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O章 借刀杀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三o章 借刀杀人

    连似月往那女子的身上看了过去,只见这魏汝好肌肤赛雪,下巴尖尖,杏眼含情,云凌黛眉紧扣,身上穿着一袭玫红流彩暗竹云长裙,头上斜插着一支卷须翅三尾点翠衔单滴流苏凤钗,七彩宝石镶银坠子,如夏日般炫彩明亮,真真容色惊人,气度高雅,不愧是名门将相之女,比起这些在场的闺女们,魏汝好的身上着实多了一份爽气和洒脱。

    魏汝好也恰好抬起头,朝连似月这边看了过来,她微微朝连似月点了点头,连似月也回之以礼。

    这魏汝好前一世便是八殿下凤烨的正王妃,此番来了京都,大约也是为了和凤烨的婚事而来吧,按照前世的时间来算,凤烨会在今年的中秋日成婚。

    只是不知,这一世会不会也如此?

    “建安郡主的这些诗词和画幅,乃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萧山拜读了,实在佩服,佩服……”这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连似月的思绪。

    众人一看,品鉴建安郡主诗画的是曾经京都赫赫有名的才子,萧国公的长子萧山。

    他也来了?连似月眉头轻皱了一下,据说他下个月就要成婚了,成婚的对象是兵部司务李大人的嫡次女李元心,今天这样将魏汝好推出来的筵席,徐贤妃给他递帖子做什么。

    魏汝好露出得体的笑意,道,“萧大公子过奖了,建安胡乱做了一首,比不得京都各位姐姐妹妹的才情。”

    “郡主过谦了,郡主的才华比起某些色厉内荏的人,可要好太多了,有的人锋芒毕露,殊不知极其令人厌恶,而建安郡主,你无论哪一处都恰到好处,这才是女子该有的典范。”萧山的目光若有似无地从连似月的身上掠过,让人觉得他说的就是连似月。

    连似月却没有恼羞成怒,脸上神色比平常更加淡定,仿佛没有听到萧山的话似的。

    十一公主皱眉,压低声音对连似月道,“这萧山碎嘴的,跟个女人似的,我真怀疑他当初那才子的名气是萧镇海给他买来的。”

    连似月微微一笑,道,“公主还是没学会谨言慎行。”

    “要我憋着说话,不如让我死了。”十一公主噘嘴,道。

    “越王妃到!”这时候,众人回头,只见那四殿下王妃也走了进来,她脚下装了她二哥萧河给装的假肢,因此走路比一般人要慢了许多。

    萧柔一走进来,那目光便落在连似月脸上片刻,轻轻一个冷哼,便走到魏汝好的面前,将将打了招呼。

    一会之后,十三公主,五公主,三公主,以及其余一些受邀的贵女都一一来了。

    众人或三五成群,在吟诗作对,作画抚琴,其乐融融,好一番高雅的情趣,今日,魏汝好是这宴会的主角,众人便都以她为中心。

    她作诗作画,总也引来一片惊叹之声。

    魏汝好邀请连似月上前对诗,连似月盛情难却,便也对了两首——

    “早就听说容和县主满腹才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那魏汝好夸赞道。

    “郡主过奖,容和不才,比不上郡主才思敏捷。”连似月将话也说的滴水不漏,不曾露出什么破绽来,魏汝好的樱唇微微抿了抿,眼角一闪而过一丝冷漠之意。

    而那十一公主凤令月却一直跟在连似月的身边,拉着她的衣角频频打呵欠,眼泪都出来了。

    凤瑭瑶见了她那样子,冷哼道,“真是个痴傻的,一句书都读不进去,来这里作甚。”

    而同时,那与几个贵公子坐在凉亭里下棋的萧河也将凤令月频频呵欠的样子看在了眼里——

    “呵呵……”他不禁笑出了声音,看她百无聊赖,又勉强自己跟着别人点头称道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

    那对面与他下棋的人见他下错了一步重要的棋还在傻笑,和周围一起观棋的人都愣了一下:

    “小侯爷,你下错棋了,可是气傻了?”

    萧河回过神来,低头一看,才知自己的一颗棋子落错了地方,一棋之差,全盘皆输。

    “小侯爷下的如此随意,好似并不在意那颗百年难得的夜明珠似的。”众人哄笑道。

    “我输了,愿赌服输,夜明珠拿去。”萧河将腰间的一颗珍贵的夜明珠拿了出来,放到对方手中,起身道,“夜明珠已经到手,可能放我走了。”

    众人一听,才明白了,有人嬉笑道,“小侯爷是想早些前去会佳人,便迫不及待将这夜明珠输了吧,这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呀。”

    萧河但笑不语,起身离开了凉亭。

    “我没料到这宴会如此无聊,连似月,我去那儿歇歇了。”十一公主实在扛不住了,便小声在连似月的耳旁说道。

    “去吧,别走远了,一会,我还有话和公主说呢。”连似月拍了拍十一公主的手,道。

    “嗯!”十一公主忙跑开了,她走到一处僻静的凉亭出,手托着腮,打了个呵欠,道,“我真真是怕了魏汝好那样文绉绉的人,每句话说出口都要编成一句话,让我怀疑我自己还是不是个人,还能不能听懂人话。”

    *

    “娘娘这招真高,把那连似月的仇人全都招来了。”帷幕后面,徐贤妃站在后面看着院子里的情形,金嬷嬷在一旁露出阴测测地说道。

    徐贤妃冷漠高傲地看着那院子里的人,缓缓地道,“本宫观察连似月其人,心思缜密,手段诡异,就连皇上面前,也能数次脱身,还不费吹灰之力就捞了个一品的县主,她绝不是好对付的人,本宫若自己亲自动手,若是被反咬一口,那边得不偿失,所以,不如,借那萧柔的手,铲除了连似月吧。”

    “说起来,那越王妃也是个狠的呢。”金嬷嬷道。

    “她父亲是可是那毒蝎子萧镇海,她能不狠么?”徐贤妃唇角缓缓露出一抹笑意,“不过,也是蠢的。”

    “娘娘,她来了。”金嬷嬷眼见那萧柔往殿内缓缓移了进来,忙道。

    徐贤妃敛起脸上的冷意,露出了一副慈眉善目的笑意,眼见萧柔走了进来要跪下,便道:

    “越王妃无需行礼,坐着便好。”

    “谢贤妃娘娘。”萧柔缓缓起身,脸上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