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六章 我不愿意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二六章 我不愿意

    潘西林点头,道,“其实本王知道九殿下要来的时候,就有此意了。”

    “父亲,只是四妹性子刚烈,日日喊着要自己寻觅真心人,若是寻不到,宁愿孤独终老,怕是也不肯听从父亲的安排呀。”那潘阁有些担忧地道。

    潘西林听到这,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头疼的表情来。

    说起他这个四女儿的婚姻大事,真真是安庆王最伤脑筋的一件事了,这若初郡主的威名,远播庆南各个地方,只因她这两年打跑了无数前来求亲的人——

    那些个慕着安庆王名声而来的贵族公子们,不是被潘若初羞辱的抬不起头来,就是被她直接打跑,久而久之,已经无人敢娶了。

    那谋士甄世学却捋着胡子,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道,“王爷,两位世子爷,依卑职所见,这九皇子兴许才是若初郡主想要的那个人呢,呵呵呵……”

    “无论如何,这推恩令一经颁布,我们与京都的关系便越发的紧密,早日与皇子联姻也是一个策略,此回,不管若初愿不愿意,也要她与九皇子好生见个面。”潘西林说道。

    “父亲英明。”二世子潘阁立即道,却引来长子潘魏的冷眼。

    **

    “嘿!”

    “哈!”

    偌大的练兵场上,众潘家将士们正在进行整齐有序的操练。

    而那站在高台上的指挥者,一袭银色铠甲衬托着“他”的勃然英姿,那坚毅冷凝的目光望着前方操练的众人,但仍掩饰不住脸上的俊秀,圆翘的鼻头上沁着几颗细密的汗珠,那一双白玉般的双手在满是男人的世界里显出几分娇媚。

    “左边的,今天早晨没有吃饭吗?来人,拖出去,杖责三十!”一会,“他”手中银枪唰的一声射了出去,直中那操练起来软绵绵的将士头上的盔甲,那将士摔了个四仰八叉,随后便被匆匆跑来的将士拖了下去,一会便听到啪啪打板子的声音。

    “都看到了,谁若不拿出百分的力气来操练,就是这种结果!”这指挥者眼神冰冷,高声道。

    “郡主,郡主……”正在这时候,只见一抹桃红色身影飞奔而来,跑到潘若初的耳边说了一些话。

    “什么?”潘若初听了,大为光火,道,“甄世学那个只会胡言乱语的狗东西,居然让父亲将我许配给那京都来的九皇子?”

    “奴婢刚好端茶进去,不小心听到的,说是这九皇子风姿无人能及,郡主配她是万万配的上的。”丫鬟银子将听来的话告知了潘若初。

    “风姿无人能及?”潘若初听了,冷笑了一声,道,“这天下男子,个个都喜欢自吹自擂。风姿无人能及,呵,这六个字,也好意思说出来。”

    “郡主,那现在要怎么办?”银子问道。

    潘若初将手中银枪利落地换了只手拿着,凝神了片刻,道,“可知那九皇子现在何处?”

    “锦里客栈。”银子回答道。

    “锦里客栈?”潘若初慢慢地思索着,最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冷冷的笑意,道,“如此,本郡主倒要去看看,这风姿无人能及的九皇子,长了个什么样子,竟然父亲又兴起了把我嫁出去的念头。”

    “啊,郡主……你,你要先去看看那九皇子,会不会不方便呀?”银子上下看了潘若初一眼,说道。

    潘若初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效益,微扬起头,双手环胸,道,“本郡主不偷不抢,大大方方去看看自己未来的‘夫君’,没什么不方便的。”

    “郡主不会是……”银子流了把冷汗。

    “那些个京都,多的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娇气女子,那九殿下明知藩王们会送上美人,他不娶了亲再来,就是他的错,如此,我还能轻易放过他不成?”

    潘若初说着,便提着银枪往操练场走了出去,那动作潇洒利落,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

    片刻后,一个翩翩的俊俏少年郎从安庆王府的后门偷偷溜了出去,这少年郎的旁边还跟着个有些畏手畏脚的书童。

    “银子,你这般缩头缩尾,哪里像我潘若初的人了,再不直起腰来走路,本少爷便打断你的腿罢了!”潘若初将手中宫扇用力地敲在银子的背上,银子吓得忙直起了腰。

    潘若初女扮男装进了锦里客栈,那小二便热情地迎了上来,道,“啊哟这位俊俏的公子,您是要打尖儿还是住店啊,不过,住店的话,恕不接待了,因为已经满了”

    潘若初冷眼扫射了小二一眼,小二背脊一凉,认真一看,便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吓得捂住了嘴巴。

    潘若初抬头往二楼看去,只见二楼整楼散发着一股庄重严肃的气氛,走廊上无一人行走,而中间那道门里有道影子晃过。

    她唇角微微扬起,道,“我不住店,给我来两壶好酒,两碟下酒菜,坐那个位置。”她指着靠窗的一处,说道。

    二楼显然只有一个房间住了人,旁边的房间都是空的,那里面住的,肯定是那九皇子了,只是,连侍卫都没有,像是个京都来的皇子吗?

    “郡主,一个侍卫都没有,那皇子是不是不受宠呀?”银子在潘若初对面坐下,问道。

    “你懂什么,这叫震慑,震慑震慑我父亲安庆王呗,若是前呼后拥倒是寻常了,越是这般简单,越让人心头不惑。”潘若初饮了口酒,丢了颗花生米入嘴,眼睛望着那扇门,说道。

    潘若初喝完了一壶酒,仍旧不见那九皇子从房中下来,期间她看到有两次父亲派来的人走了上去,但是,没有那皇子的房间门就出来了、

    她脸上慢慢变得有些难看了,酒也喝的慢了下来。

    待她喝完第二壶酒,还是不见九皇子出门,那银子也等的昏昏欲睡。

    这时候,那皇子的近身护卫倒是从房间里出来了,潘若初不由地握着放在桌子上的宫扇,目光紧盯着夜风那过于冷酷的身影。

    夜风感受到一抹不同寻常的注视,他暗暗握紧了袖中的暗器,缓缓回过头来——

    便见一个年轻俊俏的公子坐在靠窗的位置,目光显得有几分清高而不怀好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