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五章 柳暗花明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三五章 柳暗花明

    这一刀刺下去,正中要害,便能要了连似月的命,金嬷嬷的眼都红了!

    “噹……”这时候,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在暗夜中响起,金嬷嬷只觉得手腕一阵麻痹,手中的匕首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谁?”她吓了一跳,猛然间抬头,便见一道黑影闪过,月光不够明亮,她还没看清楚,就被一脚踩住了背,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另一边,一个嬷嬷和宫女急匆匆走了过来,速速将那麻袋解开,连似月从麻袋出来,那嬷嬷和宫女赶忙上前替她整理衣裳和头发。

    身穿黑衣的冷眉躬身,道,“大小姐,那两个太监已经打昏了。”

    金嬷嬷惊恐地看着毫无昏睡之意的连似月,战战兢兢,“你,你……你没有晕……”

    “很奇怪为什么我喝了三杯放了迷药的酒都没晕过去吧。”连似月凑近金嬷嬷的脸,低声问道,那张美艳的冷血脸仿佛封冻了千年的冰棱,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显冷漠。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金嬷嬷百般不解,脸色苍白。

    “因为大小姐喝下的酒里根本就没有放迷药,早就被我们换掉了。”冷眉再用力,踩住了金嬷嬷的背,冷声说道。

    原来,在连似月入了正阳门后,良贵妃便派了人,拿了腰牌,将冷眉带进了宫里。

    同时,九殿下凤云峥在离开京都之前,也已经做了部署和安排,让数名暗位乔装成宫女和嬷嬷进入了良贵妃的梦华宫,一旦连似月进入皇宫,她们便会潜伏在她的身边保护。

    这次,她们知道徐贤妃举办诗词宴会,又请了萧家的人,便一直在暗中跟踪调查徐贤妃身边筹办诗词宴会的这些个奴才们。

    当她们发现有人在酒里面动手脚的时候,便将那些酒偷偷地换掉了。

    而连似月在发现她投壶的箭矢有问题的时候,也知道徐贤妃今日是不会放过她,那时候,冷眉已在暗中闪现,示意她酒可以喝,她喝下之后,便佯装不适,再闭眼昏睡,耳朵里却听着金嬷嬷说的话。

    “把她的嘴堵住。”连似月冷冷地吩咐道。

    “你,你想干什么,我是贤妃娘娘的人,你敢动我一根毫毛,你,你吃不完兜着走,唔,唔……”冷眉将她的嘴堵住了,她用力地摇着头。

    “吃不完,兜着走?”连似月冷着脸,将掉在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看了看那闪着寒光的刀刃,再冷眼看着金嬷嬷。

    突然,她高高扬起手,面无表情,毫不犹豫地,狠狠地一把插入金嬷嬷的大腿上,生生将匕首全部刺了进去。

    金嬷嬷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痛苦地扭曲成一团,脸上大颗大颗地汗液落下来——

    “唰!”连似月再如同索命的阎王一般,将匕首又生生拔了出来,那鲜血倏地一声溅了出来。

    “唔,唔……”金嬷嬷的腿剧烈地抖动着,脸色苍白如纸。

    而连似月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再次扬手,将这匕首用力插入了金嬷嬷的另一条腿里面,她握紧了刀柄,在她的腿内一个旋转——

    “啊……”金嬷嬷疼的整个人扭曲,脸色由白变的青紫,然后无力地瘫倒在地上,犹如死去了一般。

    连似月手握着沾满鲜血的匕首,一把抽掉塞在金嬷嬷嘴里的布团,说道,“说吧,徐贤妃的计划是什么?”

    金嬷嬷脸上露出虚弱的冷笑,道,“我,我不会告诉你的,是,是我想杀了你,和娘娘没有关系,你休想让我把娘娘牵扯出来。”

    连似月点头,手把玩着沾血的匕首,唇角浮现着一丝冷意,道,“硬气的奴才,衷心待主,着实令人感动啊。”

    她又扬起手,再度将匕首插入了金嬷嬷的手臂上——

    “唔……”金嬷嬷只觉得浑身疼到痉挛,鲜血流出来,染红了衣裳和地面,她猛地抬头,惊恐地看着连似月——

    十五岁不到的人,怎么会这么心狠手辣,远超乎她的意料。

    “我连似月向来有成人之美的好品格,既然,你要对主子尽忠,那我便满足了你吧”再度扬起匕首,当那匕首要扎入金嬷嬷心口的时候。

    金嬷嬷突然吓得求饶,急急说道,“我说,我说。”她没想到,连似月竟然没什么怕的。

    “说。”连似月目光森冷。

    “待我将县主杀了,便将县主的尸体丢到萧山的面前去,萧柔安排了萧山在冬熙宫后的假山那等着,她不知道我会把县主杀了,还打算将县主的贴身衣物取下来交给萧山,以此顺势将县主推给萧山,让县主嫁入萧家做大少奶奶。”

    嫁入萧家?

    “呵,萧柔倒是敢想,她就不怕我到了萧家,往他家的饭菜里下点毒,把他一家人全都毒死吗?”连似月继续把玩着那匕首,说道,金嬷嬷听着连似月这样的话,心里头感到一阵寒意。

    “所以,原本是萧柔想将我推给萧山,但你们却打算将我杀了,再将责任推给萧家,顺手打击四殿下的靠山,为八殿下除去对手?”连似月冷问道。

    “是,是这个意思。”金嬷嬷脸色越发苍白,大腿上,手臂上流出了好多的血,“县主,救,救我……”

    “这一箭三雕,是贤妃的意思?”连似月问道。

    “不,是,是建安郡主的想法,本来,本来贤妃娘娘只想将你推给萧家,让你嫁到萧家去,绝了八殿下对县主的念头,但,但是建安郡主说未免夜长梦多,不如一刀杀了,一了百了。”金嬷嬷忙说道。

    “魏汝好……”连似月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道,“倒也是个阴毒的。”

    “县主,县主……放,放了奴才吧,奴才……”金嬷嬷身上流出的血,几乎浸透了身上的衣裳。

    连似月慢慢地站了起来,道,“放了你,谁又会放过我呢。今日,若我还是从前的我,早已成了你的刀下亡魂了。”

    “你,你骗我……”

    “我可没说要放过你……”连似月转身,走了出去。

    “唔……”金嬷嬷看着插入胸膛的匕首,瞪大惊恐的眼神看着冷眉,然后头一歪,闭上眼睛没了呼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