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九章 真没想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九九章 真没想到

    于是,她们便齐齐拉住连诗雅,连续扇了十多个巴掌,打的连诗雅头昏眼花。嘴角流血。

    然而,萧柔还不解气,又要连诗雅跪在地上再三认错,最后还要她留在她的院中打扫院子,她则懒懒地坐在矮榻上磕着瓜子。

    那管家见新王妃进门的第一天就这么教训妾室,怕闹出什么问题来,便去书房禀报凤千越,凤千越却只冷漠地说道:“随她们去,不要闹到外面去就坏了本王的名声就行。”

    紧接着,萧家的人也找上门来了。

    昨日,萧镇海派人调查了迎亲队伍被劫的事,今日便一早就来了越王府。

    萧镇海先领着三个儿子进了凤千越的书房,叩拜之后,便从腰间拿出越王府的令牌,放在凤千越的面前,单刀直入,道:

    “殿下,这是我萧国府的人昨日调查迎亲队伍被劫的时候,在黑衣人身上捡到的,不知殿下对此事作何解释?”

    凤千越自书桌前抬头,淡淡地看了这令牌一眼,随后拿在手中,到,“如此拙劣的计谋,岳父这是信了?”

    萧镇海凝神看着凤千越,随后,突然哈哈大笑,道,“微臣当然不会信,微臣给殿下看这令牌,只是要提醒殿下往后要小心一些,莫再让奸人钻了空子,否则传到皇上面前去,也难道说清了。”

    凤千越也笑了,道,“多谢岳父提醒,本王定会多加注意的,如今已有了家室,凡是要更加谨慎了。”

    “那连诗雅不知殿下打算如何安置?”一旁的萧山问道。

    凤千越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冷意,萧山,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质问他?

    他道,“大婚已过,对外本王说了是王妃身体不适,让家中姐妹代为拜堂,这样在世人面前也有个说法。至于连诗雅本人,不是本王想要的,一个妾而已,不值得放在心上。”

    萧镇海听了,倒颇为欣赏凤千越的态度,道,“殿下说得对,别人想借机破坏你我的联姻,我们若为此生了嫌隙,倒如了那奸人的意了。”

    “岳父能这么理解,本王甚感欣慰。”凤千越微微露出笑意,道。

    “那殿下最近可想到用什么法子博取皇上的信任了?

    眼下,皇上身子不适,这正是一个好时机,其余皇子也都想尽了办法要博得皇上欢心,殿下不能落了人后。”萧镇海说道,现如今,他们已经是翁婿,利益完全一体。

    “岳父该知道此番给父皇诊断的是哪位太医?”凤千越道。

    “素来是姚太医。”

    “岳父和姚太医曾有同袍之谊吧,岳父的建议,姚太医定会听的。”凤千越唇角露出一抹浅笑,道。

    萧镇海眸子微闪,“殿下已有良策?”

    “放手一搏。”凤千越缓缓地说道。

    出了凤千越书房,萧镇海冷声道,“连诗雅此番连同他人破坏雅儿和四殿下的婚约,决不能就此放过她!去把她叫过来,我要好好审问她。”

    “是。”萧湖立即将连诗雅带到了萧镇海的跟前。

    连诗雅战战兢兢喊了一声舅舅,才敢抬起头来。

    萧镇海一见她的脸,一愣,“你怎么成了这个鬼样子?”

    “舅舅,你可知雅儿这些日子受了多大的委屈吗?”连诗雅双膝一屈,跪在地上,将连诗雅如何剪了她的头发,割伤她的脸,将她发配到牲口棚的事都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末了还说道,“那连似月还说了,就算是舅舅亲自出马,都没用的。”

    “此女之恶毒,世间罕有。”

    “其实,此回,此回让雅儿与四殿下拜堂,也是连似月逼迫我的,我势单力薄,没有法子,为了保命,只好如此,连似月这都是为了羞辱舅舅您。

    舅舅,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别无所求,在越王府有个干净的房子住,有口饱饭吃就行。”昨日连诗雅死活不肯说出是连似月给她出主意的,是怕自己被当场丢出去。

    而如今,她已经成了四殿下的妾室了,便不怕被赶了,于是将所有的罪过全部推到连似月的身上,好让萧镇海去找连似月算账。

    “连似月,老夫不将你碎尸万段,我这萧字要倒过来写了!”萧镇海一甩袖子,快步出了越王府的门。

    连诗雅吁了口气,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

    出了越王府大门。

    一直没有说话的萧河开口说道:

    “父亲,依孩儿之间,我们还是要多多防备四殿下才行,大婚他虽处处做的圆满,但是孩儿总觉得他对小妹……”

    萧镇海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握紧了手中的佩剑,道,“你们放心,四殿下在为父面前,还不太敢造次。

    八殿下有徐国公,九殿下有苏太傅,,而四殿下什么都没有,若离了萧家,拿什么去和八殿下,九殿下争,哼,他若敢做出有损萧家利益的事来,为父定要他千百倍偿还!”

    *

    “长城万里跨龙头,纵目凭高更上楼。大风吹日云奔合,巨浪排空雪怒浮。”这说的便是山海关的雄伟和壮阔。

    连家四爷,兵部右侍郎连延甫被皇帝任命为兵马大元帅,驻守山海关已有四年之久了。

    眼下,正是山海关最冷的时候,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雪了,一眼望去,一片皑皑的白雪,这种时候,也是底层的将士们生活最艰苦的时候。

    此刻,众将士正在校场上进行操练。

    “大元帅有令,今夜的风雪会比昨夜更大,需要就地增加五十个帐篷。”这时候,兵马大帅元身旁的左先锋王钦走到正在操练的将士中间,大声说道。

    众人停下了手中的操练,

    那王钦在人群中看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其中一个年轻的小兵身上,手指着他,说道,“你,出来,你负责搭帐篷。”

    “是!”那年轻的小兵走了出来。

    只见此人穿着与其他士兵一样的赤色盘领窄袍,头戴折上巾,脚蹬乌皮靴,那脸上有几分风雪带来的沧桑,但是却掩饰不住那张眉目如画的俊俏

    王钦多看了他一眼,道,“去吧,领上三个人。”

    “是,大人。”这小兵于是挑了三个人,一块领着工具,前去搭帐篷了。

    他的动作十分利落——

    “阿诀,真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苦,你刚来那会,我们还私下说,这细皮嫩肉的,长的跟个公子哥似的,没几天就要逃走了,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苦,真真让我们刮目相看呢。”其中一个年长些,脸色黝黑的小兵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