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八章 达成一致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八八章 达成一致

    连诗雅听了,心脏被猛的一击,脸上顿时生出一丝向往来——

    嫁给四殿下,这显然是她目前来说,最好的归宿,最重要的是,四殿下是她爱慕的人。

    但是,她突然想到,眼前这个人,可是比蛇蝎还狠毒的连似月,她怎么可能好心为她图谋?

    她警惕地看着连似月,问道,“连似月,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你休想利用我。”

    “如果我利用你,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难道不是一桩不错的买卖吗?”连似月看着连诗雅那双闪烁不定的眼睛,说道。

    连诗雅在心中盘算着,她已经被赶出连家,祖母和父亲不会再要她,亲娘如今自身难保,那肚里的假孕若有朝一日被揭穿,只怕是尸骨无存,而住在牲口棚里,整日与那一群牲畜吃喝睡在一起,又脏又臭,简直生不如死。

    她若不是再为自己打算一次,从今往后,她就彻底完了,就算连似月真不怀好意的利用她,也总会比现在的状况好吧。

    “你想怎么做?”连诗雅问道。

    “莫老板是个易容的高手,我特意花重金把她请来,为你易容。”(之前有莫丽娘易容成莫安师太,将萧姨娘打成通体附鬼的天煞孤星的情节)

    “易容?”连诗雅捂住自己长满疤痕的半边脸,道,“你要把我易容成原来的样子吗?”

    “不。”连似月摇了摇头,“如果把你易容成连诗雅的样子,就没办法让你嫁给四殿下了。”

    “那你……到底要怎么做?”连诗雅的心里,既忐忑,又期待,尽管她知道连似月一定不怀好意,可是她开出的诱惑实在太大,她难以抵挡。

    而连似月见连诗雅已经动摇了,便知道自己的做法终于奏效了——

    当初,她先毁连诗雅的容,再将她送到牲口棚,接着故意制造机会让她逃跑,在外面受尽屈辱,再引她到九华寺,然后再回牲口棚。

    这一步步的,目的就是为了彻底地摧毁连诗雅所有的意志,从而让她看到一点希望一点甜头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扑上来。

    而这这么做的最终对付的人却是——凤千越。

    她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这么一天,将前世害她最惨的两个人,凑到一起去,看他们是不是还会像上一世那么“相爱”!

    这一天,她图谋了好久好久,现在,机会终于要来了——

    “你只要听我的就好,不必知道太多。”连似月冷眸凝视着她,道,“而且,你也没资格来过问。”

    “……”连诗雅被说的哑口无言,诚然,她现在除了听任连似月的摆布和安排,就只有回到牲口棚这一条路了——

    所以,她只能选择乖乖听话。

    *

    四殿下凤千越的大婚终于还是来临了。

    大婚的头一天,是送嫁妆的日子,辰时三刻,由萧柔的三个兄长萧山萧河萧湖三人率领长长的队伍,从萧国府途径正阳街,浩浩荡荡地走在路上,前往越郡王府,那嫁妆几乎铺满了一整条街,足以彰显萧国府的雄厚实力,也能看出萧国公对这个唯一的爱女的重视。

    凤千越率领着王府中人在门口迎接,萧家三子对他三行礼,王府奴才再端茶分别敬三人喝下。

    那嫁妆搬进王府,将整个前厅都堆满了,堆不下的,则由管家领着萧家的奴才一块放进了账房,整个王府一片喜气洋洋地氛围。

    凤千越表面上面带笑意听着萧家派出的总管高声地念着嫁妆的内容和分量,心里却对萧振海的做派充满了深深的厌恶——

    他十分清楚萧振海的目的,用这些嫁妆提醒他,警告他,萧柔是他的爱女,他凤千越务必要善待萧柔,珍惜她。

    到了午时,身为和韵郡主的萧柔还要进宫向皇帝和皇后敬献礼物,端文皇后已不管后宫,便没有出现,只是按照礼节,由太监送到了长春宫,但只是意思一下,待萧柔一走,所有的礼品就又被拿走了。

    萧柔离宫后,按照礼节,凤千越也要身穿蟒袍吉服到皇帝和皇后面前依次行礼,若是由嫔妃所生的还要拜自己的亲娘,但因为四殿下的生母已经死了多年,便省却了这一步。

    此刻,荣元殿内,凤千越一袭紫色的蟒袍,双膝跪于周成帝的面前,向他三次跪拜,再聆听圣训——

    但,周成帝并没有对凤千越说什么,而是一直看着他,陷入了某种沉思当中——

    诚然,这个儿子的长相与他十分相似,甚至性格也是所有皇子中最像的,只是,他出身卑贱,这点始终不得他的喜欢。

    凤千越知道周成帝在打量他,他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声音,乃至细微的每一处动作都表现地无比的尊敬和谦卑。

    过了许久,终于,他开口了,道,“四子,从今往后,你是有家室的人了,望你……”

    “是,儿臣谨遵父皇教诲,绝不敢忘。”

    “好了,皇后那不用去了,去太后那儿吧。”周成帝道。

    “是,儿臣遵旨。”凤千越郑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直起身来,却见他脸上挂着泪痕。

    周成帝微怔。

    凤千越目光中闪过一抹失落,道,“如今儿臣要结婚了,想起父皇,便心生感慨,父皇,儿臣过去犯下过许多的错误,父皇开恩,饶了儿臣的命,儿臣感念在心。”

    说着,凤千越抬手,抹去脸上泪迹,再郑重地磕了三个头,才猛地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周成帝看着他的背影,那蟒袍飘起,他心里突然一动,唤道,“四子……”

    凤千越脚步微顿,回过身来,“父皇?”

    周成帝慢慢地收回了手,道,“没事了,你走吧。”

    “是。”凤千越转身,唇角的谦和变成了阴冷。

    周成帝的脑海中依稀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但是面容已经不清晰了,他这一生,经历的女人太多,孩子也多,而像四子这般,贱婢所出,却能走到他的面前,还能朝堂议事,又曾担以重任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他究竟只是想向他证明自己,还是另有所图?周成帝开始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第二天,四殿下凤千越,大婚之日终于来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