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一章 真相大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二一章 真相大白

    “五,五小姐,鬼,鬼……”萧姨娘颤抖着声音,转身就跑。

    难道这连仙姿果真听了萧姨娘和连雪乔的话,跑来找真正的愁人来报仇了。

    她一路跌跌撞撞地回到西院,进了自己的屋子,连忙关上门,背靠在门上,心跳许久都平静不下来。

    她低头一看,刚才摸过纸钱灰的那只手,还是一手黑漆漆的。

    她平静下来后,打了一盆水洗手,但是却怎么洗都洗不干净,那盆里的水变的乌黑,她便又打了一盆水,但还是洗不干净。

    过了一会,那手掌竟开始瘙痒,痒的像是许多蚂蚁在旁一边。

    她有些忍受不了,用手去抓,但谁知却有些越抓越痒的感觉。

    她对着铜镜一看,顿时,心头又是一跳,她的脸上也有一块灰黑,像是刚才燃尽的纸条落在脸上时用手抹了留下的。

    她一急,用力地抹着,搓着,但是这黑色也抹不掉,她继续低头将脸放入盆中洗脸,洗了好一会,脸也开始觉得痒了——

    她再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可是,她却没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看到的而是另一张可怕的脸,这脸溃烂,一滴一滴的脓水流下来,连着头顶都被抓烂了,鲜血和脓水一起顺着脸颊落下来,样子实在可怕极了。

    “啊!连仙姿!!”萧姨娘尖叫一声,手中的水盆啪的一声响,砸到了地上,同时再一阵阴风刮进来,房中的烛火灭了。

    “萧姨娘,我好冤啊……”那铜镜突然从梳妆台上掉了下来,落在萧姨娘的眼前,那张脸仍旧映照在镜子里,她的表情痛苦,嘤嘤哭着,落下来的却不是泪,而是一串红色的血水。

    “啊……走开,快走开,你死都已经死了,你还想干什么?”萧姨娘坐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后面移动,但是,这镜子却像是被施了邪术一般在地上随着她一点一点地移动着,跟随着她。

    萧姨娘已经吓到身子麻木,下身一热,一股暖流从胯间流了出来——

    突然,昏昏暗暗中,两只手从镜子后面伸了出来,抓紧了萧姨娘的脸,那两只手溃烂,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仔细一看,那手背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蠕动的白色蛆虫。

    萧姨娘只觉得脸上一片酥酥麻麻的感觉,伸手一摸,她的手掌上也蠕动着好几条蛆虫——

    “啊,呕……”她吓得一阵一阵干呕起来,她大着胆子,伸手用力地一扇,但是却什么都没扇到,握在手中的,只有空气。

    “萧姨娘,你还我命来,是你害我的,是你害我的……”那凄凄惨惨,呜呜咽咽的声音如同峡谷里阴风,细细碎碎的,却又听得真切。

    “你为何要害我,为何……”那镜子里的脸突然张开了嘴巴,那脓水啪嗒啪嗒地落下来……

    “走,走开,我,我去给你请法师超度亡灵,你,你不要来找我了……”萧姨娘素来最怕恶鬼,此刻,已经吓到无语伦次。

    “呵呵……”突然,那镜子啪的一声碎了,白色青丝的身影缓缓地站了起来,仍旧双脚离地,飘在她的面前,“你害的我好惨,我不要投胎,我要做孤魂野鬼,日日夜夜在你床前啼哭,让你永世不得安宁……”

    萧姨娘前两日已经被连仙姿的鬼魂吓过了,本就昏昏沉沉,很不舒适,此时此刻,已经吓到有了灵魂出窍之感。

    “事已至此,于事无补,你,你还是快走……”

    “当初,你为何要害我这么惨,为什么?呜呜呜,为什么……”连仙姿呜咽着。

    “因为,因为你比雅儿出色,我决不能容忍你们任何姐妹比我的女儿出色,我女儿是这相府最漂亮最有才情的人!”萧姨娘说起连诗雅,脑海中想着她现在那毁了一半的脸,手紧紧握着,眼泪从脸颊滑落,“而你,当年太出风头了,你数次抢了雅儿的风头,我才不想容你,五小姐,这都要怪你自己啊,你母亲不过是个小商户的女儿,她凭什么与我争!

    所以,那一年,你们去看桃花,我故意让人领着你迷路,再让你掉下陷阱,趁你昏迷之际,割破你的脚心,涂上令你浑身慢慢瘙痒,溃烂,发臭的药,让你当初有多招人喜欢,最终就有多招人厌恶。

    呵呵,那时候,你祖母和父亲多喜欢你啊,可是你变成这样后,还不是容不了你……”

    “你,你……”连仙姿的鬼影摇摇欲坠着,显得越发的愤怒,“你好狠啊,萧姨娘……”

    萧姨娘浑然不知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只觉得头脑发热,浑身的血液肆意地流着,有股按捺不住的冲动——

    “不仅仅是你,还有连似月这个一等一的贱人,可惜,我没能像杀死你一样杀了她,若有机会,她会死的比你更凄惨!

    呵呵,容雪,容雪得意什么,她以为自己生了个儿子,就从此高枕无忧了么,哈哈哈,哈哈哈,休想,休想,你们一个一个都休想夺走我的位置,我不会放过你们,雅儿就要当四殿下的正妃了,连似月如何可怕,最终还不是要听我的,呵呵,我萧仙敏没有好日子过,你们都别想过好日子……”

    萧姨娘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一般,精神错乱,一会笑,一会哭地说着话,而当他说出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微微传来一声松了口气的声音。

    “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连仙姿又朝她伸出那双溃烂的双手……

    “啊,走开,走开!你死都死了,走开!”萧姨娘吓得胡乱地挥动着双手。

    此刻,窗外。

    那苏姨娘站在那,手中拧紧了帕子,脸色苍白,浑身瑟瑟发抖。

    连雪乔紧紧抓着苏姨娘的手臂,咬紧了牙齿,颤声道,“娘,五姐姐,竟真的就是这样死的!”

    连雪乔心中想,若不是五姐姐死了,哪有连诗雅的份,她和苏姨娘的日子也不至于过得这般战战兢兢,她心中恨极了萧姨娘。

    苏姨娘猛地转过身,扑通一声,跪在身后脸色铁青的连延庆面前——

    “老爷,你看到了,也听到了,妾身没有唬你吧,五小姐这半年来,日日夜夜托梦给我说,她是萧姨娘害死的,我被她扰的没有宁日,常给她烧纸钱。

    昨儿她又说,她的忌日马上就要到了,若这口怨气出不了,便要永远做一个孤魂野鬼。

    我才想了这个法子来试一试萧姨娘,果真没有错,真真是这个毒妇害死五小姐的啊,老爷!”

    “父亲,五姐姐这般才情的人,却死的如此凄惨,女儿,女儿实在为五姐姐难过,现在真相大白,父亲,父亲给五姐姐一个公道吧……”

    连延庆紧咬着牙关,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张雪玉清秀的脸来,那是那五女儿连仙姿的模样,她站在他的面前,温柔地一笑,躬身唤道,“父亲,仙姿为您赋诗一首贺寿。”

    “老爷,五小姐死的冤枉,妾身这些年来也过的冤枉啊,妾身咽不下这口气,饶是老爷要赶我出门,我也要找她算账,算一算妾身这些年的冤屈日子……”苏姨娘突然站了起来,绕过窗户,往萧姨娘的屋子里跑了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