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四章 倒过来写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九四章 倒过来写

    “我,我……”看着凤千越那张冰寒的脸,连诗雅突然觉得很害怕,她吞吞吐吐着对萧柔,“我不知道,我,我已经拜堂了,我才是四王妃。”

    萧柔一听这话,顿时像是炸了一般,立刻朝她扑了过去,不顾形象地咒骂她,厮打她——

    “连诗雅,你这个贱人,这是我的大婚,你竟敢代替我拜堂,你竟敢跟我抢四殿下,我今日若放过你,我就不是和韵郡主,我萧柔两个字倒过来写!”

    此刻,萧柔几乎失去了理智!

    期盼多时的大婚,就被人顶替了,如何不气?

    况且,因为断腿的事,她的个性早就变得极其易怒,遇到这样的事,便是半点控制也没有,只想狠狠打连诗雅一顿泄气。

    连诗雅下意识地抵抗,而萧柔有身边奴才帮忙,三两下就被压倒在喜床上,萧柔气的去扯她捂住右边脸的手,猛地一扯,扯了下来,那右脸上的疤痕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

    “天啊,好丑啊。”有人一愣后,惊呼道。

    “这真是连家的三小姐吗?怎么丑成这样了?”众人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连诗雅。

    连诗雅猛地捂住了这半边脸,她脸色涨得通红,眼睛狠狠地看着萧柔——

    呵呵,如此这般,萧柔,你想我走,我是更加不会走的了,想尽办法也要留下来。

    眼看着这两个女人这样毫无形象的厮打,一个婚礼变得乱糟糟的,连似月的唇角露出一抹冷笑。

    连延庆闻讯匆匆赶来,当看到一身喜服的连诗雅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

    “父亲……”连诗雅忙唤道。

    连延庆一惊,生怕别人以为此事是他一手策划,想破坏四殿下和萧家的联姻,他急着撇清关系道:

    “殿下,此女曾触数度触犯家规,早已经被罚出府,与连家脱离了关系,族谱上也没有她的名字了。今日之事,微臣始终不知啊,殿下万不要误会了微臣。”

    连诗雅一听,猛地瞪大了眼睛,那时赶她去牲口棚还只说是惩罚,现在却直接说已经从族谱上除去了名字——

    “父亲……”

    “畜生!住嘴!你今日又惹出这样的事来,为父只当连家没有你这个人!”

    萧柔泪流满面,无力地坐在喜床上,“连诗雅,你毁了我的美梦,我真恨不得立刻杀了你!

    来人,把她拖出去,丢到外面去。”

    连诗雅一听,猛地抬起头来,道,“不行,我已经拜过天地了,我才是正经的四王妃,你不能赶我出去。”

    “四王妃?哈。”萧柔眼底一声冷笑,“就凭你,你算个什么东西?连家都不要你了,你还敢和我争四王妃的位置,我看你真是疯了!”

    她再看向一脸阴寒的凤千越,问道,“殿下,你怎么说?”

    凤千越的目光正缓缓地从连似月的身上收回来,他居高临下的看了连诗雅一眼,口气森冷,道,“是谁指使你的?”

    “无,无人指使,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有人把我抓走,让我穿上喜服,一路将我抬来这里和四殿下拜堂。”连诗雅吞吞吐吐地道,那慌张的表情让人觉得她分明就在撒谎。

    “刚刚本王怀疑你并非和韵郡主,你却说自己是萧柔,你还敢说无人指使?”凤千越目光越加森冷,厉声道。

    “那是因为……”连诗雅紧咬着下唇,她的脑海中浮现出牲口棚那又脏又乱又臭的情形,不,她不要回去,她不要再回到那里去了,无论如何,她要留下来,留在越王府,这是她最好的去处!

    于是,她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来,抬起头来,说道,“因为自从殿下在相府中赠我玉佩之后,我便念念不忘,今日阴错阳差上了花轿,我便……我便……”

    凤千越猛地低头,看向连诗雅的手中,这确实是他随身的玉佩,因为要穿喜服,这两日他便将玉佩摘了下来,可没想到却到了连诗雅的手中,还被她说成是定情信物一般!

    他大意了!这是被人拿走的!这几日忙着大婚之事,居然忽略了身边之物。

    是谁?他下意识地看向连似月,连似月却并没有看她,而是盯着萧柔和连诗雅看着。

    “什么……”萧柔一听,心头被针猛地一刺般,“连诗雅,你这个贱人,你居然……居然偷四殿下的玉佩。”

    “这不是我偷的,四殿下的贴身之物,我如何偷的到,这是四殿下送给我的。”连诗雅否认道,并坚称玉佩是凤千越所赠,眼中还流出两行清泪,她从床上爬起来,跪在地上,道,“殿下,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拜过堂了,您不能赶我走,我还有您的玉佩。”

    “连诗雅,你真是下贱,为了嫁给四殿下,居然耍这种阴谋诡计,还敢说自己是无辜的,是被莫名其妙抓来这里的,如果你是被抓来的,你现在怎么不走?这分明都是你的计谋,你假装绣娘留在我的身边,然后趁机掉包,自己跑来和四殿下拜堂。”

    连诗雅口口声声要留下,又拿着凤千越的玉佩做证据,现在人人都觉得是她自己策划了这么一出,萧柔更是这么觉得!

    连似月轻轻地摇了摇头,两个愚蠢的女人啊。

    众人也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凤千越的脸色则越来越阴沉,这两个女人,无论哪一个都让他倒足了胃口,现在看她们这般为她争执,他更觉得恶心。

    这时候,连似月走了出来,说道,“郡主,事已至此,我三妹也是对四殿下痴心一片,既拜过堂,又入了洞房了,您看此事该怎么办才好?”

    上一回,萧柔怂恿梁汝南陷害于她,想毁她的脸,又想陷害九殿下,她当时没有深究,因为没有合适的机会。

    这回,她就在她最看中的婚约上做手脚,她说过了,她连似月从不宽容,有仇必报,只要时机一到,必定出手,所以,萧柔此番不过是还债的。

    凤千越猛地抬头,目如寒光,看向连似月,“我越王府的事,何时轮到你来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