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O二章 帝王之相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o二章 帝王之相

    众人沉默了下来。

    连诀上前一步,躬身,颔首,道,“大人。”

    王钦冷冷地看着连诀,一脸铁面无私的表情,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厉害,是不是觉得自己救了人,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

    连诀垂首,道,“阿诀不敢。”

    “不敢?所谓军令如山倒,在军中最重要的就是军令,方才我三番两次命令你撤退,你却不肯听,若有个闪失,这里数十人的性命,你区区一个小兵,可担当地起?”王钦当众对连诀一顿训斥。

    那被救的张角,想为连诀鸣不平,但这王钦铁面无私在整个军中都是出了名的,便张了张嘴,什么也不敢说了。

    “来人!将士兵阿诀绑起来!”王钦下了命令,便有两个将士走了过来,用绳子绑住了连诀的手,反绑在身后。

    “大人,看在阿诀除虎有功,又救了小的的命的份上,就饶恕他吧!”张角见了,忙跪了下来,请求道。

    “大人,今日若不是阿诀果决杀虎,恐怕……”其余一同射虎的将士们也齐齐跪下,替连诀求情。

    “哼。”王钦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这是要反了?来人,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

    “大人!”连诀见状,忙道,“阿诀甘心受罚,请大人网开一面。”

    王钦抬眸,看了连诀一眼,道,“绑起来!”

    “是!”

    连诀被绑在了城墙入口处的那根柱子上,接受军法的处置,被绑三天三夜,不得吃喝。

    他一袭红黑的盔甲,铮铮铁骨,利于寒风白雪之中,颀长身躯昂扬而立,那雪花飘在他的肩头。

    *

    冬熙宫。

    徐贤妃屏退了众人,眉头紧锁着,手端着茶杯,目光若有所思地听着面前男子的汇报,终于冷笑了一声,道:

    “难怪找不到他,原来只是躲在军中当个小小的兵。”

    那男子低头,道,“卑职也以为,他毕竟是连相之子,兵马大元帅又是他的叔叔,他定会一去就谋个要职,谁知,竟终日和一帮普通的小兵厮混在一起,卑职找错了方向,这才浪费了个把月的时间。”

    徐贤妃听着,心头却越发地沉重,越发地觉得连诀不是个普通人,“娇贵之躯,竟受得了那种苦?他当真与普通士兵一般,也只吃粗粮?”

    “是,卑职观察的很仔细,此人虽含着金钥匙出身,但是没有半点娇气,与那些普通的将士打成了一片,虽然他没有半点官衔,却很受身边侍卫的爱戴,平素里侍卫们常以他为中心,听候他的差遣,看来,是能成大器之人。”男子回答道。

    徐贤妃放下手中茶杯,脑海中思索着,她原本以为这连诀不过是连相贵养着的一个娇气的贵公子,先前第一次杀他,他的表现已经出乎了她的意料,而此次,更是超乎她的想象。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道,“此人必是心腹之大患啊。”

    “娘娘,那接下来,要怎么办?请娘娘示下。”男子问道。

    徐贤妃眸光一凝,闪过一抹寒意,狠狠地说道,“他决不能成大器,本宫要他永远都回不了京都,本宫要为我儿扫清一切障碍。”

    “可是……”男子犹豫了片刻,道,“就算是猛虎也拿他没有办法,四头老虎围攻,他却临危不乱,活生生杀了徒手杀死了一只老虎,其余三头也被他制服,还从虎口中救下了张角。”

    “哼……”徐贤妃握紧了拳头,道,“这次,他只是又走了一次运而已,不会次次都这么走运的,他不在京都,本宫便有更多的机会对付他,你继续盯着,找到机会便利落的杀掉,不要留活口。”

    “是,卑职明白。”男子颔首,道。

    “下去吧,小心些,莫让任何人起疑,就算是八殿下,你也要暂时瞒着。”徐贤妃交代道,坐了下来。

    “是。”男子转身,悄悄离去了。

    金嬷嬷端着参茶走了过来,小声地道,“娘娘,会不会真如当年那人所说,那连诀脚底有七颗红痣,实乃帝王之相啊?”

    “不可能!”徐贤妃猛地站起来,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执拗,道,“能登上皇位的,只有我的烨儿,而那寿宁殿未来也理应由本宫做主。”

    “是,是,娘娘,是老奴说错了话,八殿下有雄才大略,区区一个连诀,实在不足为惧。”

    徐贤妃的目光慢慢暗淡了下来,道,“本宫不想夜长梦多,所以,务必要快些把他杀了。本宫听说,此次他前去军中,是皇上亲自下了圣旨的,本宫不能再让皇上与他有接触了。”

    “母妃……”这时候,殿外传来凤烨的声音。

    徐贤妃一听,忙做好了,敛去脸上的神情,对着那走进来的凤烨露出笑容,道,“烨儿下了朝了。”

    “嗯,下了朝,便来母妃这边坐坐。”凤烨说道,目光却四处打量了一下。

    “来吧,来的正好,母妃让人炖了你爱喝的汤,你恰好尝尝。”徐贤妃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道。

    “母妃,刚刚从你宫中出去的人,可是刚刚从山海关回来的。”凤烨突然问道。

    “……”徐贤妃一怔,道,“你看见了?”

    凤烨点头,道,“说了两句话,孩儿曾在山海关驻兵,对那里的将士很是熟悉。”

    徐贤妃笑道,“此人也算你外祖的旧部,从山海关回来便来向本宫请安,很是寻常的请安。”

    凤烨的目光落在自己母妃的身上,久久地凝视着,道,“母妃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孩儿?”

    徐贤妃猛地看向凤烨,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孩儿从未听说过某个山海关的人是外祖的旧部,母妃也从未问津过山海关的事,母妃,您究竟有什么事瞒着孩儿。”凤烨看徐贤妃的神情,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徐贤妃握着凤烨的手,语重心长地道,“烨儿,你只要记得母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为了我们徐姓一族就好了,母妃断然不会做任何不利于你的事情。”

    凤烨看着自己的母妃,眉头慢慢皱起,问道,“母妃所做的事,是不是和连诀有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