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七章 见之动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二七章 见之动心

    夜风视线从这人的脸上淡淡拂过,目光微冷,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潘若初缓缓松开了紧握着宫扇的手,抬头看向那中间的房间,门依旧虚掩着,但不见那九皇子的身影出现——

    “公子,您还要酒吗?”这时候,小二走了过来,诚惶诚恐地问道。

    “不用了!”潘若初从袖中掏出银两放在桌子上,转身走出了客栈。

    “郡……公子,我们现在要去哪儿,不等那九皇子了吗?”银子小跑着跟了上来,气喘吁吁问道。

    “浪费了我两壶酒钱,若就这么回去了,岂不冤枉,当然是要见一见的,若是生的个丑八怪,我也好早些逃走,让父亲找个代替的人去。”潘若初说着往客栈的后面走去。

    “他一直不出门,咱们要怎么见呀?”银子不解地问道。

    “……我有办法。”潘若初的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

    潘若初绕到了客栈的后面,然后将手中宫扇塞给了银子,自己则攀上了那棵树,伸手利落地顺着九皇子那房间的窗户处往上爬。

    刚刚好,窗子是打开的,她躲藏在树枝后面,倒能将里面的情况看个通透。

    也好,在这看看这九皇子是个什么玩意儿。

    正想着的时候,潘若初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另一旁走了过来,她忙低下头,眼睛透过树缝看了过去——

    等她再看的时候,那人已经在书案前坐下了,握着毛笔在写着字,只是他低着脸,以至于看不真切他的脸。

    只是,这么看着,他一身白袍裹身,浑身散发着一股子隐隐的霸气,那握笔游走的动作间也自有风雅。

    这九皇子看样子是在处理什么公文,他手下的笔,偶有停顿,蹙眉,似在考量着什么,然后再运笔疾走。

    她发现他的手腕上缠着一道红绳,看起来,像是什么定情之物似的。

    潘若初看着他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心想道,此人的第一感觉,倒也不似想的那般讨厌嘛。只是,父亲想把她嫁给他,这就比较讨人厌了,她潘若初是什么人,岂会信那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要嫁的人,自然是她真心喜欢,看的顺眼的。

    潘若初蹲了约半个时辰后,那九皇子终于放下手中的笔,再将面前的纸卷拿起来,细细看了一番,再用玉柄压着卷角,然后站了起来。

    这一回,潘若初终于看清了这九皇子的面貌——

    这是一张怎样风华绝代的脸啊,仿佛经过上苍最精心地雕刻,五官俊美异常,那双眼,若星辰若大海,黑瞳闪耀着凛然的疏离之气,薄唇微抿,眉如墨画。

    一袭白色缎子衣袍裹身,袍内露出黑色镂空墨竹的镶边,白衣黑发,飘逸出尘,那头上的羊脂玉冠散发着隐隐的光泽。

    那一刻,潘若初愣住了,脑海中闪过“风华绝代,纤尘不染”八个字。一道蠢蠢欲动的热流从心口颤动着流出,随之漫溢周身。

    她靠在树上,红着脸,喃喃地道,“原来,世间竟真有此风雅的人物啊。”她轻咬着下唇,眼神发烫,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里头的凤云峥。

    这时候,只见他走到那架子前,先低头将腰间的佩带解了开来,挂在了架子上,再伸手去解襟前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

    他这是要换衣裳了?潘若初吓了一跳,脸当即便红了,手一颤,那手间的树叶跟着发出一阵声音。

    那正将自己扣子解开的凤云峥,突然目光一凛,手慢慢地停了下来,再若无其事地将襟前的扣子一颗一颗扣上,然后拿过那已经解下的玉带,低头,重新扣上了——

    如此简单的日常动作,经由他的做来,却散发着一股子难以言说的风雅和气度,令人看了脸红心跳,想入非非。

    只是,他怎么又不换衣裳了?

    凤云峥从容地转身,用食指和中指夹起那棋盘上的一颗棋子,眼神微眯,手暗中用力,朝着窗口那树上的一道影子,毫不留情地打了过去。

    “唔!”只听到一声闷哼声响过,接着便听到砰的一声,便有什么东西从树上急速落了下去,发出一个巨大的声响。

    “殿下……”这时候,客房间门猛地被推开,夜风听到房间里面的动静,急速地闪身进来,手按着腰间佩剑,一见凤云峥的眼神,他便立即朝窗口跑了过去探身查看——

    他刚好就见刚刚在客栈一楼见过的那个喝酒的小哥从地上爬起来,迅速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然后飞快地走了,随之一块跑的,还有一个跌跌撞撞的随从。

    “是他?”夜风脸上露出一抹思绪。

    凤云峥看了看那背影,问道,“此人是你认识的人?”

    “哦,不,殿下,不是末将认识的人。”夜风回过头来,说道,“刚刚末将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过此人,此番竟躲在树上偷看殿下,难不成……是安庆王派来监视殿下的人?”

    “监视?”凤云峥微微凝神。

    “殿下,末将已经看清楚了此人的脸,去这城内查探一番便知了。”夜风道。

    “且不用管他,此人身手看来,并不像真正来监视本王的人,也伤不到本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速速完成了,便前往下一个地方。”凤云峥想起刚刚那人掉下去时略显笨拙的样子,说道。

    “是,殿下,安庆王来了帖子,今晚在安庆王府举办宴会为殿下接风洗尘,便共商推恩令施行之事。”夜风将一张帖子双手奉上,道。

    凤云峥接过这帖子,道,“去回了,说本王今晚会出席。”

    “是,殿下。”

    夜风躬身走了出去。

    凤云峥顿了顿,走到窗边,将窗关严实了。

    *

    “呼!”潘若初跑了好长的一段路才停下来,弯腰,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色绯红,心脏扑通跳个不停。

    “郡主,那殿下竟这样可怕,把您吓得从树上掉下来,还跑了这么远的一段路。”银子蹲在一旁,搀扶着潘若初,说道。

    那潘若初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问道,“今天晚上,我父亲是不是会在王府设宴给这京都来的九皇子接风洗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