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 你非亲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四五章 你非亲生

    “母后,您要同我说什么。”凤令月将手中的碗放了下来,问道。

    端文皇后深深地凝视着面前的女儿,颤抖着手,贴在她的脸上,眼底泛起泪意,喃喃地道,“终究,还是母后连累了你。”

    “不,母后,你不要这么说,我是你的女儿,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不是连累。”凤令月好心疼自己的母后,急忙安慰道。

    “母后一死,你就,咳咳,你就再也没有任何依靠了,令月儿,你以后怎么办才好啊。

    虽说你与萧河有婚约,可是,没了母后,你父皇对你也一向冷淡,萧振海那只毒蝎子,又怎么会接纳你,你孤苦伶仃的,实在是可怜。”皇后忧心忡忡地看着令月儿。

    “母后,你不要再说什么死不死的了,你不会死的,令月儿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陪你用膳,陪你说话,母后想做什么,令月儿都会陪着。

    对了,母后可还记得我的小鹿?那是连诀送给我的,母后不喜欢我养它,但是它现在已经长大了,前些日子,长春宫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就是它陪着我的,以后,它也来陪母后。”

    凤令月忍住想落泪的冲动,脸上扬起一片天真浪漫的笑容。

    皇后嘴角也扯起了一丝笑意,道,“你看看你呀,这模样儿,这口气,哪儿像个公主了,一只小鹿就让你这么满足,你倘若有十三的半点心思,也不会因为天天干粗活把一双手磨出老茧来了,哪个公主手上会长茧?”

    “没关系的母后,我不怕长茧,你看,这儿长了茧,厚厚的硬硬的,以后被东西扎到,都不会疼的。”凤令月张开自己的右手,摩挲着上面的老茧,笑眯眯地说道,一点儿也不在意。

    “你呀你,你是个女孩家呀,哪个男子不是喜欢有着一双白白软软的手的姑娘,你这么粗糙的一双手,怕要把人吓跑了。”皇后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母后,如果一个男子因为我有一双白白软软的手就喜欢我,或者因为我没有一双白白软软的手就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这个人呀,这手若成了检验一个人对我是不是真心真意的法宝,倒也是一种收获了。”凤令月依偎进皇后的怀里,说道。

    “令月儿,你真正喜欢的人,是不是连相的嫡子连诀?”皇后突然问道。

    令月儿的脸一红,道,“母后,你,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上一回,你问了替他求得面见你父皇的机会,不惜被你父皇责骂,他送给你的小鹿,你当做宝贝似的养着,提起他,你的眼睛里就发光,这些啊,咳咳,可骗不了母后。”

    皇后都这么说了,凤令月也没有再反驳什么,只失落地苦笑道,“我喜欢他也没用,他不喜欢我呀。况且,如今我名义上被许配给了萧家,也不该再想其他的,母后,你就当做不知道,让我留点颜面,好不好?”

    皇后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缓缓地道,“你是个特别好的孩子,母后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这个秘密,母后怕说出来伤害了你,可若不说,对你又不公平。”

    凤令月心头轻轻一颤,道,“秘密?母后,你要告诉我什么秘密?”

    “令月儿,其实你不是我亲生的,你也不是真正的皇家公主。”皇后费了一番力气,终于说道。

    “什么……”凤令月心头猛地一颤,坐了起来,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后,“母后,你,你在说什么,你在和我说着好玩的,对不对,我,我……”

    “令月儿,母后没有和你开玩笑,你真的不是母后亲生的,所以,以后你无须为了母后,为了那个没用的废太子哥哥,一直留在我们身边,被我们拖累。母后这些日子已经为你想好办法了,你去投靠欣嫔,她生过一个女儿,但是早夭了,这些年一直无所出,她母家也算背景深厚,你去求了你父皇,将你过到欣嫔的名下,你……”

    “母后!”凤令月从床榻上下来,慌慌张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你,你不要说了,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我……”

    凤令月看到皇后那深沉凝视着她的眼睛,慢慢地停了下来,她只觉得内心受到猛烈的一击,整个人晕晕乎乎,云里雾里的,“你,你是说真的?”

    “……”皇后无言的点了点头。

    “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母后,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会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她心里好慌乱,好慌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竟然不是母后的孩子,她竟然不是真的公主。

    “令月儿,小声点!”皇后连忙拉住了她,捂住她的嘴,“不要被人听见了,母后告诉你这件事,是要你在母后死后,去投靠对你有利的人,不是,咳咳……”她说着,便猛烈地咳嗽起来,然后无力地躺在床榻上,双眼悲痛地看着凤令月,她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嘴里断断续续地说道:

    “其实,我也是在你出生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的,你生下来的时候,我以为你就是我生的,还在抱怨说,算命的明明我说会再生个皇子,怎么变成了女儿,莫不是被神仙换走了不成。

    然后有一天,她伺候本宫的嬷嬷,突然在本宫面前跪下,哭着说对不起本宫。

    本宫追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她说本宫的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夭折了,为了不让本宫伤心,也不让皇上失望,便命人偷偷去找了一个孩子进来,本想找个男婴代替,可时间仓促,没有找到男婴,只好找个女婴代替。

    本宫如遇晴天霹雳,当时就从你手指上扎了血,和本宫的血放在一起,果然,你真的不是本宫的女儿。你去,你去倒一杯水来。”皇后急剧地喘息着,推着凤令月的手,仿佛令月儿稍微慢一点,她就要死掉了似的。

    凤令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桌边,又是怎么端了一杯水过来的,就见母后从头上拔下金钗扎破自己的手,将血滴进碗里,又扎破了她的手,也滴了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