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三章 皇后殡天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五三章 皇后殡天

    听到凤瑭瑶的话,她突然间便泄了气,手一松,鞭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后退一步,一副颓丧的模样。

    萧河见她似乎在怕凤瑭瑶的样子,心里顿时感到一些狐疑,令月儿虽天真浪漫,一颗心干干净净,但是,她的个性并不软弱,反而,常常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如今,虽随着皇后的失势,她沦落成冷宫宫主,但是,也不至于眼睁睁看着人将自己最喜爱的东西毁掉,而不敢找人算账,况且,这凤瑭瑶先前已经陷害过她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

    萧河的敏锐的目光在凤瑭瑶和凤令月之间来回,眉头慢慢地蹙起。

    “公主,公主,快来,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好像真的不行了……”凤令月蹲在地上,还未从失去小鹿的悲痛中回过神来,又被匆匆跑过来的雪丽惊起。

    她猛地站了起来,来不及擦干眼泪,便匆匆往殿内跑去。

    萧河见状,也不由地跟了过去。

    “萧河!”凤瑭瑶几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萧河的衣袖,道,“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我要杀死十一姐姐的小鹿,而是……”

    萧河眼见自己的衣袖被凤瑭瑶拽在手中,心底涌起一股嫌恶的感觉,他冷漠地一把抽回,冷声道,“公主自重,本侯爷不喜欢女人拉拉扯扯,况且本侯爷是实实在在有婚约的人,十三公主往后不要再将心思用在本侯爷的身上了。”

    说着,便转身跟上了凤令月的步伐。

    “萧河!”凤瑭瑶看着她决然离去的背影,向前一步,大声喊道,“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但是,不管她怎么喊,萧河都没有再回头,步伐是那么坚定,背影是那么决绝,留给她的,都是冷漠,而给凤令月的确实关心和维护。

    “萧河,你会后悔的,你不停下脚步朝我走过来,你一定会后悔的!”凤瑭瑶手紧紧握着,浑身颤抖着,道。

    “母后,母后,你怎么了……”凤令月风一样跑回端文皇后的寝殿里,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令,令月儿,你,你要……等他回来……”皇后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猛地挺起,说完了这一句话,然后便落到床上,头微微一歪,眼睛缓缓地闭上了。

    刘太医被萧河拎着匆匆而来,掀开皇后的眼皮看了看,再把了脉,心头一颤,然后猛地跪在了地上,高声道:

    “皇后娘娘殡天了!”

    “皇后娘娘殡天了!”

    什么?萧河心猛地一沉。

    “不,不不不,不会的,我母后没有殡天,刘太医,你不要乱说,我母后没有殡天,她只是睡着了,她累了,她很快就会醒过来的,她,她睡着了,她很快就会醒了。

    你们……你们快出去,都快点出去!”

    凤令月将刘太医,萧河,一个一个都往外面赶,“你们不要吵我母后,我一个人陪着她就可以了,明天早上,她就会醒过来了!”

    “令月儿!你醒醒,你醒醒啊!”萧河见她这个样子,实在辛酸,他一把拉着她的手,迫她看着他的眼睛,心疼地说道,“皇后已经死了,你不要再……”

    “你胡说!我的小鹿你也说死了,我母后你也说死了,我不要再看到你,你就会胡说!”凤令月尖声道。

    然后,她脚步紊乱地走回床头,像是疯了一般,将皇后搂入自己的怀里,用力地掐着她的人中,急切地呼唤着,哭泣着——

    ……母后,母后,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母后,令月儿求求你了,求求你醒过来,令月儿只有你了,你当真要令月儿成为一个没人要的吗?母后,求求你,醒过来吧,我以后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我一定会非常非常听你的话,我好好读书,好好做女工,不舞刀弄枪了,不骑马打猎了,母后想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母后醒过来……”

    然而,无论她怎么哀求,皇后都没有再睁开眼睛来。

    “母后,母后……”

    “令月儿……”饶是萧河这等铁骨铮铮的男儿,也没能忍住,红了眼眶,但是皇后已死,任何人也无能为力。

    “皇后,皇后……”雪丽跪在地上,她伺候了皇后十多年了。

    “公主,你以后怎么办才好啊……”知礼跪在门口,哭到不能自已。

    很快,皇后殡天的消息便传遍了皇宫,一时之间,各人各怀心事。

    徐贤妃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便跪在地上,当着前来禀报的人痛哭了一场,待来人走了,便令人关上了宫门,道:

    “皇后死了,对本宫也是一件好事,没了皇后,连诀未来要认祖归宗就难多了,至于十一,有十三暗中惩戒,对她那哥哥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周成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沉默了许久,回想皇后入宫那一天,眼中也泛起一丝酸涩,过了许久许久,他才抬了抬手,道,“朕知道了,传令下去,令礼部隆重办理皇后的丧事。”

    当消息传到相府的时候,连似月正好将写给风云峥的信折叠好放进了信笺了,她拿着信笺的手一颤,脑海中立即想起十一公主凤令月来。

    如今皇后殡天,那十一公主就真真没了任何倚靠。

    她猛地站了起来,匆匆往连延庆书房走去,恰好连延庆要前往宫中,他亦一脸沉重,眉头紧皱。

    “父亲!”连似月快步上前,道,“父亲可否带女儿入宫?”

    连延庆犹豫了一下,道,“皇后突死,那长春宫就是个是非之地,你还不是不要去了,留在家中,为父回来的时候,将消息带给你就可。”

    “不,父亲!父亲可还记得皇上与女儿在游船上那回,事后,有人想用要毒死女儿,是十一公主及时救了女儿,也算对女儿有救命之恩,女儿想着,皇后一死,十一公主恐怕难得过这一关,女儿想前去安慰几句,定不会惹上什么事的。”

    连延庆听罢,最终点头,道,“好吧,你跟为父进宫。”

    “多谢父亲。”连似月颔首,道。

    前往宫中的马车上,连延庆突然问道,“你方才说曾有人想你死,是谁?”

    连似月不愿说出是太后,便道,“四殿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