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O六章 一根红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o六章 一根红绳

    连似月脸色微赧,如那初开桃花的颜色,她低声道,“一年半载,很快就过去了的。”

    “你可知度日如年这四个字。”他低沉的气音萦绕在她的耳畔,微微靠近,细细地凝视着她的容颜,想将每一丝表情都带着一起走。

    凤云峥给人感觉素来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任何女子示好,也不过是冷淡回应,用夜风的话来说便是咱们主子好似分裂的两个人,对着外面是一个人,对着大小姐又是另一个人,而对着大小姐的这个,外人常常难以窥见。

    这天,他们在桃树林里度过了一段安静又惬意的午后,聊这些前世今生的事。最后凤云峥临走时,扶着她的肩膀说道:

    “算起来,待我完成任务回京之时,恰恰是你及笄之时,到那时候,我便要三书六礼去相府提亲了,月儿,等我回来娶你,这次,可不许你再忘了。”

    “若我又忘了,你会如何?”连似月眨了眨那双狡黠的眼睛,问道。

    “如果你忘了,我自会让你记起。”他低头,拿过她的手,将一根红绳系在她的手腕上,另一根则系在他自己的手腕上,说道,“这两条红绳原本是一根,如今,我剪成两半,你我们各一半,这样,你总忘不了了。”

    连似月低头,看着手腕上的红绳,拉住了他的衣角,道,“那殿下保重,盼你归来。”

    凤云峥笑了,连似月给他这句话,他已经感到十分满足。

    他临行前又召见了冷眉及所有暗中保护连似月的护卫,再次强调,那归他们保护的人是未来恒王府的女主子,需得保她毫发无伤,否则,他们连带着男主子也会失去。

    众人听了九殿下这番话,便即可齐齐跪下。

    凤云峥第三日便启程离开了京都,这一去究竟多久还是未知的。

    走的那日,连似月在她的院子的东南角种下了一株植物,看着很不起眼的一棵小苗,青黛问:

    “大小姐,这是什么花?”

    连似月往这植物上浇了一点水,道,“半年后就知道了。”

    青黛见连似月不说,便也不再追问,只尽职尽责的照顾这植物,既然大小姐说半年后会知道那就肯定会知道。

    *

    越王府。

    越王妃萧柔倚靠在床头,一脸娇羞,红着脸望着睡梦中的男人,她抬起手,细细地描绘着凤千越的精致的五官,睡梦中的凤千越感到脸上一阵酥痒,他一睁开眼,便看到了萧柔那娇羞的模样。

    他猛地坐了起来,看到身旁的萧柔,他脸上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每一日面对这个女人,他的心情都是这样复杂。

    “殿下,你醒了,柔儿给你宽衣。”萧柔爱这个男人真是爱惨了,恨不能时时跪地乞怜一般。

    “不用了,本王自己来即可,你好生歇息。”凤千越下了床,眼瞥到萧柔那条木制的腿,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后便借口匆匆离开了房中,前去上朝。

    如今,朝堂上瞬息万变,正是关键的时刻,他半点疏忽都不能有了。

    身为妾室的连诗雅照常来伺候萧柔起床,这是她进入越王府后,萧柔给她定下的规矩,必须日日前来伺候正妃一天的梳洗吃喝,做的活简直和一个丫鬟差不多,连诗雅一口气憋在心里,恨不得将萧柔那条假腿拆掉!

    但是她不敢——

    如今,她无权无势,只能仰仗萧柔的鼻息,而四殿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就不管后宅的事,所以,她只能尽量讨好萧柔,才有些好日子过。

    当她看到凤千越从萧柔的房中走出来的时候,她左右看了一眼,不见萧柔的人,便牙一咬,快步走了过去,躬身,道,“殿下。”

    为了掩盖左边那巴掌大的疤痕,她便在脸上蒙了一层白色的纱巾,露出了眼睛这一块,这么看来,让人以为还是个美人无疑。

    此刻,她的眼中含着眼泪,楚楚可怜地凝望着面前他心仪的男子。

    而凤千越只冷冷看了她一眼,便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她顿时死死地握着拳头,咬着下唇,眼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恨意!

    她恨连似月,恨她夺走她的地位和容貌!让她不敢追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前去。

    她恨萧柔,恨她能与凤千越以夫妻相处,而她,进来这么久,连和凤千越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凤千越也毫不掩饰对她的不屑。

    “王妃叫你进去呢,还在发什么呆?”她正发怔之际,便听到一个粗哑的声音对她斥道。

    她在这里,就连一个奴婢也不将她放在眼里,她才彻底明白连似月的计谋有多狠毒!

    她袖中的拳头紧紧握起,最终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抬脚走了进去——

    萧柔见到她走过来,扬起手便一个巴掌扇在她的脸上,道,“贱人,你刚才装模作样地在殿下面前流泪是想告诉他,我这个越王妃对你不够好吗?”

    “……”连诗雅手捂着脸,瞪着眼睛看着萧柔。

    萧柔则凉凉地看了她一眼,道,“想在我面前耍滑头?你以为被你抢在我面前拜过一次堂了,我还会让你的奸计得逞吗?连诗雅,我告诉你,是你自己硬要留下来的,那我便要你一辈子都近不了四殿下的身!”说到最后,她眼底的凶狠毕露。

    “王妃!”连诗雅突然双膝一曲,跪了下来,流着眼泪道,“我是怎么进这越王府的,想必舅舅已经和你说过了,没错,当初是我有些私心,所以才糊里糊涂地听了连似月的话和四殿下拜堂,那是因为我实在走投无路了,想寻一处安生之地而已!”

    “哼……”萧柔冷哼一声,“当初,你死皮赖脸要留下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还说四殿下对你示好呢。”

    “那,那是因为我怕被赶走,我不想再住在牲口棚里了,那不是人住的地方。”连诗雅声泪俱下道,“但是,王妃难道没想过吗?罪魁祸首不是我,是连似月啊!是她故意要破坏你我的情谊,让我们内讧,她好渔翁得利,王妃真要如了她的意吗?事已至此,我们应该一致对外才是,我们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那个贱人啊。”连诗雅将矛头转到了连似月的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