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一章 柔软一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四一章 柔软一击

    …“萧卿家,你有两个这样的儿女,说明你在教养子女方面实在是失败,这方面,你远不如连相,连相的嫡子嫡女,个个通透守礼法,从未做出过出阁的事,朕对你感到很失望啊。

    还有四子,你这越王妃满口胡言,嘴里没有一句实话,你是怎么当的夫婿?腿脚本就不良于行,还不肯好好呆在越王府,跑到宫里来作乱,越王妃有错,你也难辞其咎。”

    凤千越忙双膝跪下,道,“父皇,儿臣该死!”他拳头握紧着,恨不得一拳砸死萧柔。

    萧振海连忙磕头,道,“皇上所言极是,是微臣教子无方!但是萧山虽做过错事,,这杀人的一桩却不是他所为,微臣敢以项上人头担保。”

    “用项上人头担保?萧卿家,你这颗人头,暂且还有些分量,若再如此,恐怕人头确实要拿出来作担保了。”皇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冷清,显然有些不耐。

    萧振海心头一颤,忙匍匐在地,道:“皇上,是微臣有罪,微臣乱说话了。”

    周成帝冷漠地看了他一眼,道,“萧山品行不端,而且已有前科,现在杀金嬷嬷的人证物证俱在。来人,将萧山押入天牢,着刑部审理,若杀人成立,便除以极刑。越王妃则从今日起,禁足越王府内,没有朕的允许,不得再入宫……”

    周成帝下了命令,抬手屏退了众人。

    “皇上,皇上明察啊!微臣求您了,萧山不会杀金嬷嬷的。”萧振海忙跪在地上,朝皇帝的身边怕了过去。

    “皇上,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啊皇上,是连似月杀的,连似月栽赃嫁祸的……”萧山被姜克己等人押着走出荣元殿,他下的眼神慌乱,急忙喊着。

    “皇上,皇上,我大哥真的没有杀人啊。”萧柔悔不当初。

    连似月冷眼看着这些萧家的人,眼底溢起冷酷的笑意,如今,萧仙敏和连诗雅算是到了头了,该轮到萧家了!

    她定要一步一步瓦解萧振海及其身边的人,让萧家一蹶不振!

    “无需多言,朕心意已决,都下去吧……”周成帝站了起来,却突然感到眼前一黑,身形一晃,整个人栽倒在了地上——

    “皇上,皇上!”

    “父皇,父皇!”

    “快,快传太医。”

    顿时,荣元殿内一片慌乱,冯德贵急急命人将皇帝抬了起来,太医匆匆赶了过来,周成帝被移入了寝殿内由太医诊治。

    此刻众人跪在殿外,萧振海此刻也不敢再为萧山求情了,他默默地看向凤千越,凤千越的眼眸慢慢地眯了起来——

    皇帝身子不适已有一段时间了,这回似乎又加重了一些。

    约莫半个时辰后,荣太医从皇帝的寝殿内走了出来,众人忙上前。

    荣太医则向众人道:

    “皇上没有大碍,只是需要静养,皇上有令,所有人等,都散了吧。。”

    于是,众人再道了皇上万岁万万岁之后,便一一离去了,冯德贵令人将宫门缓缓关上了,谁也不知道殿内皇帝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

    萧振海紧握着拳头,一出荣元殿,便叫了人去调查与萧山杀人有关的事。

    又找萧柔问了事情的经过,萧柔心虚地老老实实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是连似月搞的鬼,势必要从她的身边调查,才能挽救萧山了。”萧振海凝眉,叹了口气道。

    “父亲,都是女儿的错。”

    “罢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你先回王府,听皇上的命令,不要出府。”萧振海叮嘱道。

    “是,父亲。”

    而萧柔一上凤千越的马车,便心虚地不敢抬起头来,生怕凤千越会生气——

    “殿下,原本,我只是,只是想对付连似月。”

    “凭你?”凤千越目光冷漠地看了她一眼,道,“你拿什么对付连似月?脸?脚?脑子?你有哪一样是强过连似月的,你就敢说对付她?”

    萧柔听了,猛地抬起头来,一副受伤的神情,“殿下,你……你是说我不如连似月吗?”

    “难道你比得过她吗?”凤千越冷冷地,看都不看萧柔一眼,以往还会掩饰着自己的厌恶之情,此番,凤千越却是没有任何隐藏,刚才连似月在荣元殿的那个奇怪的笑容莫名其妙地占据着他的内心,一直在他的眼前晃动着,挥之不去。

    “殿下……”萧柔眼中流出眼泪,颤抖着声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停!”凤千越被连似月那个笑容搅乱了心扉,他不想再与萧柔多处一刻,便下了马车,吩咐赢空,道,“护送王妃回府。”自己便跳下了马车。

    “殿下,你要去哪里?”萧柔急忙掀开马车帘子大声问道。

    “王妃,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殿下定是心头不适,随意走走,您不用忧心了。”赢空说道。

    萧柔咬紧了下唇,没有再说话,但心里却一直在想:

    殿下突然这般为连似月那个贱人说话是什么意思?

    *

    连似月走出荣元殿后,则直接到了梦华宫。

    那良贵妃正不安地等待着,当看到连似月的身影时,她急急走了过来,连似月屈膝,道:

    “娘娘。”

    “好孩子,快起来,这里坐着。”良贵妃拉着她的手在椅子上坐下,道,“没事了就好,自你进了冬熙宫,本宫这一颗心就七上八下的,总算平平安安出来了。”

    “月儿不好,是月儿让娘娘担心了。”看着良贵妃这关切的模样,连似月心头油然升起一股暖意来。

    “峥儿离去之前,就同本宫说了若你进宫了要本宫关注你,还派了些人来梦华宫,说是为你准备着,随时调用,本宫还笑他太紧张你了。

    现在看来,他的安排真真是没有错的,若要凭你一己之力,本宫相信你虽然也会平安度过,但你会受伤啊。”

    今儿这是怎么了?她自己刚刚想到了这一点,没料到,良妃娘娘现在也这样说,还说担心她受伤,她一贯冰冷的心,在这一刻却变得柔软,感到了一阵悸动。

    她眼圈霎时红了,鼻头酸酸的,她用心感受着良贵妃手心传来的热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