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五章 连诀身世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一五章 连诀身世

    “大夫人,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奴婢去请陆大夫过来看看,您生孩子耗费了太多精气,需要好好地养着。”周嬷嬷轻声询问道。

    “不用了,刚才不知怎么突然梦见焱儿被抢走了,我才被这噩梦吓醒了,心里头慌的厉害。”大夫人轻搂着孩子,心有余悸地道。

    周嬷嬷笑道,“定是夫人想太多了,老爷喜欢,老夫人更是当心肝宝贝般护着,他还有大小姐这般疼爱她的姐姐,焱少爷现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夫人不要担心了。”

    大夫人看着怀中的孩子,深深地松了口气,道,“是啊,周嬷嬷,有了焱儿,我心里头悬着多年的一块石头总算放下了一大半。以前,只要想到角儿不是连家亲生的,我还有个女儿不知流落在何处。

    我便日日夜夜睡不着觉,最终还落下了病根,众人以为我身子太弱,我其实是思念成狂,又忍不住心头愧疚啊。”

    “夫人,都过去了,如今焱少爷也出生了,您以后再也不用想了,至于那小姐,夫人权当与她没有缘分吧。”周嬷嬷小声宽慰道。

    “……”门外,那举着钝刀,凭着她对福安院的熟悉,一路避过耳目,正要假扮嬷嬷破门而入的萧姨娘,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对话,猛地停了下来,整个人都惊呆了!

    什么!

    连诀不是容雪的亲骨肉,容雪还有个女儿?

    这……这个消息让萧姨娘瞬间回不过神来,哐啷一声,手中的钝刀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周嬷嬷猛地将门打了开来,便看到一个身影,一瘸一拐地跑着离开福安院的影子。

    她眼皮猛地跳了两下,“不好,夫人,那人好像是萧姨娘,她,她听到我们说的话了!”

    “什么……”大夫人脸色瞬间发白,猛地抱紧了怀中的孩子。

    “快,有贼,抓贼!”周嬷嬷灵机一动,立刻喊醒了院子里的人,朝着萧姨娘逃走的地方追了上去。

    萧姨娘回头,见周嬷嬷领了人来抓,便大声地喊道,“老爷,老爷,连诀不是你的亲儿子,他是从外面抱来的,夫人要杀人灭口啊!”

    “老爷……老爷……连诀不是连家的骨肉啊……”

    萧姨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地喊着,她心里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她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真相,她要让容雪的丑事被所有的人都知道!

    “老爷,混淆连家血统的人不是我,是夫人呐……”

    周嬷嬷吓得身体一个激灵,猛地停下了脚步,一下子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快,我去追,你,你快去通知大小姐!”事到如今,不能再瞒着大小姐了。

    “是,奴婢这就去!”那体己贴心的丫鬟急忙往连似月的院子里跑过去。

    那福安院里,大夫人跌坐在椅子上,紧紧抱着连焱,面如死灰,浑身颤抖着——

    完了,这回月儿苦心经营的一切,怕是全完了。

    什么?

    连似月快速地穿好衣裳,面色紧绷着,快速地出了门,天空还在下着瓢泼大雨,冷眉替她举着伞,但是,她的鞋面很快就湿了。

    “往父亲的院子那边去!”连似月沉声命令道,萧姨娘定直奔连延庆的院子里去了。

    “是,大小姐。”

    “冷眉,你先去截人!”连似月一把拿过冷眉手里的伞,说道。

    “是,大小姐,明白。”

    冷眉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中。

    连似月快步地走着,手中的拳头不由地慢慢握紧了,她目光紧紧地看着面前的路,看不出此时此刻她在想些什么。

    那萧姨娘因为得了这个天大的秘密,身体从而获得了巨大的力量,竟然拖着病体跑了好长的一段路,她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喊着——

    “连诀是外面的野种啊老爷,连诀是野种!”

    周嬷嬷眼见她离连延庆的院子越来越远,她紧张地不知到底该不该追了。

    “站在这别动,随时听大小姐吩咐!”

    这时候,一道沉稳的声音在周嬷嬷身边响起,便见一道绿色的身影迅速地往萧姨娘的那边过去了。

    “绿枝!”周嬷嬷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停下了脚步。

    冷眉眼看着着离萧姨娘近了,她眼睛一冷,袖中暗器唰的一声飞了出去——

    “叮!”同时,一个刺耳的声音猛然间响起,便见一把寒剑从空中闪过,她的暗器被猛地一挡,擦着萧姨娘的身体而过,萧姨娘身体受到一股冲击,猛地往前一扑,落在了地上。

    冷眉冷眸一闪,猛地抬头,便见总护院连天手持佩剑站在她的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心头一颤,悄然收起了手中的暗器——

    “连天,连天……我发现了大秘密,有人要对我杀人灭口!”萧姨娘一抬头看到面前的连天,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躲在连天的身后,指着冷眉,说道。

    连天眼睛紧紧目视着面前的冷眉,嘴里对萧姨娘说道,“没有人对萧姨娘杀人灭口,你不小心摔倒了。”

    “不是的,是她,这个绿枝要杀……”萧姨娘正要争辩。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你在鬼喊鬼叫干什么?”连延庆紧皱着眉头走了过来,他身上披着灰色的大氅,看样子也是刚刚从榻上起来的。

    冷眉冰冷的目光紧紧地看着连天,眸中凝着一抹杀气,连天趁人不备,将冷眉落在地上的暗器捡了起来,握入掌中,再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

    “老爷,老爷,我有话和你说,我刚刚听到大夫人在和周嬷嬷说,连诀不是你的亲儿子!”

    “什么……”连延庆只觉得当头棒喝,身上的大氅随之落在了地上。

    “我还听到她说,当年,当年她生的其实是一个女儿,她为了跟我争宠,他狠心把女儿送走了,换了连诀个儿子回来,老爷,你看,你看混淆连家血统的人不是我,是容雪,是她啊!”萧姨娘说着说着,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目光——

    老天爷终究待她不薄,让她发现了这样一个秘密,一个足以将容雪和连似月一网打尽的秘密。

    连诀的身份可一直是连家唯一的嫡子啊,从此以后,她们休想在连家立足了!

    “你……”

    “啪!”这时候,连似月从一旁猛地走了过来,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扇在萧姨娘的脸上,她眼底含着眼泪,“萧氏,你死到临头,还编造这种可笑之极的谎言来污蔑我母亲,达到你的目的,你简直令人发指!”

    萧姨娘捂住了脸,冷笑一声,道,“连似月,你别演了,你的眼泪哪会流的这么容易,这次你休想再骗过你的父亲!”

    连延庆紧抿着唇,眉头锁着,那目光缓缓看向连似月——

    “父亲,你不能信这个可怕的女人,母亲刚刚生了弟弟,万万不能去伤她的心了,还有诀儿,他那么懂事,那么敬重父亲,与父亲那么相似,怎么会是从外面抱来的呢?萧姨娘,你敢这般污蔑我母亲和弟弟,我,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连似月脸上露出愤怒而悲伤的表情,那模样好似恨不得杀了萧姨娘。

    “老爷,究竟我是不是编造谎言,您只要把连诀从山海关喊回来,做个滴血认亲不就好了?”萧姨娘紧紧地抱住了连延庆的袖子,目光狠狠地瞪着连似月,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