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六章 可怕心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五六章 可怕心机

    难道是因为皇帝发现了她假公主的身世,然后偷偷地赐死了她,再向人宣告是病故的?

    “公主,此事除了皇后娘娘,你我,是否还有人知道?”连似月突然问道。

    “还有十三妹妹,她偷偷潜入长春宫,恰好听到的。现在想来,是母后自知时日不久,想让我去投靠欣嫔,但又怕我不肯离开,于是才将这秘密告知了我,让我不要再有所顾忌,能安心离开长春宫。”凤令月哑着嗓子,说道。

    “坏了!”连似月脑海中闪现出方才进宫之时,看到萧振海和凤瑭瑶在一起说话的场景。

    “怎么了?”凤令月心头一颤,她小小的心脏再也承受不住其他的打击了。

    “十三公主怕是将这秘密告诉萧振海了,让萧振海出面来揭穿公主的身份,这样既能毁了公主,她也不至于落个落井下石的名声,我这表妹的心机真真是深!公主,你斗不过她的。”

    凤令月猛地坐起,道:

    “什么?我和她之间达成过协议,我事事听命于她,她便帮我保全秘密,不去告诉父皇,她……”

    凤令月停住了嘴,脸上露出怔愣的神情。

    “她确实遵守了与公主之间的协议,没有告诉皇上,只是,她告诉了萧国公。”连似月想起凤瑭瑶那张平素温婉柔弱的脸,冷笑一声,道。

    这么想起来,前一世凤令月早逝,恐怕与凤瑭瑶脱不了干系。

    “那现在怎么办?”凤令月握住了连似月的手,“我死没关系,可外祖家中……”

    “公主,不许说这种话,你死怎么会没有关系?你对一些人来说很重要,所以一定要好好活着,不能说这种丧气的话,以后都不能再说了,知道吗?”连似月立即说道。

    “可是……”

    “公主,事发突然,你容我好好想想。”连似月脑海中迅速地转动着——

    凤瑭瑶为什么偏偏要找萧振海去说这个秘密呢?萧振海和她之间定达成了某种协议,会是什么协议呢?

    “公主,十三公主为什么要杀你的小鹿?”连似月问道。

    “她说因为父皇龙体欠安,太医说鹿血补身,她便来取血,但我觉得这是她的借口,她只是为了泄愤,难道……难道是去见萧河的时候,萧河没有按时赴约惹怒了她吗?”凤令月想到。

    “见萧河?”连似月蹙眉。

    “十三妹妹要我用我的名义约萧河见面,后来不知怎么,回宫就来找我麻烦了……”凤令月回忆着今日的情形,说道。

    凤瑭瑶要十一公主以她的名义约着见面?一个公主,又是未出阁的女主,约着与年轻男子会面,会面后又生气地找代替约见的人泄愤——

    那么原因只有一个——

    凤瑭瑶喜欢萧河,萧河却对她无意,而萧振海那毒蝎子定是不满意十一公主这个儿媳妇,凤瑭瑶必定知道这一点,所以将秘密告诉萧振海,萧振海借机解除萧河与凤令月的婚约,再找时机求皇上赐婚萧河与凤瑭瑶!

    对,一定是这样。

    但是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凤令月见连似月为难的样子,还宽慰她道,“连似月,其实母后死了,太子哥哥也不在宫中了,我往后也是孤苦一人,所以这公主的尊位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若非我考虑母后和外祖家,这几日也不会受十三妹妹的要挟,她杀了我的小鹿,我也定不会依她。

    所以,你不必为我费神了,由着他们去吧,他们以为抓住了我的把柄,谁料到我根本不在乎,那把柄也就不是把柄了。”

    “不,公主,此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萧振海和十三公主之间应该还有什么协议。”连似月总觉得自己还忽略了什么,但是一时之间却想不通透。

    “难道他们还有阴谋不成?”凤令月紧皱眉头,“我真真觉着,活在这宫中,累的很,人人心里都藏了事,没有明说的时候。”

    “公主……”连似月望着凤令月那双因为哭的太多而红肿的眼睛,道,“如果不能当公主了,也可以吗?”

    十一公主不是真公主的事,萧振海凤瑭瑶都知道了,那这秘密注定保不住了,要么周成帝念及旧情,不杀她,将她默默地贬入冷宫,让她一辈子老死在宫内;要么周成帝偷偷将她杀了,再昭告天下,十一公主因病去世。

    但是,按照前一世的轨迹来看,十一公主是死了的,要么是皇帝杀的,要么是凤瑭瑶害的。

    总之,她留在宫中不会有好结果。

    想要逃脱前世的厄运,也许就只剩下神不知鬼不觉离开皇宫这一个办法了。

    要怎么让凤令月保着命离开皇宫呢?

    连似月紧紧皱起了眉头——

    “皇后娘娘入殓……”这时候,宫中太监高声道。

    顿时,外头刚刚稍稍停顿的哭声,又一次响了起来,这次哭的比先前更加大声,眼见穿好凤袍的皇后被抬着入棺,凤令月怔怔地站了起来,然后加快步伐,几步走到棺木前,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攀住了棺木边缘——

    “母后,母后……”

    “公主,公主,节哀顺变吧。”知礼跑过去紧紧地从身后抱住她,劝慰着她。

    这时候,连似月看到几个奴才清理了皇后宫里的东西拿出来,她一愣,皇后才死,这么急着清理东西干什么。

    她便趁着众人为皇后入殓的时机,随着几个奴才往外走去,拐角的时候,她喊了一声,“站住!”

    几个奴才忙停下脚步,躬身道,“县主。”

    连似月目光冷峻而威严,直视着他们,道,“你们拿走了什么?”

    “县主,这是太后娘娘吩咐,有些,有些不用的东西便拣了出去。”其中一个奴才道。

    “即是太后娘娘的吩咐,你们理当照做,不过皇后殿内的东西都是公主万分珍视的,公主派我过来看看,怕你们把不该拿走的拿走了。”连似月说着,走上前。

    那几个奴才互相看了看,道,“那便请县主替公主检视一下吧。”

    连似月上去,只见她们拿了皇后的印章等,还有一个药碗,碗中还有药渣,她伸手……

    那奴才立即后退了一步,但一抬手看到连似月,心中便一颤,眼前这县主浑身散发着一股子令人胆怯的魄力,他不由自主便停下了脚步——

    连似月伸手扶着这药碗,说了一句,“东西拿好了,摔碎了,公主也不会饶了你们,去吧。”

    “是,县主。”几个奴才如获大赦,赶紧走了。

    连似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手指上沾了一些药汁和一小措药渣,她将这些放在鼻息间闻了闻,再掰开这药渣细细地查看一番,顿时,心头一震——

    这药有问题!

    原来,皇后的死并非简单的病死,而是,而是……太后和皇帝已容不下这么个废后占着长春宫的位置了。

    她往殿内看去——

    皇后入殓仪式已经完成,棺木已经合并了,十一公主也已经被奴才换上了白色的丧父,跪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

    可怜的孩子,在这段日子里,费尽了所有的精力照顾皇后,可她丝毫也不知道,太后和皇后早已经悄悄动了手脚,让这天真孝顺的女儿天天喂她喝下这能渐渐要了人命的药。

    若十一公主知道了,定会自责不已。

    连似月不动神色的将手指上的药渣和药汁用帕子抹去了,将这秘密埋在了心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