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一章 令月在哪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五一章 令月在哪

    萧河隐约看到一个月白色的身影背对着她,静静地坐在 船舱里,他抬脚向她走过去。

    他走了过去,令月儿穿着上次见面时那月白色百褶如意春裳,背影窈窕——

    那一刻,萧河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站在她的身后,道,“令月儿,我给你买了饼子来了,你快趁热吃吃看。”他从怀中,像是拿着什么珍宝似的,拿出那肉饼子,伸手递了过去。

    但是,令月儿却没有回头,而是捂着嘴轻咳了一声,才道,“萧河,你先闭上眼睛,好吗?”

    闭上眼睛?

    萧河再看了看这微微露出的侧脸,手放了下来,道,“好吧,我先闭上眼睛。”

    萧河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那坐在椅子上的人才终于转过身来,凤瑭瑶近乎迷恋地看着站在面前俊朗的男子——

    他丰神如玉,轮廓分明,一袭玄紫色锦袍裹身,在战场上厮杀过的男子,总比一般人多一份狂野孤傲的气焰和嚣张的男人味,令她不由自主地沉沦。

    她缓缓地朝他走近,他闭着眼睛,那狭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好令人心动啊。

    凤瑭瑶在他的面前站定了,再踮起脚尖,闭上眼睛,将自己唇往萧河的唇送了上去,越来越近,她的心陡然间跳的很快。

    然而,就在她的唇要碰上萧河的唇时,萧河却突然间猛地睁开了眼睛,因为他闻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这气息不是令月儿的!

    当他一眼看到眼前的这张脸时,立即后退了两步,冷着脸,一脸警惕地看着凤瑭瑶,那先前的柔情蜜意已经消失殆尽。

    “怎么会是你?令月儿呢?”萧河说着,便四下往船舱看去。

    “萧河,见到我你一点都不开心吗?你知不知道,我在这等你来的时候,心里有多紧张,多欢喜。”凤瑭瑶被他刚才如避蛇蝎一般急速后退两步的举动伤了心,泪水用上眼眶,问道。

    萧河目光勉强回到她的身上,有些激动地问道,“你说什么穿着令月儿的衣裳,你把令月儿怎么样了?”

    “令月儿!令月儿!萧河,难道,你的心里就真的只有十一姐姐,你一点都看不到我的存在吗?”凤瑭瑶心碎欲绝,眼泪从脸庞滑落,那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任谁看到了也会带上几分怜悯,但是,萧河却心如玄铁,不为之动容半分。

    “十三公主,卑职在问你,你为何穿了令月儿的衣裳,你到底把她怎么样了?”萧河的目光变得疏冷,硬声问道,并且十分客套地称自己为“卑职”。

    “……萧河……我的问题你听不到吗?”凤瑭瑶颤抖着声音,手紧紧握成拳头,心头一阵发疼,道。

    萧河不再和她多说什么,立即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船舱。

    “萧河,萧河,你不要走,你听我说……”凤瑭瑶急忙追了上去,唤道。

    萧河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往四周看了看,道,“公主,您归为金枝玉叶,又未曾婚配,还是不要被人看见的好,卑职还有要是,告退!”

    “萧河,是十一姐姐拜托我来的。”凤瑭瑶看着他的背影,忙道。

    “令月儿她让你来的?”萧河皱眉,转身。

    “是!”凤瑭瑶点头,“因为她母后病了,她临时不能来,便来拜托我来赴约,她还和我说,她一个冷宫宫主,自己什么都没有,日后对你没有任何帮助,她,她说要将你让给我,她还让我穿着她的衣裳来见你。”

    “……”萧河审视的目光落在凤瑭瑶那张看似天真无辜的脸上。

    “怎么,你不信吗?你若不信,你可以亲口去问问她。”凤瑭瑶说道。

    “……”萧河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走到前面不远处,将手中的肉饼子丢给了街边的乞丐。

    凤瑭瑶站在原地,用力地跺了跺脚。

    春嬷嬷连忙上前,用纱布蒙住了她的脸,道,“公主,咱们快些回宫吧,别让别人知道了。”

    “去长春宫,找凤令月!”凤瑭瑶气得坐上了一旁的马车。

    x

    长春宫。

    凤令月坐在皇后的床前伺候,将一碗药,一勺一勺地喂进皇后的嘴里,大部分药水却又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雪丽见皇后这般样子,忍不住转过身去拭泪。

    而此刻,凤令月的一颗心全都在皇后的身上,也忘了凤瑭瑶今日要顶替自己去见萧河的事了。

    “咳咳……令,令月儿,母后,母后让你去找欣嫔,你去找了没有。”皇后脸如菜色,眼睛凹陷,嘴巴一张一合的,像是濒临死亡的鱼,一句话说完,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母后,你别再说了,不管怎么样,母后就是母后,什么欣嫔,我不知道,你不要再说了,你要是想让我好过一点,就什么都不要说,好好养病吧,求求您了。”

    凤令月伤透了心,这几日她背负着非皇族血脉的秘密,又饱受凤瑭瑶的压榨,几日前罚跪四个时辰,她的腿便落下了一走的久了就疼的毛病,现在母后明明病苦,却一直赶着她去认别人做母妃!

    她怎么做得到。

    “你这孩子,总是,总是这么倔强,母后,母后告诉你那件事,还不是,还不是要你,要你早些谋求出路,你,你倒责怪起,我,我来了。”皇后说完,整个人深深陷入了被子里。

    “母后!”

    “母后活,活不久了,有人想要母后死啊,可惜母后这两日才想明白,母后真真是蠢的……”皇后脸上出现一抹痛苦的表情。

    “谁?谁要母后死……”凤令月心头一颤,问道。

    “公主,公主,快出来,你的小鹿……”突然,外边传来知礼急切的哭声。

    小鹿?

    凤令月一听,猛地站了起来,急忙跑了出去,一出去,却看到知礼满手是血,害怕的直发抖。

    “这是怎么回事?知礼?你,你的手……”

    “方才奴婢正在给小鹿喂树叶,可十三公主不知为何突然来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奴婢没注意,她,她让春嬷嬷一刀,一刀捅在小鹿的身上,哇……”知礼说着,跪在地上崩溃大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