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四章 即将揭晓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四四章  即将揭晓

    。我当时便起了杀机,命稳婆和当时的嬷嬷将这孩子掐死了丢出宫去。

    我一直以为这孩子已经死了,可是,可是那次在狩猎场上,你说他的鞋袜脏了,来我这边坐坐,我不经意间发现他脚底的七颗红痣,和当时那个婴儿脚底的痣一模一样。

    我才惊觉,原来他还活着,他根本就没有死,他成了连相的儿子,他竟然离皇上这么近!

    难道,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吗?他终究与这皇宫有缘?他脚底的那七颗痣终究会将他带上至高之位?

    母妃惶恐之中,很想去问当年的稳婆和嬷嬷,为什么这孩子还活着,但是,这两个人,其中稳婆已经被我杀人灭口了,而那嬷嬷早已不知所踪,我无处问询了。

    但是,我非常肯定,这孩子就是当年的皇子,而十一,并非皇后亲生的,是当初从宫外抱回来的女婴,这么多年,只有我知道这个秘密,但是我不会去揭穿,因为,一旦揭穿,我就是死。”

    “……”凤烨听了这久远的故事,久久地回不过神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初的故事,竟是这样的曲折。

    “烨儿,烨儿……”徐贤妃紧紧握住了凤烨的手,道,“如今,你知道了真相,你知道母妃为何阻止你与连似月往来了吧,原本,母妃也觉得她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八王妃的人选,可是,她偏偏是连诀的姐姐,那她无论如何不会站在我们这边。她以前能为了弟弟,一个姑娘家骑着马率领着护卫去救人,往后,只要任何伤害连诀的事,她都会计较,这样的人,本来与我们就是敌人,她怎么能当你的妻呢?烨儿,你现在可明白母妃的良苦用心了?”

    见凤烨久久地不说话,徐贤妃将他拉近了,双手捧着他的脸,急切地道,“烨儿,我们一定要杀了连诀和连似月,不能让这秘密被你父皇知道,否则,我,你,还有你外族家,全部会被抄家问罪,还会被砍头的,你万万不能心软,不能动摇,你今天是怎么维护母妃的,日后还要这般,你明白吗?烨儿,烨儿,你说话啊,连似月只能是你的敌人,你记住了没有,记住了没有?!”

    凤烨缓缓地抬起手,将徐贤妃的手从他的脸上拉了下来,眼中流露出深深地痛苦,心脏像是被刺刀狠狠地辞了无数刀,他喃喃地道:

    “母妃,你不要这样逼我,不要这样逼我。”

    说着,他转身,脚步虚软地往外面走去,只怕,丫头也是早就看破了这一点,所以,对他如此决绝吧。

    “烨儿,烨儿……”徐贤妃看着凤烨的背影,急声地喊道,“你可不要犯糊涂啊,你别忘了,你的身上背负着母妃的荣辱,背负着整个徐国公府的兴衰,入宫你犯糊涂了,我们所有的人就是死,包括你自己!你这么多年来,这么努力,全都白费了!”

    凤烨像是没有听到徐贤妃的话似的,脸色浮现深深的酸楚,他走到外面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他却像是浑然不知似的,任雨水打落在身上,那黑色的发丝黏在脸上,他缓缓抬起头,那雨水冲刷着他这张俊美的脸——

    “呵呵,呵呵,老天爷,你这是给我开的什么玩笑?”

    “烨哥哥,烨哥哥……”魏汝好举着伞,匆匆地走了过来,踮起脚,撑在她的头顶,道,“你快点进去,这样淋雨会生病的,你不要伤心,你还有我啊。”

    凤烨慢慢回过头来,魏汝好用力地向他点头——

    他却终究手一推,将那伞打落在地上,迈着步子,飞快地走了——

    此时此刻,他的五脏六腑都像是燃烧着,拧的疼,疼的说不出话来。

    “烨哥哥……”魏汝好站在远处,她的一颗心碎了,也随着凤烨走了。

    *

    长春宫。

    如今,皇后的身子是越来越差了,每日的药按时按量地喝下去,却不见半点成效,十一公主心急地在床前守了一夜,连荣元殿那里最终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不知道,也没人来告诉她。

    萧河跟过来,与她说了一番话,她也匆匆将他打发走了。

    “令月儿,母妃怕是活不久了。”皇后费力得咳了一阵之后,那骨瘦如柴的手摸着十一公主的手,道。

    十一公主听了,眼泪即刻落了下来,道,“母后,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上回父皇冤枉了我,大约是心生愧疚,所以一直派了太医过来,现在太医院也不限制母后的药了,母后乖乖地把药喝下去,很快就会好的,来,我来喂母后。”

    十一公主用手背抹了把眼泪,从大宫女雪丽的手中端过碗,用勺子舀了一勺药,小嘴轻轻吹着,再送到皇后的嘴边,那眼底的眼泪却是止不住,大颗大颗地往下落。

    皇后却没有张嘴去喝,她朝雪丽示意,“你先下去吧,我有些话要和公主说,你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娘娘。”雪丽躬身,走了出去。

    *

    此刻,长春宫外。

    十三公主凤瑭瑶正站在宫墙下,紧皱着眉头,身旁的春嬷嬷,道,“公主,还是算了吧,天宝大将军,说不定已经走了。”

    “不,我偏要进去看看,凤令月是怎么迷惑他的,让他这么死心塌地,贤妃的盛会上,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凤瑭瑶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若她用自己的身子迷惑萧河,我便告诉父皇去,她这样伤风败俗,父皇定会生气,取消她和萧河的婚约。”

    “可是……”春嬷嬷有些犹豫。

    “你们蹲下来,我踩在你们的背上,然后你们再站起来,我要爬进去,抓个正着。”凤瑭瑶向春嬷嬷和随身的另外一个宫女命令道。

    “是,那公主小心些,可千万不要摔着了。”春嬷嬷只好蹲了下来,凤瑭瑶小心翼翼地踩在奴才的背上,双手攀住宫墙,往上面爬。

    如今,这长春宫冷冷寂寂的,只有几个宫娥,并无士兵把手,所以,她要偷偷进去,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