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O五章 我不想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o五章 我不想走

    “元帅!张角死了!”这时候,账外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什么?”连延甫猛地掀开帐篷,走了出去,连诀也快速地跟了过去,只见张角躺在地上,唇角流出了乌黑的血。

    那大夫诊断了,道,“大帅元,此人是中毒身亡。”

    这张角原来早已中了毒,想必是时辰一到便气绝身亡了——

    “想来早就谋划好杀人灭口了,以免留下把柄。”连延甫冷冷地道。

    “元帅,将他敛了吧。”连诀看了地上满脸乌青的人,说道。

    “不,阿诀,他既犯下大罪,不管是否有苦衷都必须惩处,不能有任何心软,在军中,任何的怜悯都是多余的。

    所以,即便这张角已经死了也不能轻易放过,必定要割下头颅,挂于城墙上,以儆效尤。”

    连延甫即刻下了命令,将张角的头割了下来,血淋淋地挂在每个将士都必将走过的路口,以震慑三军。

    连诀站在路口不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张角那颗头颅,拳头暗暗地握紧了。

    *

    周成帝自上次病后,便一直不见痊愈,还偶有缺席早朝的现象,朝中上下,莫不为皇帝的龙体担忧。

    九殿下凤云峥提出的“推恩令”一经发布,便在藩王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最终,皇帝考虑再三,决定派遣凤云峥前往三藩,督促推恩令的实行。

    当周成帝下了圣旨之后,便亲自走到凤云峥的面前,弯腰将他扶起,道,“峥儿,此番前去,少则一年半载,多余两年三年,还要防止三藩不满,趁机刁难与你,所谓任重道远,都靠你了。”

    凤云峥接下圣旨,脸上并无多余表情,只应道,“儿臣遵旨。”

    走出荣元殿,凤云峥看了眼手中的圣旨,那吏部宋庆阳上前,躬身道,“微臣要恭喜九殿下了,如此重任皇上要殿下去执行,这是要立储的征兆啊。”

    凤云峥不语,慢慢前行,听着宋庆阳的话,若有所思。

    “太子被废,储君之位已经空缺了一年半,最近不少大臣都在上奏折,恳请皇上重新立下储君,放眼当下,唯八殿下可与殿下您相提并论,可比起朝堂上的建树,这一年多以来,九殿下是要多于八殿下的。”刑部张迎之也说道。

    “殿下,此番前去,各路藩王必定纷纷示好,那将自家女儿敬献的恐怕是基本的路数,殿下还请……”宋庆阳知凤云峥平素从不近女色,仅与相府的嫡长女容和郡主有些交际,便提醒道。

    一直莫不作声的凤云峥听到这里,便停下了脚步,回身,看着宋庆阳,宋庆阳一愣,心知说错了话,忙躬身,道:“殿下赎罪,微臣多嘴了。”

    凤云峥道,“本王三日后就要启程,京中的事务,还要拜托各位达人了。”

    “是。”两人忙躬身,道。

    凤云峥便匆匆出宫了。

    宋庆阳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才知自己的官袍都汗湿了。

    张迎之拍他一把,道,“你明知九殿下最不好接近女色,除了那容和县主,何曾多看过任何人一眼,你给出这种馊主意,你见过哪位殿下立了大功,皇上要赏赐,却只要个婚约自由的,这足以说明,九殿下绝非处处留情之人,你呀你,平时注意多,此番怎么糊涂了。”

    宋庆阳抹了把汗,拍了自己两个巴掌,道,“我这,我这一时忘了。”

    张迎之却又叹了口气,道,“这般不近女色,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

    凤云峥约了连似月来桃林,眼下,桃花已要尽落,再刮一次风,桃花就要凋零了。

    夜风和冷眉两个暗卫守在桃林外。

    凤云峥和连似月并肩而行,那桃花不时落下,飘落在连似月的发间,凤云峥便伸手将这桃花瓣摘下,一吹,花便飘散开去。

    “我听说,一般皇子前往藩王的属地视察,藩王将自己的漂亮女儿敬献,是基本的礼数。”连似月在一棵桃树下停下来,抬手握住一株桃花枝,手指抠着树枝,带着一丝揶揄的口气,说道。

    凤云峥不语,脸上只有不易察觉的浅淡笑意。

    连似月抬头,“你笑什么?”她问道。

    凤云峥走上前去,忽的将她大横抱起,顿时吓了连似月一跳,他们并未婚配,甚至连赐婚都没有,这般亲密的动作岂,岂不是太不合礼数。

    “你,放我下来。”她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窘迫,重生的她,性子冷淡,莫说这样的接触,便是旁人多靠近她一些,她也不喜欢的,这九殿下却,却——

    抱她了。

    凤云峥却不管,将她横放在那桃树上,让那桃花掩映着她,她脸色更显娇艳美丽。

    他站在她的面前,道,“你放心吧。”

    连似月一怔,颇有些百口莫辩的意味,从来伶牙俐齿的她,说话竟结巴了一下,“我,我……”

    凤云峥不禁失笑,抬手,食指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前,道,“不是说好了,不会让任何人染指于我,我牢牢记着呐。”

    连似月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他这口气,俨然把自己当成她归属了的一般。

    凤云峥见她这般脸红,妩媚又娇柔,令他眼睛也不舍得眨一下,心头忽然一动,道,“糟了,我想抗旨了。”

    “抗旨?”连似月抬眸,不解地看着他。

    “是,我想抗旨,和父皇说我不想去三藩敦促这推恩令了。”凤云峥抬手,抚上了她的脸颊,她肤如凝脂,手感极好,本想碰一碰就松开,不料这一碰却舍不得松开了。

    “殿下,不要说笑了。”连似月只觉得脸颊发烫,身子起了中遥远而陌生的悸动,不仅仅是脸,她觉得整颗心都发烫了。

    “我没有说笑,这世界上,懂得月儿的好的人,可不止我一个,所以,不放心的人,是我啊。”凤云峥触摸着她脸的手稍稍下滑,将她的脸颊小心翼翼地捧在了掌中,令她的眼睛与他对视。

    他的动作间充满了怜惜和呵护,仿佛捧着那世间最最珍贵的宝物,他低声,道,“月儿,我真的不想走了,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