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九章 狗咬狗呢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三九章 狗咬狗呢

    “会不会爱慕萧山文才的人其实是建安郡主你啊,毕竟,方才在诗词盛会上,萧山一次又一次地夸奖你,贬低连似月,怎么说也轮不到连似月爱慕萧山啊。”那三公主说道。

    徐贤妃也万万没想到,萧柔这蠢货为了救萧山,又扯出这么一条帕子来,也急忙说道,“皇上,建安素来乖巧,陪伴在臣妾的身边,她自然不可能将自己的帕子交给萧柔,让萧柔去交给那萧山,请皇上明察。”

    “那如果和建安郡主没有关系,那就是萧柔拿了建安郡主的帕子,想在上面做手脚陷害我,却没陷害成了?”连似月看着那脸色苍白,战战兢兢的萧柔,道,“这萧山,还是没办法洗脱杀害金嬷嬷的嫌疑啊。”

    “……”萧振海气的印堂发青,这女儿真是头脑发热,在没有把握之前就急着将罪过推到连似月的身上,结果又被连似月反将一军,弄到现在这进退两难的局面。

    凤千越的脸色更是难看,他叹了口气,道:“王妃,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遮遮掩掩了,有什么说什么吧。”

    萧柔突然放声痛哭,“父亲,夫君,是,是我为了保住大哥,冤枉了连似月,这帕子,这帕子是建安郡主给我,让我转交给大哥的,不是连似月。”

    “你说什么?”魏汝好没料到萧柔这么快就改了口径,矛头直指自己,气的脸色发青,“你可不要污了我的清白,我怎么会看得上萧山?”

    “可刚刚诗词盛会上,你也夸奖了萧山呀,这会怎么又看不上他了?”那三公主撇了撇嘴,说道。

    连似月嘴角暗暗流露出笑容来,这魏汝好居然敢让人杀她?这当真是不知道她的“恶名”罢,如今经过这帕子一事,几个公主又这么一说,就算她说清了帕子不是她主动给的,这名声却怕是没她想象中的好了。

    “这萧柔说话颠三倒四,实在不足为信!几位公主也不要被她给骗了。”徐贤妃意属魏汝好为妻,怎容的他人玷污魏汝好的名声,她冷眼看了眼三公主道。

    三公主的母妃为冯德贵,分位比徐贤妃还高一些,向来也是个飞扬跋扈的,又岂会将魏汝好真的放在眼里,她便冷哼了一声。

    魏汝好气的脸色发青,手紧紧攥着,她原本想获个好名声,堂堂正正嫁给烨哥哥当八王妃,谁知,现在把她给搅进了一尺浑水里面,一时间说也说不清了。

    “父亲,夫君……金嬷嬷的事不关大哥的事,也不关女儿的事,这都是是贤妃娘娘的主意,这中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把金嬷嬷的命给搭了进来,女儿保证,大哥肯定没有杀金嬷嬷。”萧柔跪在地上,哭着说道,凤千越要她实话实说,这便是她实话了。

    “贤妃?”皇帝一愣,目光缓缓看向徐贤妃,带着一份沉重的压迫,令徐贤妃感到一盆冷水浇过来。

    她慌忙跪下,道,“皇上明鉴,您是知道的,这金嬷嬷从臣妾儿时就在身旁照料,与臣妾感情深厚,就像臣妾的亲人一般,她突然不明不白的死了,臣妾心碎不已,若不是皇上圣驾在前,早搂着她的遗体痛哭一场了。

    萧柔,你说萧山绝对没有杀金嬷嬷,你意思是说金嬷嬷的死是本宫造成的吗?本宫最忠诚体己的嬷嬷,本宫为什么要杀了她?

    本宫还没有追究为何金嬷嬷会死在萧山的面前,你们倒是想着将杀人的罪名安到我的头上来!”

    “不,不是的,皇上,贤妃娘娘撒谎。”萧柔眼见徐贤妃为了自保将杀人的罪过都推到自己大哥的身上,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道——

    “事实是这样的,贤妃娘娘说连似月痴缠八殿下,而娘娘意属建安郡主魏汝好为八王妃,为了让连似月对八殿下死心,于是娘娘在投壶的时候给连似月灌下迷魂药酒,让她喝下去,再把她丢到我大哥的面前去,这样连似月便不得不嫁给我大哥,也就不能再缠着八殿下了。”

    萧柔一说完,凤千越那杀人似的目光便瞪着她,他一听就知道,这个蠢女人是想借着徐贤妃的手教训连似月,而恐怕最终是被连似月给反将了一军,害的萧山惹上了杀人的罪!至于,连似月是怎么利用她和徐贤妃的,现在,还不得而知。

    只是,这个蠢女人显然又给他惹了一个大祸,她是他的王妃,她的行为自然与他脱不了干系!

    连似月则一脸不敢置信地看向徐贤妃,道,“贤妃娘娘,我何曾痴缠过八殿下了,我与八殿下并无过多往来。”

    “你……”徐贤妃轻顿,道,“连似月,本宫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是越王妃为了推脱责任污蔑本宫,你休要信她一片之词。”

    “皇上,不管如何,臣女还未及笄,尚待字闺中,她们这样坏臣女的名声,臣女将来要如何自处,还请皇上为臣女做主,挽回臣女的名声。”连似月凛然和悲切地向皇帝说道。

    “八殿下到。”恰在这时候,凤烨走了进来。

    徐贤妃和魏汝好两人猛地抬头看向他——他醒了?

    只见,凤烨走到殿内,先看了徐贤妃一眼,然后到周成帝的跟前双膝跪下,道,“父皇,儿臣可以作证,连似月从来没有痴缠过儿臣,儿臣与她……”凤烨转头,看向连似月,最终略带苦涩地道,“并不相熟。”

    并不相熟,这四个字说出来,他便觉得一把锋利的刀无声无息地划过心脏,噗地一声,流出浓浓的血。

    “越王妃说连似月痴缠儿臣,乃是为了污蔑母妃的说辞罢了,还请父皇明察秋毫。”

    凤烨之所以这么说,一则是为了保住连似月的名声,二则……二则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母妃不被此事牵涉进去。

    “没错,皇上,是越王妃在撒谎,烨儿与连似月素来不相熟,臣妾身为贤妃,又怎会说出她痴缠烨儿这样有失身份的话来,再说,若臣妾真有此等心思,这越王妃和萧山又为何要听臣妾的安排?

    越王妃说,臣妾给连似月喝了掺了迷魂药的酒,可连似月分明好好地站在这里,并没有吃了迷魂药的迹象,显然,是越王妃为了推卸责任,胡编乱造了这么一桩事。

    皇上,金嬷嬷死的愿望,还请皇上给臣妾和金嬷嬷一个公道。”徐贤妃匍匐在地,落下了眼泪。

    “贤妃娘娘,你不能这么血口喷人,将责任推卸的干干净净。”萧柔急声唤道。

    连似月缓缓转头,冷冷地看着凤烨一眼,她的目光如刀,剜着凤烨的心脏,他心头颤抖了一下,掀起一股浓浓的苦涩——

    他知道,今天为了保住母后,愧对了这个丫头。

    “越王妃,你方才说,母妃为了让连似月对本王死心,所以才想喂了连似月迷魂药,将她推到萧山的身边去,好促成两人成婚,若真如此,你又为何如此配合我母妃的计划?”凤烨撇去心头浓浓的愧疚,看向萧柔,问道。

    “我……因为,因为连似月屡屡和我作对,我心想着,要是她嫁给我哥哥,到了萧家,就,就不会和我对着干了,所以,才听信了贤妃娘娘的安排,贤妃娘娘说,这叫一箭双雕。”萧柔心想,赖哥哥背上杀人的罪名,不如承认自己和贤妃娘娘打算让连似月嫁到萧家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