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九章 约见萧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四九章 约见萧河

    “父皇,我没事了,你不要为我担心,只是,这阵子不能时常去父皇身边陪伴,父皇龙体又略略欠安,瑭瑶儿便日日忧心……”

    她的身后,凤瑭瑶正依偎进周成帝的怀中倾诉着,周成帝与凤瑭瑶说话的语气也有些愧疚。

    凤令月脸上浮现一丝苦涩的笑意,原来,那个她叫着父皇的帝王,本来就不属于她。

    “十一公主,得罪了,老奴也是奉了皇上的命令前来监督,就请您跪在这儿吧……”仪秀宫门口,春嬷嬷脸上略略显得有些得意,装腔作势地对凤令月说道。

    凤令月懒得理会这见风使舵的狗奴才,不声不响地屈膝跪了下来。

    此刻,正是烈日当头的时候,她跪在坚硬的地上,浑身渐渐感受到一股灼人的滚烫,那汗水渗出来,一颗一颗落下,有的滑到了眼睛里,刺的眼球生疼生疼地睁不开来。

    渐渐的,汗水浸透了衣裳,头发也湿了,黏黏地粘在脸颊上。

    她慢慢听不到任何声音了,眼前也渐渐变得模糊,春嬷嬷那张趋炎附势的嘴脸,那些她一贯熟悉的景物,此刻都在她眼前摇摇晃晃的,世间万物也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她不知道跪了多久,身子开始酸痛,膝盖和腿慢慢失去知觉。

    她缓缓地抬头,那刺目的阳光照射着她的眼睛,灼热过后,眼前一片迷茫,再低头,便觉得什么都看不到了。

    “公主,公主……”正在这时候,她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而急切的声音——

    “知……知……”她张了张嘴,声音却嘶哑地说不出话来,一张嘴,喉咙便疼像是刀割一样的疼。

    “是奴婢,可怜的公主,你怎么又惹皇上生气了,奴婢给您喂点谁喝。”知礼跪在十一公主的面前,双手端着一碗水,往她的嘴里喂。

    “大胆!”但是,突然一声厉喝袭来,就见春嬷嬷手一挥,将知礼手里的碗挥到了地上,水全都洒了,十一公主一滴水都没喝到。

    “你!”知礼气得藤地站了起来,“春嬷嬷,你不要太过分了,这是十一公主,她渴成这样你没有看到吗?皇上命你看守又如何,你也只是个奴才,公主喝水你都不准,你算什么?”

    “啪!”突然,一个耳光扇了过来,知礼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她猛地抬头,却见十三公主凤瑭瑶正站在面前,这烈日之下,由数名宫女和嬷嬷为她撑着遮阳的。

    “她不是个东西,那本公主呢?”

    “公,公主。”知礼连忙跪下。

    “此地是连昭仪和本公主的宫殿,连昭仪正怀有身孕,你一个奴才在此喧嚣,吵到了我母妃,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凤瑭瑶悠悠地道。

    “十三妹妹,知礼身为我的婢女,给我端来一碗水而已,你不必太与你计较,赶出去就好。”那跪在地上的十一公主,忍受着喉咙疼痛嘶哑的感觉,粗着声音说道。

    凤瑭瑶这才看向地上的凤令月,微微道:

    “十一姐姐,你没事吧,跪着会不会很痛啊?”

    凤令月有些艰难地抬起头来,她的嘴唇因为缺水,变得干裂,苍白,那咸湿的汗水落到嘴里,便是感到一阵苦涩。

    “你们退下……”凤瑭瑶屏退了其余嬷嬷和宫娥,只留下春嬷嬷,便吩咐众人将仪秀宫的门关上。

    “公主,公主……”知礼被拖着往外面走,但是,仍旧大声地喊着凤令月。

    那扭送她的嬷嬷便立刻扇了她两个耳光,堵住了她的嘴。

    “知礼,知礼……”凤令月转过身,急忙喊道,但是,这宫殿的门已经沉重地关上了。

    “春嬷嬷,十一姐姐口干了,你去到点儿水来。”凤瑭瑶吩咐道。

    “是,公主。”

    很快,春嬷嬷便端来了一碗水,凤瑭瑶端过,看着凤令月,道:“你想喝水吗?很想,对吧……”

    凤令月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没有说话。

    凤瑭瑶将手中的碗举高了,那水倒在了凤令月的面前,然后便听到“啪”的一声响,碗碎了。

    凤瑭瑶一副惊慌的样子,道,“啊,我的手抖了一下,水倒在地上了。”

    凤令月紧紧抿着唇不说话,胸膛起伏着。

    凤瑭瑶冷看了她一眼,转身,道,“春嬷嬷,我乏了,扶我去歇息吧,十一姐姐肯定会好好执行父皇的命令的,毕竟,知礼那不懂事的丫头方才在仪秀宫大呼小叫已经惊扰了我母妃,十一姐姐总不想自己唯一的婢女被打了板子,喂了哑药丢去掖庭,往后身边都没人伺候了吧。”

    凤令月跪在地上,紧抿着干渴的双唇,双拳放在身侧颤抖着,那汗大颗大颗地落下。

    这些年,她虽不太得父皇宠爱,但好歹也是十一公主,素来骄傲跋扈,走到哪里被人见了都要低下头来,尊她一声公主,何曾受过今日这样的侮辱!

    若是以往,有人敢动她,敢动她的奴婢,敢威胁她,她定要拿出她那长长的鞭子,狠狠地抽上一顿,若不解气,便拿了绳子捆在她的马后面,马鞭一挥,那人便要在马场上拖三圈才罢休!

    再不济,她还有弓箭,让那惹她不爽的,扮成动物让她来射猎!

    可是!

    现在却是不行,她不是真正的公主,她是母后从宫外领回来的,这秘密攸关着母后和她的生死,还有外族一家的生死,无数条人命系在这个秘密上。

    所以,她只能忍受,她不是公主,她不是公主……

    她咬紧了牙关,忍受着身体的疼痛,忍受着喉咙刀割一般的疼痛,慢慢地挺直了背脊,跪在地上。

    她一字一句对自己说道:

    “不要怕,不要慌,坚持住,不过是跪四个时辰而已,这有什么难的?你别忘了,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令月儿!

    为了母后,为了外族家,为了知礼,为了……为了你自己这条小命,什么都不要怕,熬过去!”

    她这么对自己说着,眼底的神情越发的坚毅——

    没错,她是令月儿,四个时辰,绝对打不到她!

    时间缓慢地流逝,意志力可以无限的坚强,可是身体的承受却是有极限的——

    当太阳西沉的那一刻,她终于支撑不住了,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脚已经麻木地失去了任何知觉,想要站起来,却动也动不了。

    “时辰到,将十一公主送回长春宫。”她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终于结束了,她那苍白虚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力的笑容,接着,眼睛缓缓地闭上了。

    ……

    ……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知礼那张双颊通红,挂着泪痕的脸——

    “啊,公主,您终于醒了!”知礼见凤令月睁开了眼睛,急忙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公主,您还好吗?”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凤令月开口,哑声问道,却发觉喉咙似乎肿了,想要坐起身来,脚却移动一下都疼,且感觉软趴趴的。

    “公主,您昨日在仪秀宫晕倒了,是仪秀宫的嬷嬷送您回来的。”知礼想起当时十一公主当时那副惨状,便又忍不住抬手拭泪。

    凤令月一眼看到那桌子上的盒子,看着眼生,便朝那天努了努下巴,她喉咙疼,实在是不好说话。

    一看到这个,知礼便来气,低声道,“是十三公主让春嬷嬷送过来的,说是公主您身体虚,给您补身的,还有润喉的药剂,真是惯会……”她本想说,但是想想现下的处境,又怕隔墙有耳,才闭了嘴巴,道,“奴婢替公主悄悄扔了,免得惹您心烦。”

    “不用。”她道,“这么名贵的东西,送都送来了,不用丢掉,拿去炖了,给我吃吧,往后有的是苦头吃,不好好补补身体怎么行?”她似笑非笑地道,说完,又是喉咙疼的冒烟,知礼忙端了炖好的梨子水过来,让她小心地喝了一口——

    “您好歹是公主,罚过一次就够了,往后咱们躲着十三公主,就不会吃苦头了,公主别太担心。现在呢,不要说话了,多多休息,早日恢复。”

    知礼不知道凤令月身世的秘密,自然这么安慰她。

    凤令月不再说什么了,由着知礼自己想去,重新躺了回去,闭上了眼睛,虽然睡了一夜,可她还是累,累的浑身虚脱。

    这一回,她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才能下地走动,嗓子也终于恢复了一些,但说话的声音还是嘶哑。

    但那凤瑭瑶,等她才好一些,便又来了,这次她非常直接地提出要求,道:

    “十一姐姐,你约萧河见面吧。”

    凤令月手顿了顿,道,“十三妹妹,一定要这样吗?”

    凤瑭瑶看着她,眼睛一眨也不眨地道,“是的,要,你去约他,你忘了我和你说过的吗?萧河和你在一起没好处,和我在一起我才能帮助他,况且现在,父皇又像以前一样宠爱我了。“

    凤令月踟蹰地点了点头。

    “对了,十一姐姐,上一回,萧河见你的时候穿的是哪件衣裳?你拿过来,到时候让我穿吧。”凤瑭瑶眨了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