能安心。

    一路和兰静悄悄回到了寝殿,连似月和她一块将榻上的宫女搬了下来,重新换回衣裳。

    这宫女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地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自己是睡着了,吓得连忙站了起来。

    她还小声问兰静,“我的头好疼,好像被人打了,我怎么躺在地上了。”

    “你睡着了,做梦了吧。”兰静的声音有点颤抖,道。

    “那你怎么不叫我。”这宫女压低了声音,摸了摸很疼的后脑勺,道。

    “嘘,别说话。”

    连似月躺回了床上——

    她睁着眼睛,毫无睡意,凤瑭瑶找了这么些地方都没有找到十一公主,那十一公主究竟被皇上囚禁在哪里?

    她的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前一世——

    凤令月死于重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