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一章 连诀来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八一章 连诀来信

    “现在四王兄马上就要大婚了,她定有事情要做,等她做完了再问吧,还小呢,缓缓吧。”凤云峥想起连似月,唇角便隐隐含笑,“那你呢,你不是也心有所属吗?”凤云峥突然问道,笑容中既带着温暖,又带着戏谑。

    前一世,他与两个护卫夜风和冷眉之间,心里倒从未这样亲近过,上一辈子,这两人对他忠心耿耿,为他付出生命,拼着最后一口气,想要保护他。

    所以,这一世,他和他们之间,有时候倒不像侍卫和主子,反而更像——

    亲人。

    “殿下!”被凤云峥说中心事,夜风的厚脸皮居然出现了一丝潮红,继而一本正经地说道,“卑职心里只有殿下,不会有其他人的,请殿下放心。”

    “冷眉是个好姑娘,只是因身世太过凄凉,所以心才会紧闭起来,不接纳任何人的靠近。”凤云峥拍了拍夜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

    “……”夜风难得的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模样,心头似被针扎了一下。

    数天后。

    “大小姐,大小姐,少爷来信了!”午后,连似月刚刚睡了起来,在翻阅着一本书籍,便听到四九兴高采烈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她猛地站了起来,道,“快进来,给我看看。”

    “是,大小姐。”四九一脸喜气洋洋的,将连诀寄来的信笺给了连似月。

    连似月连忙展开了,果然是连诀的字迹,他在信上说,已经到达山海关,与四叔连延甫会面了,一路上都很顺利,依着和皇上的约定,在兵营里没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四叔连延甫也装作不认识他,和众人一样,称呼他为“阿诀”,他现在是还个普普通通的兵,每天和其他士兵睡在一起,吃在一起,训练在一起,适应地很好,他说这是一次极好的机会,他要趁机好好了解下层将士们心里真正的想法——

    信的末尾,他还说,愿再见之时,春暖花开,彼此更好。

    信没有说是写给谁的,但是,一看就知道,这是给连似月的,无论口吻和措辞,都像极了从前连诀和连似月说话的时候。

    连似月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将信足足看了三遍,道,“诀儿真的长大了。”

    四九,青黛和几个嬷嬷在旁边听着连似月读信里的内容,个个眼角泛泪,连诀心地善良,对下人一直都不错,所以奴才们心里也都真正地喜欢这个唯一的少爷,尤其是四九,听的直抹眼泪——

    “少爷平安,四九才终于放心了。”

    前一世的他,这时候,早已经变成了可怜的无脸乞丐,断手断脚每日沿街乞讨,时时爬到相府门口来,而她与他屡次错过,一次也没有伸出过援手,甚至当着他的面害怕的跑掉。

    而这一世,他的人生,已经脱离了前一世的轨迹,进入了全新的领域,他的路越走越宽,越走越远了,他会变成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男子,能够保护好自己了。

    “太好了,诀儿,姐姐等你更好的消息。”许是受了感染,素来在奴才们面前喜怒不形于色的连似月,竟也有一丝泪意。

    “大小姐,您会回信吗?”四九抹了眼泪,带着一丝期待,问道。

    连似月心头微微一颤,看着这封信,道,“不用了。”

    “是,四九知道了。”四九听到连似月这样的回答,内心十分失落,因为他知道少爷一定非常期待大小姐的回信——

    少爷的信上把兵营说的很好,但谁知道,兵营那是最苦的地方,他曾经四爷说过,这个时节的山海关天寒地冻的,环境十分艰苦,少爷一向在府里养的十分娇贵,怎么会一下子就适应那样恶劣的环境。何况他还只是个普通的士兵,不知道这种日子该有多难捱。

    如果大小姐肯给他写一封信,他一定会获得很大的力量,这些难捱的日子也会变得容易起来——

    只可惜,大小姐始终不肯。

    “大小姐,三小姐趁夜逃走了,牲畜棚的两个下人正在外面等着等大小姐发话。”这时候,外面的奴才匆匆跑了进来,急急忙忙地说道,“老夫人说,一切交给大小姐定夺便好。”

    连似月听到这消息,她拿着连诀的信的手微顿,道,“别找了,先由她去吧,看看她打算跑到哪儿去,拿些银两,赏给那两个人,让他们继续在牲畜棚里守着。”

    “是,大小姐,奴婢这就去办。”那丫鬟从青黛这里领了两块银子,走了出去。

    连似月起身,对身旁丫鬟道,“准备一下,去倾安院。”

    经过董慎的一番调理,连母的身子已经恢复了大半,精神也好了很多,她每天都很担心连诀,连似月要好好去和她说说连诀的情况,让她放宽心。

    结果,连母听了连似月说的信里的内容,却心疼地连连落泪,道连家就这么一个嫡子,却要去受这种苦,连似月安慰了好一番,她才平静下来。

    从倾安院回来的路上,突然一个丫鬟急急忙忙地从一旁跑出来,一不小心撞在了连似月的身上。

    泰嬷嬷急忙上前挡住了,斥道,“眼瞎奴才,莽莽撞撞,冲撞了大小姐,仔细你的皮!”

    那小丫鬟抬头一看到连似月,急忙跪在地上,“大小姐饶命,奴婢没有看清。”

    “你是谁?你是哪个院子的,大白天慌里慌张干什么?”连似月问道。

    “奴婢天冬……是,是苏姨娘屋里的,苏姨娘头疼病又犯了,奴婢急着去找大夫,所以冲撞了大小姐,大小姐恕罪啊。”小丫鬟急着解释道。

    姚姨娘?连似月脑海中回想起这个人来,她回府后也和她打过几次交道,不过为数不多。

    这苏姨娘是来自江南的女子,扶风弱柳,柔情似水,又聪慧伶俐,曾经是父亲最为宠幸的小妾,甚至一度超过了萧姨娘。

    她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就是六小姐连雪乔,而另一个则是五小姐连仙姿。

    连仙姿当年的容貌和才情都远在连诗雅之上,虽是庶女,可是非常得老夫人和连延庆的喜欢,只可惜在她在九岁那年得了一场怪病死掉了,得的是会传染的天花,最后死在了后院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