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四章 乞丐而已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八四章 乞丐而已

    到了下午的时候,萧姨娘让孙嬷嬷出去转了一圈,确认是个好时机的时候,她立刻快步走了出去,准备逃出西院——

    “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儿啊,萧姨娘。”

    然而,萧姨娘才走到西院门口,就被一个讥讽的声音拦住了去路,只见那赵姨娘倚靠在门口,不经意间晃动着手,那手腕上闪闪发光的金镯子晃的萧姨娘眯了眯眼睛——

    “赵姨娘,你何苦为了一个大小姐,而处处与我过不去,你我都是姨娘,大小姐给了你好处,但你在她心目中横竖也就是个奴才而已,这么卖命,吃相真是难看。”萧姨娘说道。

    “啊呸!”赵姨娘冷笑了一声,道,“就你如今这个德行,你还想搞些挑拨离间的事,老老实实回你的房间去养胎吧,若到时候能生个健健康康的孩子,兴许还能挽救你一回。”

    这赵姨娘是被连似月收拾地服服帖帖的了,怎会受萧姨娘这三言两语的挑拨,结果萧姨娘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是无奈,最终只能悻悻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坐在光线偏暗的房间里,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假肚皮,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刚毅,喃喃地道,“如今,恐怕只能靠你来救诗雅一命了。”

    她还有一个人可以用——董嬷嬷,铤而走险一番吧!

    “哎哟,哎哟……”不一会,萧姨娘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几个姨娘听到这声音,都纷纷跑了过来,探头往里面看去,只见萧姨娘躺在床上,手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模样。

    因为是假孕,所以,无论遭遇了什么,萧仙敏从来不敢说肚子疼,就怕被拆穿,可如今,已经无路可走,必须走这一步险棋了。

    孙嬷嬷则着急地蹲在她的面前,急的团团转,“姨娘,你怎么了?”

    “快,叫,叫原先清泉院的董嬷嬷过来,快去。”萧姨娘朝孙嬷嬷眨了下眼睛,继续痛苦地呻吟着。

    “怎么了,真动胎气了,不容易啊。”赵姨娘一把推开众姨娘,走了进来,道。

    “赵姨娘,萧姨娘已经这般了,请您嘴下留情吧,都是女人呢。”孙嬷嬷真想上去抽打这赵姨娘,可如今她是西院的头儿,不能得罪,只好憋着气说道。

    赵姨娘脸色动了动,道,“那就去叫那啥子董嬷嬷来吧,若真有不测,我们西院的可不担这个责任。”

    很快,董嬷嬷就被喊了过来,萧姨娘命孙嬷嬷关上门,拉着董嬷嬷在里面说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出来。

    赵姨娘耳朵一直贴在门上,却什么都没听到。

    但董嬷嬷走后,萧姨娘整个人却变了似的,轻松多了,还笑了两次,赵姨娘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跑去和大小姐反应的时候,大小姐也只说了一句:强弩之极,矢不能穿鲁缟也。

    *

    第二日,一辆低调而华贵的轿子从相府抬了出来,连似月搭着青黛的手上了轿子。

    连似月此去,是与尚书府刘喜人约好了要去九华寺,刘喜人春天过后就与刘侍郎的次子刘黎成婚了,这次她们是一起约着去九华寺祈福的。

    到了九华寺的时候,刘喜人的轿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似月……”刘喜人一见到连似月便喊了一声,她脸色红润,嘴角含春,往昔的少女髻已经换成了妇女髻,人也显得圆润了一些——

    “喜人。”连似月走了过去,两人并肩而行,往九华寺的宝华大殿走去,“看来,你过得很好。”

    刘喜人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刘黎对我真的很好,细心体贴,今日出门,还特意多派了些丫鬟,待会还会来寺中接我。”

    能做到这点,确实是不错的了。

    两人的丫鬟和婆子不远不近地跟在身后。

    “对了,我刚才看到萧柔的轿子了,该是来为自己和四殿下大婚祈福的,听说按照萧柔的意思是要大操大办,萧国公宠这不良于行的女儿,到时候他们二人的婚礼定会惊动整个京都的。就说现在,整个京都的人就在议论他们的婚事了呢,哎……”说着,刘喜人叹了口气。

    “你唉声叹气干什么?”连似月笑道。

    “四殿下仪表堂堂,也算京都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却和萧柔成婚,这其中的原因想想就可怕的很,真不知这是一桩婚事还是一桩惨案了,也不知该为四殿下高兴还是为他可惜。”刘喜人摇了摇头,道。

    连似月没有说话,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表情,和刘喜人一块继续往山上走—

    这时候,远远的,一个灰黑的身影从树后面移了出来,一双怨毒的眼睛落在连似月的身上——

    连似月,终于被我逮到你了。

    两人到了宝华大殿,寺庙的九方方丈在那亲自接待,祈福,叩拜,捐香油钱,抽签,解签等等,刘喜人抽到了一支好签,大意是会多子多福,她听完签文的解读,高兴极了,随即又捐了一份香油钱。

    “似月,你也抽一张签吧,来都来了,九方方丈亲自为你解签呢。”刘喜人对连似月说道。

    连似月笑了笑,她不信命,不过抽签看看倒也无伤大雅,于是她道,“有劳方丈了。”

    “县主要抽什么签呢?”九方方丈客气地问道。

    “姻缘签,姻缘。”刘喜人不等连似月回答就说道,说着还朝她挤了挤眼睛。

    连似月无奈地笑道,“你好像一直怕我嫁不出去似的。”

    “谁说,你怎么可能嫁不出去,如今,整个京都想娶你的恐怕要从你家一直排到正阳门了。但是想娶你的人多,别有目的的人也就多了,所以你抽个签,签文总有提醒,你自己多注意也好嘛,省的落入了谁的圈套了。”

    原来,刘喜人是这个目的,足见她是真心地关爱连似月。

    “那就请县主抽签吧。”小师傅将签桶拿了过来。

    连似月跪在佛像前,双手拿着签筒,缓缓地闭上眼睛,手里晃动着签筒,随着晃动,签筒发出一阵一阵声音,殿内香火缭绕,此刻的连似月,脸上有种格外庄重肃穆的美。

    “……”片刻后,终于,一支签文从签筒中掉了出来,她弯腰拾起,将签交给了九方方丈。

    九方方丈接过这签细细地阅读着,连似月淡淡地注视着,刘喜人则显得有些紧张。

    片刻后,九方方丈的脸上闪过一抹讶异的神情,再抬眼紧看着连似月。

    “方丈,怎么了?”刘喜人见九方方丈这种反应,心里感到一阵紧张,问道。

    “方丈,我的姻缘不好吗?”连似月问道。

    “这签文的意思是,县主将有……两段婚约。”九方方丈说道。

    “两段婚约?”刘喜人吓了一跳,她们都是读女戒长大,受三从四德影响的女子,自古以来,还从未听说哪个女子有两段婚约的——

    女子,要么随夫君共同赴死,最多的便是守寡,像连家的姑奶奶连曦那样死了涨幅还能回娘家安住的,也是少之又少,当初连曦回娘家也遭受了许多非议的,得亏亲娘护着,否则要被唾沫淹死了。

    而现在,这签文居然说连似月会有两段婚约?这样离经叛道的事若是真发生了,简直不可想象——

    换言之,只有悲惨的女人才会有两段婚约。

    “方丈,会不会……弄错了。”刘喜人担忧地看了连似月一眼,忐忑地问道。

    “签文写的明明白白的,又是县主抽出来的,贫道解读了这么多签文,不会弄错的。”九方方丈肯定地说道,他心想道——

    这位县主的命格还真奇怪,上回丞相将她的生辰八字给他算了,也是十分的奇特,而现在居然还算出有两个婚约。

    相较于刘喜人的紧张,连似月倒显得有些无所谓,笑着道,“我不成亲的话,那不就一段也没有了吗?”

    辞别了九方方丈,走出宝华大殿,刘喜人想到了什么,又转过身匆匆进了大殿,对九方方丈说道,“方丈,我的朋友还未婚家,签文的事,请您务必保密。”若是连似月将有两个婚约的传闻传了出去,只怕无人敢娶她了。

    一路上,她们还遇到了其他世家小姐前来求签的,也有那梁汝南,还有樊将军府的樊玉,以及柳颜玉等,几个人见到了,就又相约着一起到凉亭坐坐,聊聊。

    连似月见刘喜人总有些不安的模样,便小声说道,“你别太紧张啊,签文嘛,信则有不信则无。”

    “就你心大,仿佛没事人似的。”刘喜人轻轻瞪了她一眼,道。

    “县主,刘小姐,你们在说什么呀?”那樊玉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在讨论一下刚刚的签文而已。”刘喜人忙说道。

    “连似月!你这个贱人!你心狠手辣!你不得好死!我今天,要替天行道,杀了你!”正在这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众人还没看清楚,便见一团黑影,又脏又臭地,手中举着一把匕首朝连似月飞扑了过来。

    “啊!”众小姐何曾见过这种局面,个个吓得大惊失色。

    “砰!”然而,那人还未靠近,静静地站在柱子后面,隐去了自己身影的冷眉以极快地速度跑出来,一脚踢在这人的身上,一脚将她踢到好远,冷眉冷冷地低斥道:

    “不自量力的东西,还敢靠近大小姐。”

    连诗雅被踢倒,像团破布一样瘫在地上,抬起头,一抹嘴角的血迹,狠狠地瞪着连似月——

    她根本近不了这个贱人的身,连诗雅感到了无比的羞愤。。

    “贱人,你……”她刚开口,冷眉就将一团布堵住了她的嘴巴,让她说不了话。

    “这,这是不是你们相府的三小姐连诗雅?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天啊,和街边的乞丐没有两样了。”回过神来后,樊玉盯着那又脏又臭又丑的乞丐看,惊讶地高声道。

    “呀,你们别说,这么仔细一看,还真像连诗雅呢。”柳颜玉左右看了看,也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