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二章 娶来羞辱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三二章 娶来羞辱

    “二哥,到时候,你只需等在偏殿处,我有办法个十一公主将连似月引了过去,连似月和十一公主要好,定不会起疑心的,你看如何?”末了,萧柔看了看那凉亭里还在睡觉的凤令月,说道。

    “你想利用令月儿?”萧河眼底立即流露出不悦,像护住最心爱的宝贝那样护着,道。

    萧柔见萧河不满,便立刻说道,“二哥,不是的,妹妹怎么敢利用你心爱的人,我只是先将十一公主引开,然后再让人转告连似月,就说十一公主在偏殿等她,不会将十一公主牵涉进来的。

    萧河的表现却冷漠地出乎萧柔的意外,他道,“要教训连似月的方法很多,我没打算将她拉到我的身边来做妾,令月儿心思单纯,她与连似月关系好,说连似月的事她就会信,你不要在她身上动任何歪脑筋。”

    “可是,二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只要连似月嫁给你做妾,我们教训连似月就再方便不过了……”萧柔见萧河准备离去,急忙跟了上去,说道。

    “我不想要妾!”萧河冷冷地说了一句。

    “二哥,你……你会不会太把十一公主当一回事了,她无权无势,父亲根本就不会让你娶她,定会想办法毁了这桩婚约,将来你若硬是要娶,父亲也会想办法让她为侧室,二哥什么都好,怎么就过不了情字这一关呢,如果你……”

    “好了!萧柔,这不关你的事,你好好地做自己的越王妃,不要管我的事,也不要动令月儿的脑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萧河呵斥她道,冷着转身走进了凉亭里,低头看着还没睡醒的凤令月,脸上的深情才微微舒缓了。

    “二哥……”萧柔没想到萧二哥这种尸体里打滚过的人,却对一个女子这般纯情,心里既因为被他拒绝而感到失望的同时,又十分羡慕和嫉妒十一公主,这种傻乎乎的人,怎么就能得到二哥这般优秀的人呢。

    只是,现在二哥不肯,那要怎么办才好?难道就放过今天这个难得的机会吗?

    萧柔握紧了手,不,不行,徐贤妃帮忙的机会,可不是每次都有,今天必须要按照计划行事,既然二哥不愿意,那么——

    萧柔看向那正向她走过来的萧山,唤道,“大哥,你来得正好,我有事与你说。”

    于是,萧柔又将和萧河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没料到,萧山也皱起了眉头,道,“不行,我万万不愿意与连似月这个毒妇身子贴在一起。”

    “大哥……”萧柔心中一沉。

    “不过……”萧山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道,“我倒有另外的法子,比你这法子更好。”

    “什么法子……”萧柔猛地抬头,眼前一亮。

    “你从她身上拿两件贴身的东西给我,然后去找太后娘娘,便说我与她情投意合,请求太后将她赐婚给我,以她的分量,自然是高过李元心,将来要为正妻,李元心就只能成为侧室,但是婚后我专宠李元心,不理会连似月,让她沦为整个京都的笑柄,并且处处挑她的错处,到时候要怎么折磨她就怎么折磨她。”萧山对连似月是恨极了的。

    “可是……当初大哥的爵位被削掉,且不能参加科举,多多少少和连似月有关,当时众人也是知道的,现在却又让我去请求太后将连似月许配给你,这……皇上若知道了,怕是会怀疑的。”萧柔有些顾虑,道。

    萧山却冷声道,“四妹,得亏你是一个女儿家,怎么会不知名节的重要性,若是我手里有连似月的贴身衣物,就算是太后不赐婚,她又能嫁给谁,谁还会肯要她,到时候,她还不乖乖嫁给我?”

    “如此说来,倒极有道理。”萧柔点着头,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

    “贤妃娘娘到,八殿下到……”随着一个声音响起,徐贤妃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只见她身穿着窄袖素缘的织金四合如意窠缠枝牡丹交领夹衣,下为暗红色凤襕妆花缎裙,发顶的黑纱尖棕帽上插着桃心和万寿顶簪,浑身上下散发着端庄贵气。

    而与贤妃一道出现的,则是昨日刚刚归京的八殿下凤烨,此番也是受了贤妃的命令来冬熙宫的,他一走进来,目光便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

    数日不见,这丫头似乎又长大了一些,那眉眼间更见女子的妩媚和柔情了。

    众人齐齐跪下,道,“拜见贤妃娘娘,拜见八殿下。”

    徐贤妃面带着微笑,点了点头,道,“都起来吧。”

    那魏汝好抬起头来,看着那一次暗紫色锦袍的凤烨,脸不禁微微发烫起来。

    “建安,你到本宫的身边来。”徐贤妃适时地将魏汝好唤到身边来,让她和凤烨一左一右站在她的身旁,暗暗地向众人昭示了这建安郡主未来的地位。

    魏汝好抬眸看着一旁的凤烨,心中平生出一丝向往,凤烨朝她点点头,脸上是一抹肆意的笑,唇角噙着标志性的放荡不羁,“汝好,有些年没见了。”

    “烨哥哥,是好久不见了。”魏汝好的脸微微红了。

    徐贤妃眼见凤烨和魏汝好说的不错,便满意地点了点头,而没发觉儿子眼角藏着的那丝冷淡。

    “大家诗词作画的也都乏了吧,我看令月儿你都打了几回呵欠了。”徐贤妃微微笑着,有点儿故意戏谑地朝凤令月说道。

    刚刚从凉亭走过来的十一公主一听自己又被点名了,脸一红,道,“贤妃娘娘莫要取笑令月儿了,令月儿打架可以,独独作诗画画不行。”

    “哈哈……”十一公主一言,众人不禁笑了起来,萧河亦抿嘴轻笑。

    魏汝好微微笑着,道,“姑姑,这是为建安而准备的筵席,本该每个人都开开心心,若让十一公主感到无聊,建安实在感到不安,不如,我们换个玩法吧,我们再盛都的时候,行酒令的时候都喜欢玩投壶,壶颈修七寸,腹修五寸,口径二寸半,容斗五升。壶中实小豆焉,为其矢之跃而出也。矢以柘若棘,长二尺八寸,无去其皮,取其坚而重。投之胜者饮不胜者,以为优劣也。十一公主,我们就玩投壶,如何?”

    “投壶?”十一公主脸上流露出一丝兴奋的光芒,道,“听起来不错,我很想玩。”

    其余人听了,也纷纷跃跃欲试。

    于是,徐贤妃便命人将投壶的器具准备好了,宫女们则端着救护站在一旁。

    众人便兴致勃勃地开始投掷起来,那两尺多高的玉壶放在花园中间,里面装满了红豆,投壶的人拿着修长的箭矢,相隔一段距离,将箭矢投入湖中,没投中的,则必须要喝酒的。

    十一公主第一个站出来嚷着要玩,她手持箭矢,聚精会神地往前一个用力,投了出去,嚓的一声,这箭矢不偏不倚地插入了玉壶之中,且她动作潇洒利落,颇有些英姿飒爽的味道,于是博得了众人的掌声。

    那十三公主凤瑭瑶远远看着,却冷冷地嘀咕了一句:惯有些蛮力,丢人。

    “建安,不如你来试试看。”徐贤妃说道。

    魏汝好拿过一支箭,在众人的注视中,走到离这玉壶有两丈远的地方,对准被玉壶的口子,扬起了箭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