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八章 令月自首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四八章 令月自首

    “起来吧。”太后抬手,看向面前的人,道,“瑭瑶儿,你怎么往这里来了?”

    凤瑭瑶怯怯地看了周成帝一眼后,微微垂下头,道,“皇祖母,瑭瑶儿想来看看送给您的那两株建兰长势如何了,我寻思着天气热了,该多浇浇水。”

    “你倒是有心,去年上元节时送过来的花,还一直前来照看,这花儿越长越好了,也离不开你费心费力的照顾。”

    “因为这建兰对皇祖母的身子好,所以瑭瑶儿想它长的再好一点。”

    太后让文嬷嬷将两株建兰搬了过来,凤瑭瑶便起身,去照料建兰了,乖乖巧巧的模样。

    周成帝轻叹了口气,看着她,又有些不忍心,便开口问道,“用过膳了没有?”

    凤瑭瑶听了,微微抬起头来,仿佛在隐忍着眼眶的酸楚,道,“谢父皇关心,瑭瑶儿吃过了,吃的是燕窝羹,拢共吃了两碗。”

    “嗯,不错。”周成帝点了点头。

    “只是母妃害喜,吃的好一些罢了。”凤瑭瑶轻声地说道。

    “连昭仪这一胎,似乎害喜害的格外厉害啊,多派两个太医,轮着把脉吧。”太后在一旁说道。

    “瑭瑶儿替母妃多谢皇祖母恩典。”凤瑭瑶忙跪下谢恩。

    “太后娘娘,皇上,十一公主求见。”一会之后,太监再度来禀报。

    太后微皱了皱眉,道,“怎么十一也来了?是不是为了皇后的事?让她进来吧。”

    十一公主凤令月低着头从殿外走了进来,她神态看起来有几分拘谨——

    “令月儿见过皇祖母,见过父皇。”

    “你母后身子不好,你不在她身边守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周成帝问道,语气稍显冷淡,目光也没了方才的温情。

    凤瑭瑶假意低头给那建兰浇水,眼睛的余光却紧紧盯着凤令月,凤令月双膝跪下,匍匐在地道:“父皇,儿臣是来请罪的。”

    “请罪?”周成帝抬眸,微皱眉,不悦道,“你又犯什么事了?你母后病成那样,你还这么不省心吗?”

    凤令月再微微看了看凤瑭瑶那边后,深呼吸了口气,道,“父皇,上一回十三妹妹的药膳里的干雪蛤和干贝……其实,其实是我故意放进去的,目的是引发她的哮喘,十三妹妹没有冤枉我,这都是我做的,是我联合梁太医,我还给了梁太医不少少好处。”

    “你说什么?”周成帝一愣,厉眸顿时看了过来,厉声问道。

    那边,本来垂头浇水的凤瑭瑶也作势猛然间抬起头来,手中的壶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着凤令月,眸中泛出丝丝泪意,喃喃地道,“你,你说什么,十一姐姐?真的是你?”

    凤令月定了定神,像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一般,继续说道,“十三妹妹药膳中的干雪蛤和干贝是我让梁太医用那样的方法给我的,然后蹴鞠那天就趁机偷偷放进了十三妹妹的药膳中,天宝大将军萧河也是被我骗了,才会到处替我找证据,证明我是无辜的。”

    “你为什么这么做?”周成帝紧声问道,看她的目光忽的森冷。

    “因为我不喜欢父皇这么喜欢十三妹妹,为了让十三妹妹在父皇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让父皇不要再这么喜欢十三妹妹,能够多喜欢我一点。”凤令月脸色煞白,眼底流露出痛苦,颤抖着声音道,以上和这些的,都是凤瑭瑶的原话,是她让凤令月照着说的。

    太后听了,心中却升起了一个疑惑,她看了看凤令月,又看了看凤瑭瑶,问道:

    “十一,这件事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都快被人忘记了,你父皇也已经治了梁太医的罪,也还了你一个清白,而且现在也没有任何人怀疑你,你为何突然自己跑来说起这个事?”

    “……因为十三妹妹不计前嫌,对我很好,这些日子我母妃生病,我自己顾不过来,她便时常偷偷来长春宫帮忙,替我找太医,还拿银子给我用。我因此幡然醒悟,想到自己曾经犯下的错事,内心日日受着煎熬,实在不忍心继续欺骗父皇,也不忍十三妹妹背负着不明不白的罪责,一定要还十三妹妹一个公道才是,所以痛定思痛,决定将真相告诉父皇,让父皇不要对十三妹妹有所误会,她,她是无辜的受害者。”凤令月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袖中的拳头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这也是凤瑭瑶要求她说的,梁太医已经被砍了头,如今一切死无对证,又过了那么久,她的父皇也不会为了凤令月再重新详细地做什么调查了,这样才能重新树立她在他心目中那个最美好的形象。

    果真,周成帝看向凤瑭瑶,凤瑭瑶作势一颤,然后快步走了过来,跪在地上,落下了晶莹剔透的泪珠,道,“父皇,儿臣,儿臣什么都不知道,儿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十一姐姐在说什么?父皇……”

    “十三妹妹,是我对不起你,不但害了你,还让别人误会你。”凤令月转身看向凤瑭瑶,道。

    “萧河竖子!那日竟在大殿之上,对朕咄咄逼人,就为了保你这么个包藏祸心的不孝女!”周成帝一掌拍在座椅上,怒道。

    凤令月听了,忙道,“父皇,不关萧河的事,是他,是他被我蒙蔽了。”她万万不能连累了萧河。

    “哼!”周成帝冷哼了一声,对着凤令月的脸色十分冷酷。

    这厢,凤瑭瑶猛地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凤令月的面前,抬起手,一个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她的脸歪向一旁,道,“十一姐姐,我对你诚心以待,没想到,你却,你却如此待我,我到底,到底做错了什么,我的身体有病啊,你真的不怕我死掉吗?”

    凤令月的脸颊上出现了五个红色的指印,她慢慢地抬起头来,那目光静静地看着凤瑭瑶这声泪俱下的模样,眼底冷的没有任何波澜——

    她的眼睛,好似一颗纯洁的明珠,不含任何杂质,静静地散发着一股暗暗的力量,她就这么不言不语地看着凤瑭瑶。

    凤瑭瑶心头一颤,眼中闪过一丝不自在,抬手抹了抹眼泪,道,“父皇,十一姐姐既然能说出真相,就说明她还不是太坏,而天宝大将军不知真相才会做出维护的举动,父皇,只要还了我清白,其他的,就请您不用追究了,好吗?”

    周成帝起身,走到凤瑭瑶面前,拉过她的手,心疼地道,“瑭瑶儿,这阵子苦了你了,饶是你还这么为姐姐开脱,但是,令月儿毕竟做出此种行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令月儿到仪秀宫外跪上四个时辰吧。”

    “……”凤令月心头掠过一丝寒意,道,“是,父皇,儿臣遵旨。”

    “下去领跪受罚吧,让仪秀宫的嬷嬷看着,四个时辰,半个时辰都不行。”周成帝看向凤令月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感情。

    凤令月感到悲伤,却又松了口气,也终于慢慢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父皇对自己都远远不及凤瑭瑶了——

    因为,血缘在冥冥之中拉开她和父皇的距离。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往外面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