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八章 贤妃出马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五八章 贤妃出马

    他只是在想,该如何处置眼前这个假女儿。

    周成帝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头疼,他手拊着头,终于下令道,“此事不宜张扬,冯德贵,你悄悄将十一关押起来,对外便说,皇后殡天,十一公主伤心过度病倒了,卧床不起,所以也不能为皇后守丧了,至于皇后的母家,暂且罢了吧。”

    “父皇,这是令月儿最后一次这么叫您了,令月儿多谢父皇养育之恩,多谢父皇对我外祖家开恩,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十一公主郑重地跪在地上,深深地给周成帝磕了一个头

    接着,便站了起来,脸色清冷,随冯德贵从长春宫的后门走了出去,避开了众多耳目。

    过了不久,宫里的人便听到从长春宫传出的消息——

    皇后殡天,十一公主悲伤过度,一病不起,连给皇后守丧都不能了,卧床静养,不见任何人。

    消息一出,众人纷纷觉得好奇,也不知道太后和皇上驾临长春宫,到底对十一公主说了些什么,反正,之后,便没有人再看到十一公主的身影出现了。

    *

    冬熙宫。

    徐贤妃终于松了口气,道,“皇后终于是去了,对手又少了一个,本宫会睡得更安稳一些了。”

    魏汝好坐在一旁,道,“那姑母准备什么时候向皇上请求赐婚我和烨哥哥呢?”

    “我原本打算着,待诗词盛会你大出风头赢得满堂彩之后,便趁机向皇上请旨赐婚,可因为这连似月从中作梗,我们非但没有教训到她,还出了金嬷嬷和萧山这档子事,终是错过了请求赐婚的时机,而且这件事你也被牵扯进来了,或多或少的,也会让皇上对你有些看法,本宫只好暂时将计划搁置了。

    如今,皇后刚刚殡天,更是不适合马上就去提,也得过段时日再说。”

    魏汝好有些失望,可事已至此,也只能等待了,其实,让魏汝好更失望的,并不是赐婚的事,而是凤烨的态度,原本对她还算客气,如今却明显冷淡了许多,她在冬熙宫这段日子,凤烨几乎没有来过,她日日思念,也无济于事。

    “贤妃娘娘,容和县主求见。”正在这时候,外面的奴才通报过来。

    “姑母,她,她又来干什么?”魏汝好听到连似月的名字,心头竟颤抖了一下,有些紧张。

    徐贤妃听说连似月前来拜见,脸上的神色也是变了变,想着自己好歹是个贤妃,而她左右不过是个县主,便道,“让她进来。”

    “是。”

    不一会,连似月走了进来,请了安后,道,“容和想与娘娘单独说两句话,不知可否方便?”

    徐贤妃转头看了看魏汝好,朝她点了点头,魏汝好转身走了出去。

    “你来找本宫做什么?”徐贤妃端坐在椅子上,目光带着几分威严。

    连似月欠了欠身,没有任何遮掩,直接问道,“娘娘,我诀儿是端文皇后的孩子,对吧。”

    徐贤妃手一颤,别过脸去,显得几分冷漠,道:“连似月,这种事,说一次两次也就够了,何必时时找本宫说起,此事,也不是全利于你的,那连诀的身份真被揭开的话,若皇上不认,吃亏的也是他。”

    “原来我没有推算错,诀儿真的是皇后所生。”连似月说道。

    “……够了!连似月!”

    “娘娘别激动,娘娘可知道,刚刚太后娘娘和皇上单独将十一公主留在长春宫内说话,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宽慰,皇后娘娘一死,十一往后身边就没人处处照应,太后和皇上体恤,便去看看。”徐贤妃道。

    连似月唇角露出微微浅笑,道,“不,皇上和太后已经知道十一公主非皇室血脉的事了,所以,单独面见公主,也只是为了确认罢了,说她病倒了不能为皇后守丧更是不可能,我先前见过她,虽精神不济,但身体很好,想必,皇上知道真相后,被关押了。”

    “什么……”徐贤妃猛地站了起来,“不,不可能,皇上怎么会突然知道,本宫不信,是不是你自己去告了状?”

    “若我去告了状,娘娘还能好好地与我一道说话么?”连似月静静地道。

    徐贤妃拧紧了帕子,目光显得有几许慌乱,她屹立后宫几十年不倒,不知道斗倒了多少妃嫔,就连皇后也神不知鬼不觉地败在了她的手里,她事事谨慎,处处留心,不留任何把柄在人手中,唯独这一件事,恰似一根绳子,箍紧了她的喉咙,这绳子还偏偏拽在连似月这个不简单的手中——

    她的机敏,她的思辨,大大地超过了常人。

    “老实和娘娘说了吧,此事之所以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是因为皇后娘娘也早就知道十一公主不是亲生女儿的事了,她知道自己时日不久,所以将此事告诉了十一公主,想让十一公主去投靠欣嫔,方才,十一公主将我叫过去,将此事与我说了,说是当年皇后娘娘生完孩子便昏倒了,醒来时,嬷嬷和稳婆告诉她生了个公主。

    但是那嬷嬷没几天又告诉了皇后,说其实这公主并非她所生的,她生的其实是个皇子,只可惜皇子一生下来就夭折了,为了不让皇上失望,便从临时抱回来一个孩子,本想抱个男孩的,可阴错阳差的抱回的是个女娃娃。

    我想起诀儿的出生年月,与皇后的出生年月相差无几,这时间上巧合地几乎没有缝隙。

    我不知道当年那嬷嬷为何既要告诉皇后公主不是亲生的,却又不告诉她所有的真相,但我知道皇后的儿子就是连诀无疑了。

    娘娘,您真真是这宫中顶厉害的女人,皇后娘娘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被您设计了一辈子,一辈子都活在失去了一个儿子的愧疚和惋惜当中。”

    徐贤妃紧绷着脸,微微昂起下巴,眼底掠过冷意,道,“你既然已经这么猜测了,却不去告诉皇上,转而跑来找本宫,想必,你也有事求助于本宫吧,连似月。”

    “我想请娘娘与我一同保全十一公主性命。”连似月说道。

    “这十一既然是皇上亲自关押的,还做的这般隐蔽,一则说明皇上不愿张扬此事,二则说明皇上不打算保全她了,要么永远关押着,要么杀了再对外称病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