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二章 警告贤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四二章 警告贤妃

    。她眼圈霎时红了,鼻头酸酸的,她用心感受着良贵妃手心传来的热度,道,“娘娘,您是个好人,殿下又是个周全的人,月儿有你们帮忙,真真三生有幸,我曾以为我是最不幸的人,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

    月儿对娘娘和殿下感激不尽,请娘娘受月儿一拜。”

    “哎,别拜,别摆。”良贵妃忙抬起了她的手,微笑着将她扶起来,意有所指地道,“峥儿为你做这些,可不是为了让你拜本宫啊,你可明白?”

    连似月当然知道良贵妃的意思,她的脸不禁有些微潮红,垂眸道,“待回府后,我给殿下去一封信。”

    “那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良贵妃笑着说道。

    “娘娘,您尽快将今日这两名暗卫送走,今日她们暴露了,萧振海为了救萧山,很快就会暗中追查与今日有关的人和事,万万不能连累了您。”连似月想起了这个,便说道。

    “你想的很周到,是要将她们先送走,本宫即刻就去办,免得夜长梦多。”良贵妃点了点头,道。

    从梦华宫出来,已是深夜了,外头乌云压顶,好像就要下一场暴雨了。

    冷眉在外等候,看到她便上前,问道,“大小姐,回去了吗?我去娘娘那里拿一件能遮雨的来。”

    连似月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此刻一脸刚毅,道,“不必拿了,你随我去一趟冬熙宫,见见徐贤妃吧。”

    *

    冬熙宫。

    徐贤妃,魏汝好,凤烨三人正无言地坐在殿内时。

    “姑母,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的帕子怎么会到了萧柔的手中,害的那些公主还说我对萧山有意,这岂不侮辱了我的名声,我不依!”魏汝好想到自己被和萧山扯在一起,便浑身不舒服。

    “原本,死了一个嬷嬷,虽是本宫重视的,可怎么也轮不到皇上来亲自审理,这定是那连似月刻意为之,故意捅到皇上的面前去。若是由本宫来管这金嬷嬷的死,那便随意糊弄了过去,可是皇上来审理的,本宫便插不得手了,也不能随意糊弄,且这金嬷嬷死的凶残,事关宫内的安危,皇上不会不重视。”

    “这连似月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魏汝好以为她只是个痴缠着八殿下的花痴女罢了,谁知竟这样厉害。

    凤烨听到这两个人讨论连似月,不禁皱起了眉头,道,“母妃!”

    而这时候,外头的宫女匆匆走了进来,一脸惊恐,道,“娘,娘娘,她来了?”

    “谁?让你这般慌慌张张的。”

    “容和县主,要求见娘娘。”那宫女说道。

    什么?徐贤妃和魏汝好同时一愣——凤烨端着茶杯的手一颤——

    丫头这会来做什么?

    “姑母……”

    “让她进来!”徐贤妃脸色一冷,道,倒要看看,她能怎么样!

    这里是皇宫,这宫殿是她的冬熙宫,连似月一个小小的县主,就算她的父亲是丞相,她又能掀起什么风浪不成。

    不一会,连似月便走了进来,身旁跟着她的婢女,她一脸面无表情,令人见了不禁心头一颤。

    凤烨即刻站了起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但是她从头到尾不曾看她,一直走到徐贤妃面前,抬眸看着她——

    徐贤妃皱眉,不悦,道,“连似月,你好大的胆子,见了本宫,居然不跪!来人,把她给本宫按下去!本宫今日,倒要教教她什么叫做规矩。”

    “母妃!”凤烨立即出声制止,那本来上前对连似月动手的人,便踌躇地站在了原地。

    “还不快上去,本宫的命令,你们当耳边风不成!”徐贤妃猛地一拍椅背,喝道!

    那几个人只好又上前来,冷眉唰的一声,拔出腰间的佩剑,直指前方,眼神里无所畏惧,分明在说,谁敢动她的小姐一根毫毛,她便会为她杀出去!

    “大胆!大胆!本宫面前,竟敢动用凶器,谁准许你持剑入宫的!快快给我捉拿了!”徐贤妃气急,严厉地斥责道。

    “大胆?”连似月唇角溢起一丝冷笑,“说起胆子,谁又大的过贤妃娘娘你呢?”

    “丫头,不要乱说话了!”凤烨快步向前,站在了连似月的面前,道,“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但是,这不是解决的好办法,你跟我来,我和你解释。”

    凤烨担心连似月当面与他的母妃撕破了脸皮,未来会对连似月不利。

    魏汝好见凤烨如此在意连似月的样子,眼睛里涌起一股嫉恨的目光。

    “呵……”连似月轻笑,缓缓地抬眸看向凤烨,道,“八殿下,我看你是有所误会,我对你有什么好怨的?此番,我来是有几句话和贤妃娘娘说道说道,说完就走,与八殿下没有任何关系。”

    “丫头,你……”

    “烨儿,你让开,本宫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要说的,如此大胆,不将本宫放在眼里。”

    徐贤妃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连似月越过凤烨,朝连似月看了过去,那目光竟令徐贤妃感到一阵心惊。

    “这宫里,又岂会有比娘娘胆子还大的人呢?娘娘可是敢在皇上的龙子身上动手脚的人呐。”连似月冷冷地,不疾不徐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徐贤妃没料到连似月会突然说这种话,顿时之觉得头顶轰的一声,脚步往后,跌坐在椅子上,脸色有些发白。

    “丫头,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凤烨心头一颤,心中联想到某些事。

    “哼。”连似月的笑容更加冰冷,语气更加的坚硬,“娘娘屡次追杀我弟弟连决,今日更是对我起了杀机,不就是为了掩盖当年犯下的天大的罪行吗?”

    “你,连似月,你……敢乱说。”她竟知道了,徐贤妃胸口急剧地起伏着。

    “贤妃娘娘,我没什么不敢说的,不过是一条命的事,若贤妃娘娘再做任何对我弟弟连诀不利的事,就休怪我将当年你做的那些事弄的人尽皆知了。

    还有,不要想着杀我灭口,知道你将一个皇子偷走放到民间这事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只要我在这宫里受到丁点伤害,娘娘的丑事就会立即天下皆知,太后和皇上那里,自然也是瞒不住的了。”

    凤烨听到这里,心头猛烈的一颤,猛地看向连似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